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連詩雅學習大叫:「嘩!士多啤梨朱古力呀」!

這兩日在 Facebook 上其中一個熱門的「洗版」Topic,乃是 ViuTV 的《跟住矛盾去旅行》的連詩雅 VS 葉蘊儀 ── 世代女神之爭。

熱話當然是集中在連詩雅的一口「偽ABC」腔,老實講,連詩雅的英文發音尚算標準,真係幾 Properly 啦,只是想不到她連講廣東話都帶著一口「偽ABC」腔音。佢呢啲咁 Abstract 嘅藝人,確實係幾 Creativity,唔知同佢啲「Fingers is very small」有無關係。


看網上評論,幾差都有,不過罵者又以女性居多。我不認為大家是因為妒忌連小姐年青貌美,或是她的一雙長腿才會留下「負皮」,大部分都集中在她的說話的奇異腔口,或是其態度;但你問我的話,我特別留意到其中一段,講連小姐因為去了買朱古力,遲到兩小時。

我常有機會與不同的媒體 / 機構出埠工作,其中最怕的,就是有人 / 自己遲到;拖延大家的工作固之然,不過,我更怕的是有人因為我在工作中遲到而把我掛上不專業的名牌。當然,新生代是如何看待「專業」二字,可能大家的標準不同,關於這一點,我真係識條鐵。

跟一位單身女友聊天,女友說,「唔得,由今日起我要用連詩雅個 Tone 講嘢!啲仔竟然真係 Buy!」

我不知道男性觀眾對她的觀感如何,但如果召喚法官大人的話,應該.......男人在這一方面,還是身體很誠實的對吧?

lin

男人是否又真的喜歡連小姐式的偽天真無邪和嗲聲嗲氣呢?或者吧,但我猜想,會喜歡連詩雅的男人,應該也不太在乎她說話的腔音,他們看中的,是連詩雅是那種看起來像是很容易滿足的小女孩。(難不成你會覺得葉蘊儀是會滿足於一顆士多啤梨朱古力還會為此雀躍的尖叫起來?不會吧。)

留意,她只是「看起來」像是容易滿足,實際上又是否如此呢,這一點我不確定。

取易不取難,這是現代大部分的男人的戀愛取向。

我記得看《失戀33天》,裡面有這樣的一段戲,做婚禮統籌師的白百何問那個富家公子,為何要選一個說話嗲聲嗲氣又貪戀名牌金錢的造作女子做老婆。

富家公子是這樣回應的,他說,像白百何的這種女生,愛情於她們來說是必須品。對於他即將要娶的那位女子,金錢是必須品。一段關係裡面供與求的平衡很重要,他不能確保他可以長期供應愛情,但錢,他可以很容易就辦得到。

譬如像連詩雅那種女生,男人會認為 (以為),已經二十七歲的她會滿足於旋轉木馬,滿足於士多啤梨朱古力;無論她說廣東話的 R 音再重,裙下之臣還是不斷。

所以,我的那位女友如果真的要學連詩雅的話,要學的不是她說話時夾雜多少個英文單字;而是把自己想像成一個八歲的小女生,見到士多啤梨朱古力會彈彈下加上兩眼發光的表情尖叫「嘩!係士多啤梨 Chocolate 呀!我真係好鐘意食 Strawberry 同埋朱古力囉!我真係好為食㗎!」

男人會幻想,妳接下來要食的,是他的.........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後想說的是,一直都沒有特別在我的各個平台上談論這個節目,主要是我個人來說覺得這個節目其實是有點問題的;如果你們一直都是我的讀者的話,當然知道我的政治取向乃非建制。節目的其中有兩組嘉賓很受注目,分別是「長毛」梁國雄議員 VS 曾鈺成主席,跟《100毛》老闆林日曦 VS 「元秋」蔣麗芸議員。

譬如你看長毛跟曾主席的那個組合,不知道會不會有觀眾看完之後覺得「呀,長毛真係唔識做人,點會喺屋企求其搵啲嘢送比人㗎?」「長毛又遲到!」「夜晚又掛住飲酒!」「叫佢學波蘭文點菜啫,都唔跟大會規矩嘅!」「曾主席又守時又好有禮貌喎!」

下星期的林老闆跟蔣元秋組合,未看都猜到個大概。據說出名黑口黑面的林氏,為了「玩嘢」抗拒跟蔣麗芸作任何交流的關係,全程,是全程都請節目的工作人員作為他的傳聲筒。於是,應該又會有「嘩乜林日曦咁無禮貌!」「元秋都好忍得佢喎!」之類的反响。

