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uation》

前一陣子推薦過大家看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見相關舊文),連載至咁今仍未完結,雖然老早就講明尚有 5 集就結局 (全40集),不過作為忠實讀者,在等待作者 Mr. Pizza 大約 2~3 星期才有一篇文的速度來說,實在令人焦燥不安。

不用服用「靜心口服液」,早前 Pizza 兄就為《太陽報》寫了個 8 集連載的短篇懸疑故事《Equation》,有點似電影《奪命金》+《竊聽風雲2》,論精彩度當然還是《那夜凌晨》好看很多,不過叫做可以當美沙酮止下咳啦。

這裡先貼第一篇,其餘的集數請看下面的連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1 

三月二十一日,凌晨四時半,六十一歲老人高勇突然從住處天台直墜樓下馬路,壓穿了一個賣二手風扇的攤檔簷篷,當場死亡。

「……是『呂氏集團』的人!一定是!他們早就想整死我父親了!」警察拍門調查時,他的三十歲女兒聲淚俱下,堅稱父親是給推下樓的。

「連遺書都找到了,分明是你父親自殺……」帶隊的李警長沒好氣,嘗試敷衍了事,「你看,『我的計算完全錯誤,我不活了,對不起』,這很清楚……我們查過,高勇在昨日『冧市』丟了百幾萬,整籃股票全數陣亡,這尋死動機還不足夠?」

「不!這只是他計劃的一部分!他沒輸,是給陷害的!」女子歇斯底里。

阿琛聽着李警長與女子的對話,踱步於房間內;作為一個普通PC,當連筆錄的工夫也辦妥,面對這類明顯的自殺案件,此刻能夠做的,就只有等待收隊。

這位於長沙灣北河街的唐五樓單位內,四面牆壁均貼滿白紙,紙上紅紅綠綠的寫滿了數學算式,畫着複雜的線性圖表,全都是阿琛無法看懂的符號;單位內亂七八糟,除了房間正中央,這裏一切,彷彿都與算術有關。

房間中央是個花梨木製的圍棋墩,格狀棋盤上,放滿了黑白棋子。

「……如果父親是自殺,他幹嘛要用電腦打遺書,幹嘛不手寫?!一定是給陷害!父親的算式不會有錯,他一定是成功了才給人滅口……你看,他放這的原版算式不見了,給偷了!」女子翻箱倒篋,找尋着甚麼,「幸好我曾偷偷影印下來……」

「你說你父親找到甚麼股票消息……」李警長搭話。

「……是股票市場的規律!他做到了,他畢生努力的算式,他終於成功了!他找到股票市場的潛在模式……你們這群凡夫俗子會數學嘛?!懂甚麼!」女子吼道。

「神經病,要是那麼厲害,就不會輸喇……」這是李警長推門離去時對阿琛的竊語,「快點收拾,大夥兒樓下飲早茶!」

阿琛默默收拾,準備離去;就在此時,他無意中重看了資料一遍,那是阿琛對算式真偽的第一次懷疑……

「高勇,四五年生於廣東梅州,四歲隨父來港……六三年以優異成績考入中文大學理學院數學系,次年輟學,一直無職業紀錄……七三年三月十二日,正當全香港也折騰於股災,高勇卻一口氣套現持有的所有股票,一夜間賺了近五十七萬港元……其後這筆資金卻再沒紀錄……」

一九七三年……五十七萬……那是有多大的一個數目!?

「不好意思,你父親的算式,你是否有影印?我要作一下記錄。」(待續)



申延連結: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1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20421/00410_061.html?pubdate=20120421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2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3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4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5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6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20506/00410_033.html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7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20512/00410_076.html

Sun微博:懸疑劇場:《Equation》 8之8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20513/00410_032.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