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The Lovers and The Despot (港譯:北韓騎劫夢工場)》

先利申,本人我是非常不喜歡看紀錄片的,看紀錄片會睡著的機會達 99%,除了去年的《築地ワンダーランド (港譯:潮拜築地:魚味無窮)》成功令我完成整齣電影之外 (因為內容是我有興趣的,講築地漁市場搬遷,還有食材介紹),還有接下來要介紹的這一齣《The Lovers and The Despot (港譯:北韓騎劫夢工場)》,同樣都是我很有興趣的題材:北韓,個人來說覺得拍得非常好,剪接用心層層張力,看的時候甚至有目瞪口呆之感。

不知道是否「夾」過,碰巧知名脫北者朴延美 (自傳《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作者) 近日來港演講,北韓這個神秘國家的話題又再度活躍於各大媒體之上。《北韓騎劫夢工場》上映正是時候,不過電影中的主角不是脫北,而是被綁架到北韓。

其實對於電影中的兩位主角南韓導演申相玉 (신상옥) 和演員崔銀姬 (신상옥),倒有一點印象,是小時候會在新聞聽到的名字,但當然對整件事只知皮毛。

整件綁架事件大約是這樣的:申相玉和崔銀姬在50-60年代,是南韓當時最有名的導演和最當紅的演員,他們倆合作無間,同時亦因電影結緣成為夫妻,兩人領養了一男一女。但到70年代尾,因申相玉的婚外情,兩人離婚,同時申相玉的電影公司亦因經營不善欠下大筆債務,留下崔銀姬還債。

崔銀姬當時為了還債,有中間人為她搭路到香港,聲稱有富商對她非常欣賞,希望邀請她拍電影。崔銀姬不虞有詐來到香港,卻從此一去不返。申相玉為了尋回前妻,亦來到香港走遍大街小巷,但不久後亦同告失蹤。

兩人原來被當時的北韓領袖金正日派人擄走,事件轟動國際。金正日認為自己是藝術家,同時他是個標準影痴 (據說金正日擁有一個神秘而龐大的私人電影資料庫,收藏了大量歐美、日本電影,也有一些蘇聯電影。負責配音、翻譯、字幕師、錄音師等等加在一起有250人之多,規模遠超很多國家的電影資料館。);對於當時北韓的樣板電影他感到非常厭倦,希望拍攝出能揚威海外的好電影,於是把知名的南韓導演跟女演員夫婦同時捉拿到北韓。但陰差陽錯之下,申相玉和崔銀姬分別被各自囚禁五年,崔銀姬待遇較好,只是把她軟禁。但申相玉則被囚禁於監獄之中,多次越獄亦令他受到各種刑責對待。但兩人同時亦要接受洗腦教育,為二人灌輸共產主義思想。

(左起) 申相玉、金正日、崔銀姬

五年後,金正日「大赦」二人,並希望邀請二人拍電影。當時的南韓輿論認為,申相玉和崔銀姬均已投奔北韓,特別是申相玉,輿論認為在南韓已經失業的他是自願留在北韓。夫妻倆在金正日人力財力支持下,兩年間就拍下了17部「破格」電影,包括北韓第一齣愛情片、北韓版「哥斯拉」《平壤怪獸》,亦為北韓電影最鼎盛的年代。與其他被拐到北韓的人質待遇截然不同,兩人可以出國外交,生活看來與南韓無異,甚至更為豐足;而相濡以沫的二人亦再復合。

但兩人明白他們所得到的待遇一切亦只是「樣板戲」,是用作展示世界的展品。1986年,兩人參加德國柏林影展,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逃離看衛,乘的士衝入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終於在被拐的 8 年後擺脫金正日的魔爪。

《3 Ninjas Knuckle Up》(1995) 電影海報

「脫北」後兩人定居美國,申相玉事業發展平平,曾化名 Simon Sheen,當中以為迪士尼執導《3 Ninjas (港譯:寶貝威龍)》系列電影的第三集《3 Ninjas Knuckle Up》(1995) 較為受歡迎。申相玉於2006年在南韓首爾離世,崔銀姬現居南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起) 崔銀姬、金正日、申相玉