如果一個電視節目,有意無意之間可以為建制派「洗白」的話,就算是一丁點也好,抱歉,我是認為有問題的。要知道,要令你對一個人改觀,其實不用他做甚麼大事的。

小人表現得再君子,骨子裡還是小人。

就當是我敏感吧!選舉年,還是小心為上。

講故事時間 (二十二)《未命名》(之十,完)

(十)

chapt10

Rex 收到警察的電話時已是第二天早上十一時。

Rex 習慣臨睡前把電話調較至靜音模式,前一夜喝到大醉,還是半睡眼朦朦隴隴的他,打開電話,就見到有無數個短訊,電話留言也都給塞得滿滿。

全部都是來告訴他,David 死了。

Rex 到現在仍然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窗外的天空那麼的藍,那麼陽光普照的日子,電話裡面卻滿滿都是來告訴他 David 死訊的訊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x 的其中一個情人叫做 Roy。

Roy 是個有婦之夫,是個雙性戀者。從來你愛的人是男是女也不是問題,但如果在愛情的世界裡面,有太多人存在,那才是真正的問題。

Rex 失蹤的一星期,就是跟 Roy 去了旅行。Roy 對他的太太說,要到英國出差一星期,但實際上同行的,其實就是 Rex。

女人的直覺從來都比柯南還要敏感。

該是從那一件 RRL 的白 Tee 說起,Roy 從來不穿這些印了大 Logo 的上衣,Roy 說過最討厭這些大 Logo 的上衣,覺得那是非常沒有品味的。但忽然某天,Roy 穿了那樣的一件白 Tee 回家。

那是 Rex 從網上訂來送 Roy 的小禮物,「這兩個 R 就是我和你了。」Roy 想起 Rex 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心頭有點甜絲絲的感覺。

本來就有點神經質的女人,從那一件白 Tee 起變得更為多疑,她甚至找了私家偵探去跟蹤自己的老公,發現 Roy 的情人竟然是個男人。

她有幻想過那可能是個比自己漂亮年輕的性感女郎,但萬萬沒想到,那竟然是個男人。

私家偵探給了她一堆偷拍的照片還有一個中環的地址,照片中跟 Roy 並肩而行的男人帶著眼鏡,因為有點距離的關係,其實並沒有看得很清楚他的臉。私家偵探說是 Roy 的情人經常會在那裡出入。

恰恰好,就是 Rex 失蹤前跟 David 復合的那一個星期。

Roy 要出差,來得正好,女人拿著地址,憤恨得不能自己。

女人錯把 David 誤認成 Rex,跟蹤他一星期後,就在第八天,把放工回家的 David 亂刀刺死然後自殺。女人面上一臉平和,沒有一絲怨恨,當時她只是在想,「啊,上次大減價買的那把斬骨刀,果然好用。」

那麼那個負心漢老公 Roy 呢?當然也不能逃脫,剛下飛機回家,女人說給他煲了一鍋老火湯等你回來喝,說時笑咪咪的,湯裡頭下了很重的安眠藥,襯他熟睡時用一條皮帶把他勒斃。

同性戀加雙性戀三條人命情殺案,轟動全港,佔據了報紙頭版一星期。

一星期後,健忘的香港人把這些陌生人的恩怨情仇忘記得一乾二凈。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停屍間的 David 看起來很冰冷很陌生,沒有體溫的他看起來蒼白得帶藍,Rex 常說笑不愛曬太陽的 David 是隻「白豬」,David 就會裝出一臉慍意的回應說「你先係豬呀!」

Rex 喜歡跟 David 在一起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無論他怎麼開 David 的玩笑,David 都不會生氣。

Rex 捉起 David 冰冷的右手,打算拿著他的手,最後一次摸一摸自己的臉頰,就像平常 David 哄 Rex 睡覺時一樣,讓 David 跟自己說一聲再見。

這時候,他才看到 David 的右手還戴著那年他送 David 的織皮手帶,織皮手帶之下是一個新的紋身,隱約還有點紅紅腫腫;Rex 很清楚 David 的身體,David 是從來都沒有紋過身的。那是 David 死之前的兩日才剛紋上去的。




那是很簡單的一句話,







「If found, please return to Rex.」







從 15 歲起沒有再哭過的 Rex,那天哭乾了人生中所有的眼淚。





-- 完,謝謝收看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原文連結:https://goo.gl/ejZQF2

註: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

講故事時間 (二十一)《未命名》(之九)

(九)

chapt9

那天晚上之後,David 跟 Rex 算是復合了。

之後的一星期,兩人差不多天天都黏在一起,差不多每一個晚上,Rex 都到 David 的家裡過夜,天天都纏住 David 要去做些甚麼甚麼活動,分手前 David 說過要找個下午一起去赤柱喝啤酒,去!David 說過想一起去 IKEA 買棧座地燈,去!David 說過要到山頂餐廳吃老土燭光晚餐,Rex 負責訂檯不特止,還管接管送。

