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雜寫

1447749214_b29d

在飛機上看了一直想看但未有時間看的《哪一天我們會飛》,但這一篇文,我不是想要寫影評,也不是想要寫電影中彭盛華、余鳳芝跟蘇博文的三角關係和牽絆。

這一篇,我是來說夢想的。

為甚麼要用電影做引子,因為這電影的其中一個主題,其實就是聊夢想。彭盛華鬼主意多,又有一門好手藝,想念跟美術有關的室內設計,最後當上廣告公司小老闆。蘇博文愛物理,夢想當個飛行員,在英國唸書偷了架小型飛機,也算是完夢。但更多更多的我們,其實更像營營役役的余鳳芝,余鳳芝沒有夢想也沒有特殊才能,她說她想環遊世界,電影裡面也沒有任何鋪排。最終在旅行社當上導遊,說是完夢嗎?感覺上更像是隨水飄流、煮到埋嚟就食。

我最近跟我的一班中學同學聚會,畢業已經十八年,早就各散東西,當然偶爾在 Facebook 上得知各位近況,但是說到聚會見面,其實畢業以來這是第二次吧?

對於中學時期的生活,其實我印象很模糊。我從小到大都不是一個特別合群的人,那天晚上跟大夥聊天,收拾印象一二。我只記得大部分時間我都躲在圖書館看書,因為個子高,座位永遠在後排,老同學 A 說,她對於我的印象,大多時候都是自己躲在座位畫畫畫 (主要是畫課本或者畫些其他什麼東西),偶然才參與大家的話題;接著老同學 B 說,「是啊,妳那時候就已經在寫影評啦!」(這個連我自己都完全忘了)

但其實我跟電影中的余鳳芝一樣,我從來沒有刻意去經營現在的一切,喜歡畫畫,所以讀設計,當上設計師;喜歡寫作,開始寫 Blog,再變成專欄作家。無可否認我實在極好運,但現在我擁有的或者正在做的,都是我的夢想嗎?

某日 K 問我,怎麼你沒有想出一本書的呢?關於這個問題,好幾年前已經有幾家出版社跟我聯絡,也不是沒有興趣,但真的沒有動力,應該這樣說,「出書」不是我夢想中的一部分。我亦不想出一本網上文章結集的「書」,既然我寫的這些文字老早就成為網上免費資源,實在沒有理由讓讀者再付錢。如果我要寫,那應該是一個全新的題材,或者是長篇小說,或者是一個電影劇本,之類。

不過因為 K 的這個問題,我正在重新思考「出書」這一件事。

而事實上,我最近開始參與一本書的寫作,但這次我不會以「素顏天使」的名字參與整個 計劃;如果你看到我的文字,也許也不會認得出我來。不過,我很希望將會讀到那本書的讀者,會喜歡我所寫的。



記於往巴黎的途上。

2016年3月13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