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模糊焦點的手段

一切都是混淆視聽、模糊焦點的手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跟友 K 對話,聊到銅鑼灣書局五人失蹤事件,其中李波太太突然到警署銷案令我大為震驚,於是我倆估計,會不會是李波太太收到消息要其滅聲,否則對其丈夫不利 (這樣的情節在電視劇中也時有發生)。當時我倆的對話是說,可能李波及其他四人明日 (今日) 就會被送返香港,面對傳媒時,在要徹底封口的狀況下不知怎樣解釋才能自完其說。

我:「可能佢哋話自己比外星人捉咗!唔係好難解釋點樣五個人一齊失蹤喎。」
友:「一係《飛虎出征》咁囉!可能李波攞多咗張『歡樂咭*』五條友一齊上咗東莞。」
我:「係呀,其實屋企嗰張其實一早報失咗,哈哈哈。」

然後打哈哈就完結了這個對話。

對呀,怎麼可能?你知我知天知地也知,五個「被消失」了的人都是被帶到鄰近鬼國去。


2016-01-04 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銅鑼灣書局事件」應否展開緊急會議

但怎麼想到時隔不到 24 小時,有個叫做吳亮星的立法會議員,在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公然誣蔑五人是潛返大陸召妓。還繪形繪聲的說是「我有個老朋友話我知,書局嗰五條友,係先後坐『洗頭艇』返伶仃島叫雞。」(見上面片段)

荒誕離譜得讓人譁然。

先不說其中桂明海是在泰國「被消失」(在泰國偷渡返大陸叫雞會否太轉折呢?),實在一個稍為有點良知的人,都不會說得出這種話。建制派的其他小丑,最多也只敢去到「真係帶走都會做得乾淨啲啦 (-- 葉劉淑儀)」這種程度,就是 689 (及其背後團隊)「度」了好幾天亦只說得出「希望李波本人提供資料」。但吳亮星真的好犀利,一句「叫雞」立即成了是日 Sound Bite,Facebook 上大量被「洗版」,焦點立即被模糊。

Sex Sells,確實沒錯。

無線電視作為非正式官媒當然幫他一把,當夜把整段有關「銅鑼灣書局事件」的 Airtime,其中九成時間都用來轉播這段 Bullshit,把「傳聞」當「新聞」,明示暗示五人失蹤其實不過是北上召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件發展下去,健忘的香港人在這些建制小丑的瘋言瘋語下,大概很快就會把這個「銅鑼灣書局事件」淡忘,然後某一天,或許有關方面大發慈悲把五人放返香港,偶然有人在路上見到李波夫婦,只覺其甚是面熟。那家樓上書店則「順利」關門大吉,變作千篇一律售賣水貨化妝品的小店.......

事實上整件事情除了李波五人生死未卜值得關注之外,中共正式把魔爪越過羅湖橋垮到香港「越境犯法」才是整件事情最核心的問題中心點,留意,是「犯法」不是「執法」。

最後還有一點補充,很多人以為他們是因為「售賣禁書」才被中共帶走,甚至覺得「抵佢死,唔賣咪無事囉!」;但實際上,香港仍然擁有出版及言論自由,李波等人所出版及售賣的書籍 (內容不涉猥褻成份),在香港是完全正當兼合法的。故他們賣的甚麼中共秘聞、甚麼雜種的舊情人之類的書,你可以「睇佢唔順眼」,但他們賣的不是甚麼犯法禁書。最少,在香港境內這些書絕對不是禁書。

作為一個小小的文字工作者 / 香港市民,當然要保護香港的出版及言論自由,這才是香港僅餘的那丁點核心價值;否則的話,今日李波,明日你我。





*註:「歡樂咭」,回鄉證的俗稱;男人帶著這張咭上大陸「一路向西」好歡樂,故又名「歡樂咭」。

1 則留言:

Coco 說...

昨天看到新闻就在想你会不会撰文评论下,好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