David 的那個日本畫家展覽開幕,Rex 更儼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樣,到場打點幫手,斟茶遞水。

這些所有,都是 Rex 從來沒有為 David 做過的。Rex 把 David 從前要求過但得不到的,一次過全部做足。

一星期後,Rex 再次消失。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x 的消失當然不是真正的人間蒸發,他只是選擇性的去避開 David,電話短訊全部避而不接、已讀不回。

不是 David 在這一星期裡面做錯了甚麼,Rex 的突然消失,又是來自那該死的「不安全感」。Rex 享受戀愛的感覺,但當戀愛「升溫」至某個臨界點時,Rex 的自我調節系統就告訴他,他不可以跟另一個人擁有太過親密的關係。

於是,他會選擇消失。把他的關注跟愛,從 David 身上暫時轉移到其他的男人那裡。

很戇居也很麻煩,但誰叫我們的 David 就是愛上了一個這樣又戇居又麻煩的人。

David 跟 Rex 的這些日子以來,像這樣的「突然死亡」或者「人間蒸發」不是沒有發生過的。但他是衷心以為,Rex 這次回來,他會有「好日子過」,而事實,偏偏就是跟想像中不太一樣。

期待一個男人會改變,不如期待魚會爬樹還更實際一點。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八歲的 Rex 究竟擁有過幾多的情人呢?他數不到,也沒有數過,當然其中也有很多是刻骨銘心的,譬如那個初戀男友,或者某一位的前任。

對於男人,也不能說是「隨手可得」,不過這些年來,人生中好像沒有任何一段時間,身邊是沒有任何男伴的。

譬如他現在說是跟 David 復合一星期,他只是選擇暫時不去處理男伴 A、B、C、D、E,噢,對了,還有遠在澳洲的 F,下星期會回來公幹,要從 A、B、C、D、E 身上再騰出多點時間,留來給 F。更不用說那些連名字也記不起短暫的 Casual Sex、或者從酒吧裡隨便撿回來的路人甲乙。

Rex 有時都會笑自己,假如把這些花在處理男人身上的時間全部用來工作,很可能現在蘇富比要拍賣的就是自己的甚麼驚世作品。

Rex 對待男人的態度,他覺得任何出現在他生命中的人,都只是人生中的調劑品,沒有任何人能成為他的一個「點」,所有人都只是一個「面」,無論是 David 或是任何人,他在這些男人上面滑過就走,他以為,不為任何人停下來,隨便一點、隨興一點、愛少一點,就可以減少傷害自己、傷害別人。

只是他不知道這些調劑品,早就反佔據了他的人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 Rex 失蹤了的第八天,那是一個尋常不過的週四晚上,大約是十時許吧。

那天晚上 David 完成工作後從工作室離開,開著他的黑色小房車回家,把車泊好在家附近的露天收費停車場。

David 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衫,咖啡色的卡其褲,褲腳摺起,可以看到他穿上一雙橫間的藍色短襪,加上一雙白色球鞋,很典型的文青打扮;因為太累的關係,他沒有戴隱形眼鏡,改為帶著一副黑色粗圓框眼鏡。左手手腕帶著多年前買下的一隻 Omega Speedmaster;右手手腕上,則是一條黑色織皮手帶,是 Rex 送他的生日禮物。

這些細節,都是 Rex 後來才知道的。

從 CCTV 的鏡頭看到,David 就像平常一樣,從停車場大約走了十分鐘後就回到他的住處樓下。

一個躲在大廈轉角的女人,突然從後撲出,拿著刀在 David 身上連刺了十一下,David 連反抗的機會也沒有。

就在倒在地上的 David 身旁,女人拿著刀向自己的頸項用力一劃,鮮血不停止的流出,把女人穿的白裙染成鮮紅色。這一對互不認識的一男一女,就這樣雙雙倒在中環街頭死去。

旁邊的路人看到有瘋婦砍人,都躲得遠遠,沒有任何一個人施以援手,一個也沒有。倒是有兩個躲到對面街的,拿著手機拍了短片還放了上 Youtube。

過了很多年之後,Rex 仍然會想,如果當時有人制止一下那個女人,如果我那個星期沒有離開 David,如果我沒有.........事情會否不一樣呢?

