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剛回家,跟大家報個平安。

五時許約六時我身處金鐘KFC門外馬路,遇上第一次催淚彈,隔著四條行車線,還是煙得我滿臉疼痛,雙眼通紅,我給嗆得流眼淚,人人爭相走避。跟友人先避到麥當勞位置,再有幾次催淚彈聲音。現場有其他的市民說,催淚彈在救護站旁邊放,當時還有傷者,他們會有多疼痛,我不敢想像。

海富成了救援物資中心,市民自發用身作人鍊把物資傳開去,也有市民從橋上拋下紙皮增援,那紙皮掉下來的時候,像雪花,我覺得那畫面很美,那是我第二次想哭。

友人勸告說先撤離,不要硬碰,留得青山在。一行人又走到中環,途中見大量的警車在中環戒備。

原本九時半左右吃完飯有想過離開,但後來還是放心不下金鐘的狀況,又再從中環走回頭,沿路又再遇上幾次警方施放催淚彈。朋友打趣說,他們是不是以為放催淚彈是放煙花,說放就放;每一次,都完全無任何先兆,沒有市民「衝擊」,警方卻都在沒有警告之下,說放就放。

從來沒有想過有生之年能感受到「催淚彈」是怎麼樣的味道。

返抵金鐘時順便又帶了點物資運送到灣仔循道衛理,門外有社工代表說,警方宣佈APA那邊過了午夜十二時後任何人等均當「暴徒」處理,有權隨意開槍,學聯著我們先行離去。

暴徒?!!!!真好笑,你知我跟在場其他大部分的「暴徒」的裝備是甚麼嗎?

一樽水、一條毛巾、一個「薄衣衣」感冒用的口罩,本來還有把縮骨遮,但送了給在場的前線學生。噢對了,還有包濕紙巾、一包「黑冰」和一包 M&M。

無雨褸、無防暴盾牌、無專業用防毒面罩、無刀、無槍、無棍,手裡連毛都無一條。

今日見過示威者之中最暴力的場面,也只是有人向穿上裝備戴著頭盔的警察掟水樽......還要掟不中。

沿路無一輛警車被推倒,無爆過一塊玻璃,無人燒車呔、無人掟氣油彈、無人借機搶劫、無人攻擊警察.....Ok 我認我有份向在場施催淚彈的警員爆粗DKLMGCFH還大聲高喊「梁振英可恥」,但就僅此而已。

我不打算要那些還覺得警察都是「打份工啫」、對著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使用武力是正確的人,突然被「感召」。社會的確早成兩極化,你支持一個打壓市民和平表達意見的政府是無問題的,因為將來會十倍甚至百倍報應在你自己及你的下一代的身上。

現在凌晨一時許,很累,但相信沒有人睡得著;這一仗,不成功便成仁。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1 則留言:

Jelly Noodle 說...

謝謝你!!! 我們要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