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 2016

如果 2016 是一個釀酒的年份,這年份應該很壞,釀出來的葡萄酒,大抵在超市會賣 HK$20 支那種。很多的名字在 2016 年消失,David Bowie、Alan Rickman、George Michael......我的青春期是聽《Chi Chung's Choice》大的,《Harry Potter》從頭到尾也看了一遍,這些人的離開,代表著我那一代人的青春消逝。

「水逆」應該登上關鍵字流行榜的第一位,我從不是甚麼 New Age 人,所以每次有朋友在臉書上說「水逆」這個「水逆」哪個,我都大惑不解,而 2016 好像一年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水逆」,你還不是無穿無爛照樣去旅行打咭食好西。「水逆」或許就像那些年的董建華,有事無事,都可賴到他的頭上。

我的 2016 算是好壞參半,工作好壞參半,感情事好壞參半。同樣是有人走有人來,會否再走?不知道,還看來年,但無論如何,還是謝謝這些出現在我身邊的人;誰人待我好,待我差,太清楚。上半年我的更新密度可說是歷年新低,寫得最少的時候,一個月只寫了一篇。我也不諱言我是那種很容易被感情狀況影響到工作的人,感情穩定的時候,比較 Productive。

對我來說 2016 是學習的一年,試過很多新的事物;上半年為了幫忙當時的某位,參與了一項新的工作,接觸到過去很多不曾接觸的層面,工作也算是超額完成,老實說效果還相當不錯。然後,沒有然後了。過去了的,也不好提。畢竟愛過,沒有是與非,錯與對,或是誰欠誰。

倒是當時寫下的短篇小說,意外地受到歡迎,有大陸的出版商買下了版權,寫的時候,只為發洩,當然好些情節是捏造的,有些則是真人真事,是自己的故事。聽說 2017 又是變動的一年,我最希望的,還是這小故事,能夠登上銀幕,或是微電影、電視劇也好 (寫的時候,還跟友打趣說可以開拍電視劇,想不到竟也有機會成真),出版商方面在找片商金主。用盡 120 分的念力,希望願望成真。

2016 也是成長的一年,感受最深,是出席活動的時候,身邊的「IGer」/「KOL」在聊大學生活。我一直深怕自己成為以前我最討厭的「老屎忽」,開口埋口就是想當年「嗰陣時我哋點點點」,或者「依家啲新一代真係好唔掂」,而我,是一直認為自己還是個細路........但,當面對真的「細路」,才發現自己老了。譬如說近年流行的韓國文化,我不下一千次在臉書上看到我輩朋友對之藐到入骨,多數埋門還會加一句「我哋細個係比東洋奶水餵大」。咦?其實會否聽西洋音樂長大的 50/60 後,當年見到崇日的我們,同樣嗤之以鼻?世界從來是個循環,我則認為任何事情,都要先體會了解,再下定論也未遲。

如果 2016 是一支釀壞了的葡萄酒,我會希望在 2017 年拿這壞掉了的葡萄酒,加點橙汁切些水果,做一杯甜甜的 Sangria。畢竟壞掉了的就是壞掉了,但最終如何處理,決定權還是在你的手上!再配合港姐答問環節結尾式微笑:「多謝各位!」然後一口吞下。

Happy New Year!


除夕是應該要聽《Auld Lang Syne》的,這仍然是我最喜歡的版本。(呀,《SATC》已確定要拍第3集電影版.......為甚麼一定要讓美好的事物消耗到分毫不剩呢?)

1 則留言:

Iris 說...

Wishing u joy & peace within as another year begins...bringing hope and love to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