Rex 不知道,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呆呆的望著遠處,旁邊點起的那一口香煙,還沒有吸過一口就給燃燒殆盡。












-- 未完,下集大結局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原文連結:https://goo.gl/FubWpp

註: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

講故事時間 (二十)《未命名》(之八)

(八)

chapt8

David 跟 Kelvin 分了手,就在 Kelvin 從曼谷回來之後。

為了怕同事知道他拿了病假去了泰國,再加上在泰國總是去「蒲」Gay 吧的照片也實在不能放上 Facebook 「開心 Share」,整個泰國之旅,Kelvin 都沒有 Check-in,亦沒有把任何一張照片放在 Facebook 跟 Instagram。

回香港後的第二天晚上,David 跟 Kelvin 晚飯,Kelvin 在泰國買了手信給 David,而 David 則依約在家煲了菜乾白肺湯,給傷患剛癒的 Kelvin 喝。

Kelvin 興高彩烈的把手機遞給 David,讓他看他在旅程中拍的照片。David 也微笑的接過 Kelvin 的手機,左左右右的把 Kelvin 拍的照片逐一細看。

就在這個時候,David 看到 Kelvin 有一個 WhatsApp 的訊息,來自一個叫 Ricky Chan 的人。

「今晚過唔過嚟呀?」附加兩個親嘴的 Emoji。

再傻再蠢的人都知道,那個 Ricky 不可能是 Kelvin 的普通朋友或者同事。

David 看到那個訊息,他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不動聲色,繼續把那頓晚餐吃完。

不過,心底裡下了一個決定。

因為一條 WhatsApp 就把一個人定生死,當然有點武斷,事實上,那條 WhatsApp 的訊息,只能說是把這段關係加速推向死亡的催化劑。

Kelvin 在那天晚上,看起來有點心不在焉,平常一定「磨爛蓆」直至天明才離去的 Kelvin,當晚十時半就推說「明天要考體能要早點睡」,晚飯剛吃完就離開 David 的家。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情這回事是雙向的。

David 的客氣和不在狀態,Kelvin 當然感受得到。Kelvin 清楚知道,他在 David 心底裡只佔有一個很少很少的位置;最初的時候,他也不是很在意,他也只想盡快找個伴,而且 David 的那種白凈書生型,正好就是 Kelvin 喜歡的類型。Kelvin 跟很多少女(?)一樣,都有《妙手仁心》程至美醫生的情意結。

Kelvin 喜歡跟 David 在一起的時候的那種穩定感,而且,跟 David 在一起時,總有種被大哥哥保護和包圍的感覺。還記得在東京相遇的那天,也是靠 David 去拯救人生路不熟的自己。

Ricky 是 Kelvin 最近在 Grindr (*註) 上剛認識的。

跟 David 完全是兩回事的人,Ricky 年青,熱情,好玩。Kelvin 的曼谷之旅,旅伴正正就是 Ricky。對了,那天 David 送 Kelvin 到機場之後,Kelvin 就在機場裡面跟 Ricky 會合。

心底裡,Kelvin 渴望陪伴他的是 David,不過 David 說不去曼谷,於是 Kelvin 就找他的後備 Ricky。

假如 Kelvin 是 David 的後備,那麼,Ricky 的角色就是 Kelvin 的後備。

醫院的那束藍色繡球,送花人其實亦是 Ricky,亦是 Ricky 去接 Kelvin 出院的。當日 Kelvin 出事之後,他確實是先打電話給 David,可惜 David 沒有接電話,那個「剛才在開會,很忙」的回覆短訊,亦實在冷淡得可以,而且,是事隔三小時之後。

Kelvin 本來寄望這段關係,可以在曼谷之旅有所改善,但最終 David 沒有同行,亦令 Kelvin 徹底死心。

那天晚上,是 Kelvin 和 David 最後一次見面。

沒有哭哭鬧鬧,沒有甚麼 Dramatic 的場面,事實上,就連客客氣氣的一句道別說話、一句再見也沒有人說過出口。

只是時間剛好,那天晚上之後,David 沒有再找 Kelvin,Kelvin 也沒有再找 David。

就此而已。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不記得那一盒海南雞飯的味道了。

他只記得跟 Rex 的吻,Rex 的吻溫柔而濕潤,比他的記憶中顯得更要溫柔。

兩人再次互相探索對方,但可能太久沒有跟對方做愛,Rex 的身體對 David 來說又再次變得很陌生;也可能因為太興奮,David 一直努力的讓自己胡思亂想來分心,免於早洩。想想剛才看的電視節目,想想明天要穿甚麼衣服。

對 Rex 來說,則有點像光顧一家很久沒有去的餐廳,同一樣的食物,同一個廚師,因為很久沒有光顧,才發現原來也相當可口,「或者要多啲嚟幫襯」。

Rex 很容易對一件事情生膩,不是說 David 不好,他也著實喜歡跟 David 做愛,只是有一陣子,做多了,得轉轉口味,換上其他人。男人這回事,不分直孿,都是先用下體來思考的。

