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韓劇更「狗血」的崔順實事件

韓國總統朴槿惠上任而來的最大醜聞「崔順實事件」,很可能導致朴槿惠下台。

(如果你還不知道甚麼是「崔順實事件」,請先扒扒各大的新聞網站再看本文。)

說到閨密干政,如果妳是女性的話,我相信妳讀新聞的時候一點也不會意外;或許還是會有一點點覺得去到政治層面太過分,但跟閨密分享妳的一切、分享你最私密的秘密,這個絕對不讓人感到意外。

如果你是男讀者的話,告訴你一個消息,你跟你身邊的那位女友拍拖,好可能不是真的跟她在拍拖,而是跟她的閨密在拍拖。簡單如約會的穿搭、晚飯的選擇,甚至是回覆短訊,女人都會跟她們的閨密分享,聽取彼此的意見;而女人聚在一起的話題除了「講人是非最開心」之外,就絕對離不開男人,固然是有不同層次的閨密,但最要好的那位 / 那幾位,咳唔咳唔,她們連你們的陽具大小呎吋都知道.......seriously?! yes, seriously.

所以朴槿惠事無大小都去詢問崔順實的意見,整件事情也就不意外。總統之位對她來說也不過就是打份工,老爸 (朴正熙) 是總統,不代表她也繼承了父親的辦事能力,跟著父親出入政治場合多不代表她就能當個好政客、好領導。代替媽媽當「第一夫人」花瓶,也不過就幾年的時間。

左:崔順實,右:朴槿惠,攝於1979年

而且這位閨密還是曾經在她低潮時不離不棄的人,當她被世界遺棄時,父母雙亡 (「冚家鏟」也真的是很韓劇的情節),就只有崔順實還對她多加扶持;畢竟共富貴易,共患難難。大抵朴槿惠當作是報恩也好,或是真的對崔順實言聽計從,這女人的地位在韓國財閥權力圈也不是甚麼秘密,不然就不會出現崔順實跟前夫成立的(空殼)公司短時間內獲得巨額注資,甚至有傳言說 SAMSUNG (又係你呀陳生?!) 在德國給崔順實女兒鄭宥砬買了一個馬場讓其盛裝舞步愛作戰。

那個輔助執政的「八仙女」集團,八個女人全部都是各個銀行大財團的手袋黨「阿豬媽」,我幻想她們的議政畫面,可能都是挽著個愛馬仕在狎鷗亭羅德奧街一邊 Shopping 一邊做的決定。


據說鄭宥砬騎術不甚了了,但靠著運動精英身份入讀梨大。

豬隊友這回事一個都嫌多,但如果這豬隊友偏偏就是自己女兒的話,這也許就是孽吧?鄭宥砬在 SNS 上的各樣炫富,在學期間特事特辦,甚至把網友說成是失敗者,「要怪就怪自己的父母不是有錢人。」 (咦?宥砬公主跟咱們香港的齊昕公主的行徑何其相似),令到梨大的學生與家長非常忿怒,經歷幾場的大型示威亦令到梨大校長下馬,某程度上亦間接促成是次的「崔順實事件」。像鄭宥砬這樣的孩子,二十年華,家裡有錢有權有勢,大抵是從小寵得如花似玉,又有阿媽在背後撐腰,橫行無忌。如今闖了個大禍來,也不知道怎樣收尾;有報導說韓媒在她們德國的巢穴,翻她們的家庭垃圾找到嬰兒用品和玩具,訪問鄰居都說鄭宥砬是個年青媽媽了。要是阿媽給送去坐牢,沒有阿媽的庇蔭,也許她會是另一個朴槿惠的翻版。


愛奇藝以每集100萬美金的天價買下朴海鎮最新主演的韓劇《Man To Man》的中國版權

不過我最留意的,其實是其中一段有關朴海鎮的新聞 (朴海鎮就是在《來自星星的你》中飾演深情富家子的第二男主角輝京),完全躺著也中鎗。據說崔順實包養了好幾名男妓,其中最得寵的那位叫高英泰。韓國網民翻出高英泰的舊照,其中一幀合照竟然有朴海鎮的蹤影,神通廣大的網民懷疑照片背景是間鴨吧,亦懷疑朴海鎮當過男妓。現在貴為一線男星的朴海鎮,其經理人方面當然予以否認。

其實這個世界笑貧不笑娼,我想起本地某女星都有當過夜總會「金魚」的日子,現在還不是撈到風山水起,泊個好碼頭說要嫁人去。我等窮酸鍵盤戰士則繼續酸溜溜,就正如鄭宥砬對我們這些 Loser 所言「有錢就是實力」,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努力賺錢,繼續開開心心的過港豬生活吧!

=====================================


(以下原文刊登在 2016年11月13日我的 Facebook 專頁,原文連結)


這篇不是旅遊景點推薦文。

照片是上週六我在清溪川廣場附近一帶,我站在一個石壆墩上面拍攝的。

自問都算是社運常客,在香港參與過大大小小不同的示威遊行,但還是第一次在現場感受韓式示威,據報導,當晚有超過 20 萬人參加遊行。

其實在場人士的情緒遠比我想像中平靜。(可能因為不遠的清溪川在搞花燈節,現場還有不少的小食攤。)

大家都手持蠟燭,有秩序地步至「大台」前;是真的大台,一個巨型的 LED 屏幕,等候大台發司號令,舞動不同組織 / 口號的旗幟,或是手持印著「朴槿惠下台」口號的宣傳品。

來之前還一心想,要是發生甚麼騷亂,第一時間立即「走投」(至少不能給人家添亂),從不少以往的新聞我們見到的,韓警鎮壓動輒出動水炮催淚彈,不是講玩笑的。

我不可以說他們是「克制」,而是,你看得到他們的堅定。我對於 20 萬人的晚上已是嘖嘖稱奇,已經是第二週了,怎麼想得到,第三週的今晚那裡竟聚集了過 100 萬人,我想像不到那個畫面,人海連綿不絕。

一雙一雙都是堅定的眼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我回家和媽媽吃飯看電視,因為當奴侵勝出美國總統而跟媽媽吵架。

媽媽說,「你看?甚麼民主選舉,還不是選了個爛人。」我說,「的確民主選舉不一定能選出一個好的領導人,但至少還可以選擇;如果他做得不好,可以把他推倒從來,還有三權分立作為制衡。」阿媽卻說,「那到頭來不就浪費公帑了麼?」

阿媽是典形的阿媽,嘥錢 / 浪費應該是踏中了她的地雷。她不明白,民主選舉的重要性,是來自選擇的自由。

韓國過百萬人民上街可以推倒朴槿惠,第一步是讓其道歉,接下來就要她下台,人民才是當家作主。

但我們呢?

阿媽不明白,很多人都不明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