講故事時間 (十五)《未命名》(之三)

(三)

chapt3

Rex 有個特別的「嗜好」,他很喜歡紋身,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旅行,他都會找當地的紋身師傅,為他紋上一個新的圖案。譬如有一次,他在泰國大城,就試過找一個聽說是坐過牢的紋身師*,為他用從獄中學來的土炮紋身法,在腰間紋上古泰語的祝福語。

Rex 的紋身沒有甚麼特定喜歡的圖案,從來都是忽現間想到甚麼就紋些甚麼。但是對他來說,還是有一個禁忌,他從來都不會紋他的任何一任男友的名字。

他很怕失去,所以不曾擁有的話就不會失去。

男友的名字如果不刻在身上就不曾擁有,不曾擁有的話就不會失去對方,Rex 從來都是這樣想的;再說,如果他真的把那些男人的名字都刻在身上,恐怕再多兩個 Rex 也不夠用。

跟 David 的日子不算很長,但 David 是近年唯一一個,能夠有讓 Rex 有衝動想去把他的名字紋在身上的人。

Rex 也解釋不了原因,但 David 確實有讓 Rex 迷上的地方。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見 David,Rex 還記得那是一個下著雨的晚上,Rex 特別討厭下雨天。

Rex 的一個攝影師朋友給 Rex 介紹 David,因為 Rex 正打算開他的第一次個人展覽,雖然規模有點小,但因為是第一次沒有經驗,就請朋友給他介紹了當藝術展覽策展人的 David。

攝影師朋友因為臨時有事來不了,就剩下 Rex 跟 David 兩個人。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就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兩人從工作到時事,從女藝人的緋聞到今季的 Alexander Wang 的那條 Cropped Pants,從信仰到政治取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就好像認識對方很久似的。

Rex 已經很久沒有那樣舒坦的感覺。

本來只打算見面聊個工作一小時,結果從晚上七時一直聊到咖啡店關門。咖啡店就在中環,外面又是下著雨,Rex 還撐著傘步送沒有帶雨傘的 David 歸家。

本來很討厭的下雨天,忽然又變得不太討厭。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x 跟 David 在一起的同時,也有跟其他的人上床。

最初最初的時候,Rex 還會撒謊說是要躲在工作室工作,讓 David 不要打電話給他「騷擾」他。是後來有一次,David 的一個好朋友 ,碰到 Rex 在某私竇「劈場」跟另一個男人擁吻,還拍了照片作戰地記者實時跟 David 報告,David 才發現 Rex 一直都在說謊。

那個晚上,Rex 對 David 說正在為他的新作品趕工。

Rex 對 David 亦坦言,他不可能為 David 改變些甚麼,要麼你就接受,要麼我們就分手。哭過鬧過,最後 David 還是選擇留下來。

Rex 愛 David,但如果你問他他愛不愛其他的那些人呢?其實他都愛,有時候是上過床就算,大部分的時候是愛少少,很少很少的時候才會遇上像 David 那樣的人。

對於 Rex 來說,每一個人都有他獨特的地方,Rex 喜歡 Dennis 笑的時候會見到酒渦,喜歡家偉下巴的那束鬍子,喜歡 Patrick 做愛時特別狠勁,喜歡 William 看到自己露出崇拜的目光。

Rex 不知道自己那樣算是「博愛」,還是「自私」,還是兩樣都有一點。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那一宗劈場劈腿事件,David 變得越來越多疑,但這件事情又是吊詭 -- David 算是默許了 Rex 那種胡胡混混的行為 -- 或者這樣說,David 選擇繼續留在會一直跟其他人上床的 Rex 的身邊,理論上,他實在沒有權利再去說些甚麼;只是同時間,因為他實在深愛著這個人,心底裡面他每一次知道 Rex 跟其他的男人睡,他的心都有種絞痛的感覺。

你知道甚麼是絞痛的感覺嗎?就好像有個人把你當是一條浸濕了毛巾一樣,出盡力來把你扭乾,搾乾搾凈為止。

David 也搞不清楚,像這樣的狀態可以維持多久。

Rex 當然也懂得 David 對自己的包容和接受,他看到 David 的痛。又因為他真的知道 David 對自己的愛有多重,他覺得 David 的愛把他壓得喘不過氣來。

呼。吸。困。難。

每一次見到 David,就像看到一面鏡子,而鏡子中的自己,就是一個永遠都做得不夠好的仆街。

沒有人想每一次照鏡到看到自己做得不夠好,他變得越來越少跟 David 見面,從一個星期有三晚待在 David 的家,到後來一星期一晚,到後來索性不再留在 David 那裡過夜了。

縱然,有時候 Rex 也很想念跟 David 一起相擁而睡的那種溫馨感覺,想念 David 會給他做美味的早餐,想念兩個人一起在沙發看無聊舊電影,然後相視而笑的那種不言而喻的時刻。

David 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明白,最初,他還會向 Rex 投訴怎麼你分給我的時間越來越少,David 很妒忌其他的人,可以跟他一起分享這個男人,妒忌分配給其他人的時間比他多。在 Rex 耳內聽起來,全部都是一句又一句埋怨的說話,每一句話都是說,「你就是那個永遠都做得不夠好的仆街」。

就仿似是一個惡性的循環。

你埋怨,我逃,你再埋怨,我越逃越遠。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一直至那個要去看電影但 Rex 失約的晚上,David 忽爾覺得很累。這一次,連他都想要逃了。

其實 Rex 也很累,他是蓄意想要「放生」David 的,Rex 做了很多很多傷害 David 的事情,以半推半趕的態度去對待 David。

譬如在 David 的床上擁著 David 但同時跟其他男人電話調情,在 David 面前玩交友 App,刻意說 David 這裡那裡不及其他的男人,挑剔 David 這裡不好那裡不妥。

David 的「突然」流失,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突然。

跟 David 分手後,Rex 有時候都會想起 David,那箱 David 寄來的分手遺物,Rex 只在收件時打開過箱子一次,之後,就一直擱在家中的角落。Rex 不敢踫這個箱,其實他的心也很痛。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藝術圈友人聚會的晚上,Rex 再次遇上 David,David 的身邊有個壯碩的男伴。 他給 David 傳了一條短訊:「Hi, how are you?」

Rex 雙眼一直沒有離開過 David 的身上,他認得 David 還帶著那年聖誕,他送給 David 的那條藍色 Scarf。Rex 心中也有一百個疑問,他很想知道「這個大隻仔是誰?」「分手後還有記掛著我嗎?」最要命的是,現在的 David 看起來很開朗,比初相識的那時候還要陽光好看。

Rex 看著 David 跟友人寒喧時候,瞄到手機他傳來的口訊,他看到 David 有一秒鐘的表情變了。Rex 心裡面還有點得意,心想,他應該會回我短訊說是很想念我吧?

但 Rex 一路看著 David,也不見他有回訊的動作,雙藍剔保持已讀不回;只見他接連跟幾個友人喝酒寒喧,但就是沒有回 Rex 的訊息。

這倒讓 Rex 有點著急了。











-- 未完,待續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註一: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

R0013075
2014年4月,攝於泰國大城

註二:關於泰國大城(Ayutthaya)的那個紋身師,是千真萬確的,據說那個紋身師還是當地當紅,好難預約,我有幸見過其「新鮮熱辣」的紋身作品,是剛剛紋完還是紅腫的那種。XD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plainfaceangel/posts/98315407510358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