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報》專欄《潮女敢言》:有心人

《潮女敢言》這個欄的名字是《太陽報》的總編改的,結果「一語成讖」(笑),如他所願,我果然甚麼都照寫照講!甚至是與報章立場完全相反的文章......但都全部能夠順利刊登,感激編輯們完全尊重作者個人意見,而且出糧非常準時。(笑) 特別感謝我的編輯小白大人提拔,與及容忍我經常遲交稿,老實講我是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可以連續兩年完全不脫稿的,都可謂奇蹟,對自己也是個交待。這兩年來也養成了天天讀新聞看報紙的習慣,也比從前更多留意新聞時事,也是得著。

有位前輩曾經對我說比起我的 Blog/微博/Facebook等,其實最喜歡我這個小專欄,因為在那裡才看到真正屬於我的思想意見,再次感謝所有喜歡過、Share 過這個小專欄文章的讀者們,後會有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UN搞作:潮女敢言:有心人

網上看到的一則小故事。

一個香港人在瑞士碰到一個當地女子,女子身上戴着黃絲帶。八卦細問是否跟香港有關,原來她有留意香港的佔領運動,但由於瑞士跟中國有自由貿易協定,所以瑞士政府禁止當地人民為佔領運動遊行抗議。這女士就說,為此她更為不滿,於是她在面書轉載更多相關新聞;更在日常戴上黃絲帶,女士笑稱在瑞士也曾因黃絲帶而被華人指罵。

身為香港人,老實說去到佔領行動末期時亦禁不住心灰意冷,想不到這運動竟能令遠在瑞士的一個外國有心人留意到這一個小島,比更多身在這片土地之上的人更關心這場運動,實在令我慚愧。佔領運動雖然結束,但這場運動是朵蒲公英,吹散了,種子散落一地,到地,便落地生根*。

最後,今天的這一篇《潮女敢言》是我在這裏的最後一篇文章,過去從未曾想過自己可撰寫和時事政治有關的題材,想不到竟都寫了差不多有兩年。謝謝編輯大人賜予我這個機會,亦感激各位讀者的支持,後會有期!

素顏天使

香港知名博客(plainfaceangel.blogspot.com),點擊率超過一千萬。正宗港女,土生土長,覺得港聞版好睇過電視劇。

周一至周五見刊

*「但這場運動是朵蒲公英,吹散了,種子散落一地,到地,便落地生根*。」讀者 Kyandi Hui 在 Facebook 的留言,很喜歡,不問自取,借用一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