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but not least

真人真事。

小學三年級以前,我家住舊式公共屋邨。舊式公屋都有條長走廊,一層數十戶,天熱時,我們都愛打開木門討涼快。相近年齡的孩子很容易就玩在一起,都愛跑到走廊去,玩猜樓梯呀,何濟公,捉迷藏諸如此類。

小孩子的世界可能也是大人世界的微縮。這一層常跑出來玩的幾個小孩,其中有兩個小惡霸。一個有著如蕭定一一般的漢堡包厚唇,皮膚黑黑;另一個好奀瘦的,高高的像一根竹杆,這兩個小惡霸常常都捉弄其他的小孩。

女孩子像我和他們同齡又會跑出來走廊玩的,就真的只有我,常常成為被戲弄欺負的對像。最常被作弄的事,就是他們倆常偷去我的拖鞋,只偷走一隻,然後扔到老遠,也可能是藏到其他樓層,怎麼找也找不著。「好運」撿到,可能是掉到那些燒元寶冥鏹用的鐵筒裡頭,小孩子怕鬼 (現在都好怕!! 千萬不要給我看見! OK? ),拖鞋掉到化寶筒去還哪敢穿? 還要被媽媽罵我弄丟拖鞋,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我給人家欺負,她就是要罵我打我。

又或者當我自己在家,他們就老愛在我家門外高聲尖叫,拍鐵閘,用石子掟我家的氣窗,叫「XXX (我名字) 係死八婆」呀,又或是唱些刻薄的童謠之類。只有幾歲人仔的我,當然是超害怕,也常常因為這樣就哭。我不懂怎麼反擊,就只能哭。

我家在走廊頭端,走廊尾端有個小姐姐,我常到她家去玩耍,那時候她該是 13-14 歲。我媽也樂的有人帶住我,就隨我到她家玩,那個小姐姐我叫她做清姐姐。有一次,那兩個小孩又來惹我,我剛好就在清姐姐家玩,小孩不斷拍打鐵閘,我怕的要死,不停的哭。

然後清姐姐說,「其實妳根本不用理會,他們說妳是『死八婆』,妳就真的是『死八婆』了嗎? 妳越給他們反應,他們就越得意;妳越害怕,他們就越開心。」然後著我用我的手封著我的嘴巴耳朵,我唓嗦著,慢慢的就不哭了。果然那兩個小孩聽了我都沒反應,沒多久就走了。

之後也是一樣,每次他們來了,我都裝著聽不見。慢慢地,他們就不再理我 (轉移目標去欺負其他人)。

那次之後還有一件小事。樓梯間有處小空地,像是《叮噹》裡頭那種小空地一樣,小孩都愛在那裡鑽。弟弟有一次被那兩個壞小孩在空地追著猛打,我在一旁看得都急啦。不知哪來的一股勁,就往那兩小孩身上打,扯頭髮,往他們的身上捏之類的,幾個就扭作一團。小孩打架,不分勝負,但總算是把弟弟救了。零星的印像,那是我第一次和別人打架,也該是唯一一次。

忽然記起這些事。

送給所有喜歡我的人,所有給我留言的,私下給我電郵的,還有在 blog 上面寫了送我說話的,我全都看到聽到了。








要再三多謝 蘋果,eu,K 先生,ZZPY健健,C 小姐,特別是 惹的我都哭了的 Xavier,等等等等。他們所有人都給了我勇氣,給了我愛,給了我力量。假如數漏了任何一位的,真的真的非常不好意思,請見諒。

and the most important one,親愛的林先生,謝謝您。

XOX













這是我和我的弟弟,攝於舊居。那時候我好像是五歲,弟弟四歲。

腳瓜粗粗,紅衣點點,葡萄青青。

年華逝去,但願我們所有人都純凈如昔。

就算是只剩下那麼一點點,都好。







伸延連結 (按發表日期排列)

1) 阿糖《糖果屋*CyberCandyShop》 -- *關於寫關於糖果屋

2) ZZ《穿戴聽看網不盡》 -- 假如讓我寫下去。

3) Xavier《Another Day Has Gone》 -- FULL OF CRABS... OR NOT ?

4) 大隊長 :)《冷靜與熱情之間》-- 掉入凡間的素顏天使

5) Kenny Ting《Garden of Eden》-- 素顏天使﹐我撐硬你!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