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寫,《The Sound of Music 仙樂飄飄處處聞》。

"When the dog bites, when the bee stings, when I'm feeling sad. I simply remember my favorite things and then I don't feel so bad."

心情不爽的時候我會翻看《The Sound of Music 仙樂飄飄處處聞》。

簡單,美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學三年級至中學三年級我的課外活動都是參加合唱團 (觀塘兒童合唱團及觀塘兒童合唱團青年團),制服很漂亮,女生是紅色吊帶背心裙子,配企領白恤衫,加一條黑色幼毧布絲帶打蝴蝶結。小時候家貧,合唱團每月三十元的會費有時都會交不起,但媽媽還是一直讓我唱到中學三年級才沒有再繼續唱下去;現在的父母花大錢讓小孩上補習班,我的英語則是從一首又一首的深奧歌詞裡面學會的,於是,小學四年級的我已經知道古代人會用「Thy」而不用「You / Your」,還有很多很多的生詞。我的紀律和服從都是從合唱團的訓練學習回來的,現在仍然記得指揮老師叫黎明我老師,長的像岑建勳。我不解為何現在的父母情願讓小孩學非洲鼓,也不讓他們上合唱團。

《The Sound of Music》是云云我學習過的歌曲裡面最喜歡的一套,我說是一套,因為你學的話當然是把這電影的 OST 裡面的好些最有名的歌曲都學一遍,我喜歡《My Favorite Things》、喜歡《Climb Ev'ry Mountain》、喜歡《Edelweiss》,喜歡這些歌曲不似平常學的其他古代歌曲那樣正經八百,老師會把所有歌曲的歌詞都給我們解釋一次。但當時,我還沒有看過一次《The Sound of Music》的電影。

第一次看,應該真的是《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的年紀,從圖書館借來的,不過那時候只覺得 Maria 好醜樣,然後不知何故總讓我聯想到「蟲蟲姐姐」陳松齡。(現在好像是叫陳松伶?But who cares.)

《The Sound of Music》說的是一個「離經叛道」(故事背景的 Standard) 的修女變身家庭補習老師戀上男主人的故事,現在世道看來,似十足 AV 情節,minus the sex part。

《The Sound of Music 仙樂飄飄處處聞》這一類經典,還可以傳頌多久?我不知道,我想找天可以教我的七歲姪兒 Julian 唱《Do-Re-Mi》,不過幼稚園已經學 A for Astronaut 的他,「Doe, a deer, a female deer」他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原文放在我的 Personal Facebook Account,反正寫了那麼長,不如也轉貼過來這邊吧!)

Screen Shot 2016-02-12 at 11.53.50 p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