分手前的一個月,兩人差不多天天因為芝麻綠豆小事吵架,Rex 不再對 David 輸出溫柔和關心,David 也覺得自己的忍耐到了頂點。Rex 罵 David 怎麼老像個怨婦,每次見面,不是說自己對他這樣那樣不好,要不就是要求這樣那樣。

但是你問 Rex 的話,他也不捨得分手,不是把 David 當水泡,他是真心愛 David 的。只是兩人的關係,已繃緊得像一條拉扯到極限的弦。

或許每個人的生命入面,都會有一兩位這樣的人。

都說了,感情這回事是雙向的。

David 覺得自己鬥不過 Rex,Rex 何嘗不是一樣?Rex 身邊有過很多很多不同的男伴,但每一次,他都會回到 David 的身邊。他當然知道,這些所有的男人都對 David 是種傷害,像一把鋒利的刀,一下一下的劃在胸口上,而那些傷口,卻永遠沒有結疤的一天。

但有一些人,就是要通過比較其他的人,才能證實自己有多愛對方。

歪理?但 Rex 是真的這樣想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以一個從後進攻的姿勢完事,累得整個趴在 Rex 的身上。

一根「事後煙」過後,他們倆一直抱著彼此說著無聊話,好像要一次過把從分開以來憋在胸口未有跟對方說的話全部都說出來。

David 記得,臨睡前還看到清晨的陽光從白色窗紗透進房間,微風吹動了窗前的那一棵南天竹,葉子都被吹得搖搖擺擺。

David 永遠都會記得那個畫面。

他以為,那一夜過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他以為。









*註:Grindr,Gay 界專用的交友 App,類似 Skout。關於 Grindr 有件私人事可以分享,我還記得某年我還在打工的某家公司,我看過我老闆在 Grindr 上的半裸照片,身材也不錯喔。

-- 未完,待續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原文連結:https://goo.gl/3cg9dc

註: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

講故事時間 (十九)《未命名》(之七)

(七)

chapt7

Rex 喜歡吃中菜。

小時候,Rex 的父母因為工作忙碌,經常把 Rex 獨留家中。那個年頭,哪有人理會甚麼保護兒童法例。幾歲人仔的 Rex,就靠父母放下的飯錢零用錢,自己去買麵包充飢又是一餐。

Rex 很羨慕他的同學朋友,常常都有父母陪伴,每天晚上能夠一家人一起吃頓飯那樣簡單的事情,對 Rex 來說很是奢侈。

所以 Rex 特別喜歡吃住家飯。

青紅蘿蔔瘦肉湯、番茄炒蛋、薯仔炆雞翼、蒸魚.......這些最簡單最簡單的家常小菜,對 Rex 來說才是最美味的。

Rex 口中的「金仔」,是 Rex 和 David 對那家茶餐廳老闆的暱稱。老闆姓金,七十幾歲,總是愛跟顧客開玩笑,讓客人稱呼他做「金仔」。

雖然 Rex 愛吃 David 煮的,但有時 David 太忙,他們倆就會去這家茶餐廳吃飯。Rex 愛喝那裡的例湯,不過每次 David 總是會說,「出面嗰啲湯邊及我煲嗰啲足料,你想飲返屋企我再煲啦!」

Rex 就是愛「包拗頸」,每次 David 這樣說,他都會立即咕嚕咕嚕的把整碗湯喝掉,還一臉得意似的。

David 每次路過「金仔」,都會想起這些跟 Rex 打情罵俏的時刻。

現在 David 就站在「金仔」門外,他有點緊張,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醫生告訴 Kelvin,經過觀察後並無大礙,可以出院。不過暫時就不可作劇烈運動,並且得稍事休息一下,給他寫了一星期的假紙,叮囑他得先在家休養好,才可以再去工作。

Kelvin 告訴 David,他見自己休息了幾日已經生龍活虎似的,說希望一齊去曼谷旅行,不要浪費剩下來的四天假期嘛!David 推說 Kelvin 才剛出院,游水曬太陽不是很適合他。「咁唔游水,去曬下太陽都好吖~」但 David 這幾日因為展覽的事情實在走不開,最後 Kelvin 決定自己獨自到曼谷玩。

David 感到有點抱歉,就對 Kelvin 說不如待他旅行回來,給他再煲杏汁白肺湯潤肺。Kelvin 還跟 David 撒嬌說其實不喜歡杏仁的味道,要菜乾好了。

那天早上,David 開車送了 Kelvin 去機場,就得趕回展覽場地,繼續埋首工作。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跟 Rex 那天晚上沒有到「金仔」吃飯。

