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絲》


跟男友去看了《翠絲》,自購票,非電影公司邀請。

身邊很多朋友都有看過《翠絲》,反應大都正面,有不少的網上影評說他們看到哭,甚至這些人都是雄糾糾的男生。

我的個人感覺,怎麼說呢,你說它難看嗎?倒不,至少沒有悶場,演員們無論老嫩甚至是配角,都傾盡全力演出,贏得今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打令哥」袁富華,尤其出色;劇本本性善良,說垮性別人士的苦況,電影上影後也應該令不少的大眾對他們有更多的了解,這些都是正向的。只是,它很好嗎?那些砂砂石石大得就如房間裡的大笨象,我很難視而不見。

導演李駿碩,維基說他是1991年出生,非常年輕。在《翠絲》裡面,犯上所有新導演的通病,貪心。甚麼都想講,甚麼都想說,以致最後只能自完其說。男主角與童年好友「三劍俠」的初戀故事,都未夠時間舖排就要趕下場說另一個故事;而且那首應該因為版權費用的問題而特別創作的「年青時候好喜歡的歌」,真的好X難聽,只要音樂一響我就出神。譬如有一場,說是黑仔在辦公室睡覺,Next Scene 一跳就是黃河飾演的阿邦自慰戲,背景又是這首好難聽的音樂,我還以為那是黑仔的夢境,但原來阿邦是真的在自摸奶奶,黑仔又無端端摸上人家的酒店。然後,阿邦摸著摸著就碌落床跌落地(??),音樂又即時熄機(吓???),為甚麼就不能是一邊摸著摸著就嚎哭呢???這樣不會比較自然嗎??

男主角佟大雄的角色 51 歲,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男人,豁出去追尋自我變性做女人,他是做手術切掉陰莖變性做女人,不是切掉腦葉成為腦殘吧?變性後的翠絲,舉止不像少女,倒似智力嚴重倒退變成 8 歲。我深信以姜皓文「黑仔」的演技能力,可以有一百種演繹少女心的方法,但現在銀幕上看到的版本,似走火入魔多一點;看過《The Danish Girl (港譯:丹麥女孩)》裡面的 Eddie Redmayne,你就會懂我為甚麼說這個演繹方法有問題。

有一場戲講幾個男人打算帶「打令哥」去老蘭蒲,要為他扮靚靚。黑仔拿起手鐲的「High 大咗」懷春表情,多餘到令人不解,他平常在辦公室會穿吊襪帶呀!一隻手鐲又何 High 之有?而且到底是誰為「打令哥」化妝???誰呀???葛民輝??他們幾個男人沒有一個人會化妝的呀!!!

然後,我也不明白那個粉紅色假髮是搞甚麼鬼,大雄跟打令哥是想要做女人,不是做 Drag Queen 呀!幾個男人平常穿的男人衣服也頗有品味,阿邦 (黃河 飾) 直情是小田徹讓那種級數的型男,一穿女裝就做妖后是甚麼玩法?!(男友說,那身妖后打扮如果是說他們幾個襯萬聖節去扮女人還比較說得通。) 又有一場,男主角要用剃刀刀片自切丁丁,一散場男友就說,這個年代誰會用那種刀片呀??(好吧,就當美指是女生不清楚,但現場那麼多男人拍的時候都不覺得有問題嗎?)

好啦,說回那個粉紅色假髮,接下來的那場高潮戲,整齣戲的戲肉,黑仔要跟老婆惠英紅攤牌。好地地一場攤牌戲,安排黑仔帶個粉紅色假髮,都算,或許是導演或者是美指想要營造那種前後反差極大的謊誕感,但是,惠英紅見到黑仔在暗黑之中高叫「鬼呀!」,然後兩者又追追逐逐,再加入被女兒余香凝撞見黑仔趴在惠英紅背上——全場觀眾失笑,我一邊打字都一邊覺得面紅——為導演面紅。情況就有如80年代的港產鬼片,為甚麼無論故事再好都不嚇人?因為都喜歡硬加幾個 Gag 位呀!

電影的犯駁跟脫軌的狀況在後半部益發嚴重,總之,類似的情緒不連貫、不能凝聚或者「怪位」,基本充斥全片,差不多每場戲都有砂石讓我分神。

好啦,全片最值得稱讚的,是各位演員,袁富華是真的實至名歸,我看著他就想起我一個前輩同志朋友,「打令哥」是完全做到那種入骨入血,惠英紅的好是理所當然,新面孔黃河也很好,吳肇軒也很不錯,甚至是過鏡的陳蕾都幾有個性,就是除了黑仔落力過頭太用力。你看到「打令哥」不會想起袁富華,但看到「翠絲」你還是見到姜皓文。


《翠絲》電影預告

本片對我來說的唯一感人位,其實是結尾飾演黑仔媽媽的梁舜燕說的那句話;正所謂「接納等於支持」,《翠絲》的確拍得不算好,但如果因這齣電影令社會大眾對垮性別人士多加接納支持,也是美事一宗。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raceyFilm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