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霑與林燕妮

讀報,《蘋果日報》偷拍了林燕妮的近況,外加幾段動新聞敘述她的相關花邊。

其中一段動新聞,是說林燕妮曾經在她的專欄,反駁黃霑曾經公開說她是他的最愛是謊話;早於分手前的幾年,男方已跟公司的一個女同事搭上 (就是黃霑最後一任太太 Winnie)。


林燕妮跟黃霑的戀愛故事,相信靠報紙娛樂新聞養大的我們這一輩,都略有所聞。

前輩林燕妮,有才有貌,年青的時候她的美是那種傾國傾城的美,她的聰明才智,不僅於是她擁有多個學位 (擁有美國柏克萊大學遺傳學學士學位,香港大學中國文學碩士學位,香港大學中國古典文學碩士學位,請記住,那是一般人能讀到中五畢業已經算是讀好多書的年代。),她是受歡迎的作家,家境富裕,所有在她身上的特質,都是最頂尖的。

黃霑是城中才子,鬼才。他的才華,也是香港才子界之中數一數二的。

一個才子一個才女,其實也很相襯。

林燕妮愛黃霑嗎?愛。

黃霑愛林燕妮嗎?愛。

除了愛得轟烈 (黃霑為了林燕妮,與華娃離婚),甚至是工作上最好的拍檔,兩人開設的廣告公司,亦非常成功 (廣告公司後來被 Saatchi & Saatchi 收購)。

然在公在私都合拍的一對戀人,相處十四年,最終兩人都未能走到最後。

有一種人總說自己是那隻不能停下來的小鳥。才子如黃霑亦如是,不過他也未能完全擺脫世俗的枷鎖,他有兩段婚姻。第一任太太是美麗的華娃,然後再公開的女友又是美麗的林燕妮。還未計算如走馬燈般不同的女人,林亦說過,不只 Winnie,黃亦有其他的艷福。但最終陪他走過人生最後一段路的,是相貌平庸的 Winnie。

當年看不懂,但如果代入到黃霑的想法去,其實也就不難懂了。

我無意說 Winnie 的不是,甚至也頗能理解黃霑。

像林燕妮這樣的天之驕女,應該不太好相處,對吧?所有的男人都慣著她都寵她。很多很多年黃霑應該都用著追星捧月的態度去對待林燕妮,她是 Blue Blood,他是市井之徒。

但人心會累的,平庸像 Winnie 那類的女人,仰望男人的才學;男人都喜歡身邊人從仰望的角度去看待。遇上 Winnie,才子走到累,就停了下來。只是因為時間剛剛好,right time。

放下,很難。

女人面對第三者,如果對方是個比自己優秀的女郎,或者會比較容易釋懷。但如果對方在客觀條件上,都及不上自己的話,就很容易鑽進死胡同,走不出來。而且那個又是自己都認識的公司同事 (下屬),這邊廂我才跟妳說要加妳人工,那邊廂原來妳在睡我的男人?怎麼釋懷?很難,很難。

據說,當年林燕妮執意分手,黃霑在他們公司附近貼滿街招求原諒,甚至某年的頒獎場合,黃霑在舞台上,說要把那個最高榮譽大獎獻給林燕妮,公開說她是他的一生中最愛。林亦不為所動。世人都以為是林燕妮鐵石心腸,其實只是哀莫大於心死。

但我相信,黃霑說林燕妮是她一生中最愛的時候,是真話。

有些人的人心構造好特別;你是我的最愛,我愛你。但同一時間,我也愛其他人,當然愛,有分高低多少,但不代表我愛你,就不會不愛其他人。

我相信林燕妮當年都掙扎了好久,那些一瞬即逝的,可以當視而不見,她知道黃霑的心底裡,她的份量有多重。但當那個是平庸的 Winnie,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擁有她想要擁有的,他為她停下來,就很難放過自己了。

不是他的愛情態度怎麼超然超脫,歸根究底,他只是最愛他自己而已。

1 則留言:

Gazing Crystal 說...

林燕妮在訪問中曾說過, 在一班人(在坐者包括德高望重的金庸)推波助瀾下, 黃霑曾求婚, 但她自己買了珠寶等嫁, 黃霑卻沒有動靜, 此事不了了之. 坦白講, 一個男人唔肯娶你, 點會唔傷, 血也會流完的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