David 站在「金仔」門外,這時又收到 Rex 的電話,

「返到邊呀?我企咗喺你屋企門口呀!」

David 當然嚇了一跳,立即用連跑帶跳的速度,趕回他唐三樓的家中。這時還在氣喘喘的他,看到 Rex 手中拿著一大袋外賣。

「我頭先特登去 Grand Hyatt 買㗎!我記得你話鐘意食佢哋個海南雞飯吖嘛!我係咪好乖呢?」

說的時候笑咪咪。

就好像,那些分開的日子沒有發生過一樣。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對的情侶都有他們的 Routine。

像 David 跟 Kelvin,他們的固定節目就是 Kelvin 放假,起床後就會去找 David,然後逛逛街看齣電影,去買餸,回家煮飯,或是在中環一帶找家甚麼新餐廳吃晚餐,回家,做愛,看電視;嗯......有時是看電視然後做愛,做完愛,睡覺。第二天 Kelvin 起床後,就自動自覺離去回消防局工作。

David 跟 Rex 則是另一個 Routine,應該說是完全沒有 Routine 可言,Rex 最怕的就是有一個 Pattern 框死自己,但沒有 Pattern 又何嘗不是一種 Pattern?

Rex 住小西灣 David 住中環,David 永遠是隨傳隨到的那一位,David 永遠不知道 Rex 甚麼時候有空甚麼時候在忙,不知道 Rex 不在自己視線範圍之內的時候,是否正在跟另一個 (或另一些) 男人在忙著床上運動。

還在一起的時候,Rex 有 David 中環的家的鑰匙,David 也有 Rex 藍灣半島的家木門的密碼。

不過,David 從來沒有試過忽然間就走到小西灣去找 Rex,David 心底裡面實在害怕,他不是怕看到 David 跟另一些男人做愛的場面,他更怕的是,他看到的不是性愛的場面,而是 Rex 正在跟其他男人熱戀的真面目。

Rex 則永遠都是很突然就會出現在 David 的家, Rex 需要 David 的時候試過一星期七日都在 David 的家留宿,又試過兩個星期無論 David 怎麼苦苦哀求見個十五分鐘都好,也完全見不著 Rex;有時候 Rex 半夜忽然間要人陪,也會急召 David 飛車去陪他過夜。

Rex 很怕自己會依賴一個人,很怕自己會沉迷一件事。

如果你問 Rex 的話,他從來都沒有蓄意要做任何事情去傷害 David。對 David 的忽冷忽熱,完全來自他這種「怕依賴」的個性。

或多或少是因為童年時代,長期被父母冷落,今個月要寄住婆婆的家,下個月可能要搬到三叔公屋企。Rex 的心底裡面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讓他依賴。只要他打算依賴任何人,這個人就會離他而去。















-- 未完,待續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原文連結:https://goo.gl/46Ky4G

註: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

講故事時間 (十八)《未命名》(之六)

(六)

chapt6

救護車刺耳的嗚嗚聲正從遠而近響起,一直至停在急症室的門外才停下來。這時一班救護員正在擔架床上把患者搬下來,並迅速的把他送到急症室裡面讓醫生搶救。

在擔架床上的傷者是 Kelvin,今晨他在搶救一宗工廈的三級火火場中,吸入濃煙感到不適送院。

Kelvin 的手裡緊握著他的手提電話,似乎是想要給甚麼重要的人打電話或者傳訊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幸運地逃過西隧的連環車禍。

事緣他開車不夠 5 分鐘,才驀地想起漏了放手提電腦的公事包在近門口忘了帶!是等一下要用來跟日本畫家跟展覽場地負責人做 Presentation 用的!!

都怪 Rex 的那張字條和電話讓他分心了!他趕緊開車回家拿那部手提電腦,再轉乘港鐵到尖沙嘴。還好有提早出門,那個會議他才沒有遲到。

跟日本畫家和展覽場地的負責人吃過午餐後,他才有時間去看一下他的手機。首先,他看到有 3 個未接來電,全部都是 Kelvin 打來的。

Kelvin 跟 David 交往半年,細心的 Kelvin 知道如果 David 當日早晨有工作要做的話,都會給 David 打電話 Morning Call,有時怕 David 賴床,Kelvin 都會接連打好幾個電話,確保 David 是真的醒過來為止。

David 看到 3 個未接來電,他心想應該是那個「早晨奪命追魂 Morning Call」罷!也就沒有給 Kelvin 覆電話,只是簡單的給 Kelvin 傳了個 WhatsApp 短訊,

「Just finished meeting, busy today.」

說罷他再看到 Rex 給他傳的 WhatsApp 短訊,

「Hey you ok? I saw a car looks exactly like yours on TV news, I can't tell why but worry about you. Call me back.」

