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情

早上看了一條微博,這條微博在網上瘋傳,裡面附有一條短片(視頻)。

短片的內容是這樣的:大半夜,有一個鬼佬(老外)在北京的宣武門 SOGO 外,意圖強姦一個中國女子,正有所行動;驚動了附近的路過的幾個京漢,女子看到有人來,一直哭著喊:「不要!我不認識他!」幾個京漢二話不說就揮拳怒打,老外被打得連上衣都被扯爛,軟癱在馬路中心,京漢一邊打一邊喊「操你媽你這XYZ老外」之類的髒話;馬路上有很多車一直駛過,但沒有人下車,打人的也沒有停手。片段最尾有一輛不知道是公安車還是甚麼的車停下來,然後片段就沒有了。

那是相對治安已經很好的帝都,大庭廣眾。強姦的強姦,打人的打人。

我看了之後有很多「疑問」: 為甚麼不報警?為甚麼那幾個叫叫嚷嚷的京漢不是先制服了那個涉嫌強姦的老外,然後等公安來處理?(當然從短片看來,幾個京漢也貌似是喝醉了酒,叫幾個喝醉了的男人回復理智,著實有點困難。)又如果那強姦疑犯不是老外呢?那些京漢還會上前打人嗎?那個差點被強姦的女生呢?有人在照顧她嗎?

但下一秒我就已經想到,假如我真的這樣在微博寫了,必定會招來內地網民們的抨擊;於是我就只轉了那條微博,沒有加一句留言。原微博的留言裡面,沒有一個內地網民,覺得濫用私刑是有問題的。

專欄作家高慧然小姐轉發了我的微博,然後,寫了跟我以上的疑惑意思相同的留言。果然,就招來了一大堆的內地網民,留言大罵高小姐,譬如 (原文,一字不改):

「下回你丫在大街上被人強姦的時候也沒人制止。也是,hongkongnee,就是給英國人舔屁股的狗,你丫沒準還很享受這個過程!」


「要是按照你的意思,就是說見到這種老外非禮中國女性事件我們不應該上前制止,還要裝作不知道,沒看見??你這種人就應該被人輪。」


「香港女人的逼都對外開放,人家對這種流氓來之不拒」

都是暴力,身體上的暴力,語言上的暴力。

更多的內地網民留言,說是內地的法律制度保障不了小市民,所以那幾個京漢以暴易暴的做法是值得加許,你們香港人要包容內地的百般不是,云云。在一個司法制度不健全的地方,灠用私刑會被鼓勵,警察和官員收了錢可以把白說成黑;假如那強姦人的是個甚麼官二代、富三代,給強姦的那個妞,沒準還會被說成是引誘男人的蕩婦,打人的京漢會給拉去收監。我們也不是沒看過,內地那些把跌倒老人扶起來,然後好心人被坑錢還給拉去控告把老人推倒之類的新聞。

人治和法治的分別。

一直在說甚麼香港的核心價值,我心目中的香港核心價值就是這樣:人們心中還有公義,還相信法律,還相信警察會保護小市民。雖然,我看到這個核心價值開始離我們越來越遠。

起初,他們把魔掌伸向共產黨人,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接著,他們把魔掌伸向猶太人,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然後,他們把魔掌伸向貿易工會,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貿易工會主義者;

再來,他們把魔掌伸向舊教徒,
我仍沒有說話,因為我是一個新教徒。

最後,他們將魔掌伸向了我,
這時,已經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Martin Niemöller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