David 當下還未知道發生甚麼事,後來他看到手機上的新聞提要時也嚇一跳,暗暗覺得自己真是幸運,逃過一劫!同時又感覺甚是心甜,原來這個傻佬還是有關心我的;想到這一點,David 不禁自顧自的傻笑起來。

要數 Kelvin 跟 Rex 的最大分別,就是 Kelvin 從來都沒有令 David 泛起過這種如沐春風的微笑。

有些人,你跟他在一起是很安穩,但是他就是沒有能力令你有觸動的感覺。

David 拿著電話站在酒店大堂一角,給 Rex 打了個電話。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買來陸羽的杏汁白肺湯,給躺在病床上的 Kelvin 一口一口的餵。

「啲人話豬肺湯以形補形,對唔住我今日好忙,無時間煲呀,頭先特登出陸羽買。你出院之後,我再煲比你飲吖好無?」

Kelvin 微笑著點點頭,把 David 送到嘴邊的湯慢慢的喝掉。

兩個男人在公眾場所做這樣親暱的行為,難免會遭八卦旁人指指點點,David 索性把病床側的淺藍色布幕都拉起來,製造私人空間。

Kelvin 不似 David,他沒有跟他的家人和同事 Come Out,除了 Kelvin 最疼愛的妹妹,可能是看了太多的 BL 漫畫,妹妹對於哥哥喜歡男人倒沒有任何的反感,還相當的受落。有時還會跟哥哥一起,分享最近喜歡的大隻韓國男星的照片。

David 是等到 Kelvin 的家人跟同事都走了之後,襯探病時間最後的 30 分鐘才來的。

Kelvin 的病床旁邊,放了一些雜誌啦,一個生果籃,還有一些 Kelvin 的私人用品,不過最顯眼,當然是那束藍色的繡球花。在男病人的房間的一束鮮花,就是顯得有點隔隔不入。

Kelvin 喜歡藍色,他說那束繡球是妹妹跟媽媽一起買過來的。

「醫生有冇講幾時出得院呀?」

「佢話要觀察多一兩日喎,不過應該無咩問題,後日應該都走得㗎啦!」

「咁不如我嚟接你出院吖?」

「唔洗啦,阿媽同老竇會嚟接我,我知你呢幾日搞 exhibtion 都會好忙。我咁大個人識照顧自己喎!」

「咁好啦,我聽晚再嚟睇你,你早啲休息,OK?」

David 輕輕親了 Kelvin 的額頭一下,再把 Kelvin 在病床上安頓好就離開。

David 離開醫院後,還有一個重要的人要見。

他跟 Rex 今天晚上約了在 David 的家附近的一家餐廳見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 Rex 堅持要在今天晚上見到 David 的。

David 經歷了一整天的會議,再加上 Kelvin 出了意外入院,舟車勞頓本來已經疲累不堪。

但 Rex 說:「但係我真係好掛住你,好想見到你。不如我哋去你樓下『金仔』食飯吖,夜啲都 OK 喎!我好耐無飲嗰個例湯啦。」

David 是永遠鬥不過 Rex 的。

Rex 說的要求,無論有多無理,David 可以做到的,都會盡量滿足他。

他想起很久之前,聽過一段女星跟男星被竊聽外流的電話錄音,當時男星跟女星正值蜜運期。

男星說,「喂我覺得妳真係好好屌!」

而女星是這樣笑嘻嘻回應的,

「咁我係生出嚟比你屌㗎嘛!」

他特別記得這段對話,聽的時候年紀少,只覺得「明星講粗口」讓他驚訝;現在年紀大了,其實這番很到肉的對話倒是相當甜蜜 Sweet。

David 忽然間覺得,自己就是那個生出來就要給 Rex「屌」的人。

想到這裡,David 也不禁搖搖頭,嘴角上揚的笑了起來。










-- 未完,待續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原文連結:https://goo.gl/Sk1dhU

註: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

講故事時間 (十七)《未命名》(之五)

(五)

ep5

David 看到 Rex 的來電,他拿著電話但沒有按下接聽,他慌了。

Rex 的電話他等了好久,從分手以來,David 在他心裡面預演了一百次要跟 Rex 說些甚麼,但當 Rex 真的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反而不知道說些甚麼好。

再加上才剛看到 Rex 放在鐵閘的那張小字條,更加令 David 不知所措。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x 跟 David 在一起的時候,從來沒有對 David 說過一句「我愛你」。

有一次,兩人看完電影,電影裡面的主角是個作家,作家為他快要離世的情人寫了一封很真摯的情信。Rex 很喜歡那部電影,他跟 David 撒嬌說,「不如你當我就死,寫封情信比我吖!」David 當然笑咪咪的答應了,「咁又唔洗當你就死嘅!寫情信比你呀?都 OK,但你要回信先得㗎喎!」

David 當夜就花了點時間,給 Rex 寫了一封情書。

中學畢業之後,David 沒有給任何人寫過情信,Rex 總有本事讓他破戒。Rex 讀了 David 的情書,當然也滿心歡喜。在那封情書之前,David 也從未跟 Rex 說過任何一句「我愛你」。

情侶之間不是就有個「戇居」的不成文規條,是誰先說出「我愛你」,誰就算輸了嗎?

David 在那封給 Rex 的情信裡面,寫滿對 Rex 的感受,最重要的是,他在信裡頭告訴 Rex,他很愛他。

對 David 來說,輸又何妨?重要的是,他真的很想告訴 Rex,他有多愛對方。如果可以的話,他不介意每天都跟這個男人說上一萬遍情話。

Rex 答應給 David 回信,David 很重視這一封來自 Rex 的信,因為 Rex 從來沒有告訴過 David,他最真切的感受。

但結果是,直至分手的一刻,David 也沒有收過 Rex 的信。

Rex 也沒有說過一句我愛你。

現在 David 卻收到來自 Rex 的一張小字條,寫著「I miss you」。

David 當然感到很驚訝,而且,這是 Rex 給 David 的第一封情書。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深呼吸了一口氣,正打算接聽 Rex 的電話,但 Rex 沒有等到 David 接聽就掛斷電話了。

一分鐘後,電話屏幕顯示有一個錄音留言。

「你有。一。個。新。嘅。口。訊。
上午。九時。四十三分。」

「Hey Dave」

是 David 曾經最熟悉的那把聲音。

「我尋晚上過嚟呀,不過我喺你門口聽到有男人聲,所以走咗啦!」

David 心想,「Shit!」

「無嘢啦,想嚟睇下你點之嘛。如果你得閒嘅話,咪覆個電話比我囉!」

David 聽完那個電話之後,一邊當然是有點開心,另一邊又是感到莫名的緊張。從拿起電話的那一刻開始,David 的心就開始狂跳。

現在 Rex 在電話留言中叫他覆電話,David 想,是代表兩人從新開始的訊號嘛?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這一刻還有比跟 Rex 更重要的正經事先得處理。David 要趕去跟那個日本畫家開會,日本人出名守時,作為合作伙伴當然不能遲到。

David 走到停車場,打算直接開車駛到日本畫家入住的酒店,接那個日本畫家到酒店咖啡室,再跟展覽場地的負責人會面。

早上十時,走紅隧的話好像有點「危險」,塞車的機會太高,還是走西隧比較穩陣。

David 開著他的黑色 Toyota Prius,往西隧的方向駛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一晚,Rex 聽到 Kelvin 在 David 的家,留下小字條就走了。回家後根本睡不著,複雜的情緒一直困擾著他直到天明,一整夜下來還抽了半包煙。

「或許該寫『到此一遊』就算了,現在我寫了『I miss you』會不會太過 Serious呢?」

一直胡思亂想直至九時許,他鼓起勇氣給 David 打個電話。誰知道 David 竟然沒有接,Rex 唯有匆匆的留下幾句話,希望 David 會回覆電話。

Rex 有個習慣,如果前一夜沒有特別晚睡的話,第二天的早上他喜歡到屋苑的會所跑步舉鐵。在香港當一個藝術家,莫說買樓,根本連屋租也未必交得起,幸運的是,Rex 的雙親早就移民到加拿大,給他剩下了這個在小西灣藍灣半島的八百呎單位。

Rex 是第一次在「通頂」過後直接到健身室跑步的。心緒不靈的 Rex,帶上 Earphone,聽著他最喜歡的運動 Playlist,一直跑一直跑,他暫時不想去想,究竟 David 會不會回他的電話。

健身室的電視屏幕,正放著電視新聞。

「今晨十時西區海底隧道往九龍方向隧道口,發生七車連環相撞意外,其中包括一架雙層巴士,暫時未有確實傷亡數字。從現場嘅片段我哋可以見到,有大批嘅傷者正喺路邊等待救援......」

Rex 的眼尾剛好望到電視機畫面,其中一輛車,正是跟 David 開的 黑色 Toyota Prius 一樣。但剛剛那一秒的片段的畫面太遠,看不清楚車牌。

不知道為甚麼,Rex 的腦海有不好的預感飄過.......














-- 未完,待續 --

第一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9.html
第二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67.html
第三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第四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0.html
第五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7.html
第六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8.html
第七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3.html
第八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1.html
第九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0.html
第十集: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9.html

原文連結:https://goo.gl/H9TMwd

註:部分情節為真人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