故事說完。說回紀錄片本身,兩位英國導演 Rob Cannan 和 Ross Adam 主要是以仍然在世的崔銀姬視角及訪問出發,去紀錄整件事情。當中除了崔銀姬本人,還訪問了他們倆的身邊人,包括兩人的子女、他們的友人、親人、當時在香港接報負責這件案件的警官等等。而其中還包括有珍貴的金正日錄音,是二人冒死盜錄他們三人的對話。另外,電影中亦有很多珍貴的舊電影、舊香港 Footage,除了兩人在南韓時拍攝的作品 / 照片,亦有很多兩人在北韓時拍攝的電影片段,全部都是首次在電影銀幕曝光。北韓電影大多不作對外開放交流,譬如電影中有北韓「鐵達尼」之稱的《살아있는 령혼들 (中譯:流血不流淚)》**的少量片段,更顯彌足珍貴。

作為女性,崔銀姬對亡夫的感情更吸引我。其中提到當年她發現了申相玉有第三者,並為他誕下兩個孩子,後來更離婚撇下妻子兒女,留低三人面對巨額債務。崔銀姬說當時的她對申相玉有很複雜的情感,「我愛他,很想見他,但同時間亦非常恨他。」直到後來兩人分別被拐到北韓,數年後在別國相見仿若隔世,崔銀姬說她認定是上天注定他倆是一對而再度復合;這樣戲劇化的愛情經歷,比起小說更為曲折離奇。

對於像我一樣對北韓這個神秘國度有濃厚興趣的觀眾,這是一齣你絕對不可以錯過的電影。

最後是謝謝電影公司的試片邀請,4月14日起於百老匯電影中心設特別場

紀錄片《The Lovers and The Despot (港譯:北韓騎劫夢工場)》港版預告片

**《流血不流淚》取材自二戰後疑遭日軍炸沉的韓國船艦「浮島丸」事件,向原作參考之處甚多,然而總帶北韓特色:譬如「海洋之心」變成「紅手巾」,而海難遇溺一幕更是逐格致敬,逼真度則欠奉。2001 年面世,更曾於香港電影節上映。(資料來源:《CU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公司送來的資料,還附有導演 Rob Cannan (羅拔簡拿) 和 Ross Adam (羅斯阿當) 的二人訪問對談,我覺得非常有趣;平素最討厭 Copy & Paste Press Release,今次破例原汁原味奉上。

【與導演羅拔簡拿、羅斯阿當 對談】

在韓國聽到的版本是說金正日很喜歡崔銀姬這個演員,而本片似乎把焦點更多的放在申相玉身上?

羅拔簡拿:之所以會有這種言論,我猜可能是因為崔銀姬作為演員比申相玉更有名, 申相玉也很有名,但因為崔銀姬是位女影星,所以大家的關注點就放在她身上。這就好像是瑪麗蓮夢露被綁架到另一個國家一樣,也許原因就在這裡。但在我們看來,這是一個關於三個人的故事。最先吸引我們的是這個女演員和這個導演,但我們很快意識到申相玉已經去世了,只有崔銀姬還在世,所以這個故事將由她來講述。對我們來說,這部影片就是關於這三個人難以理清的三角關係。

那些磁帶你們是怎麼拿到手的?

羅斯阿當:我們早就知道有磁帶錄音,但最初我們以為只有一盤,直到電影進入製作期間,我們才拿到了餘下全部磁帶錄音的翻譯。從這些錄音中,我們發現金正日和崔銀姬的交流有時是電影拍攝上的瑣事,有時則展現出金正日罕見的有趣性格,以及申相玉和金正日之間的討論。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發現其中一段錄音是申相玉用日語低聲說話,當時他已經被拘禁在朝鮮,這是他偷偷錄下來的。在這段錄音中,他把整個故事從頭到尾地複述了一遍,他甚至猶豫自己應不應該背叛金正日,這也成為整個故事的關鍵部分。

Rob Cannan (羅拔簡拿)

所以你們感興趣的一個問題在於申相玉是否自願留在朝鮮?

羅拔簡拿:有好幾次你都可以聽出來,錄音中的申相玉說話時好像被洗腦了一樣,但是他也是一個相當聰明、很有心計的人。後來回憶起這段故事,他聲稱這都是他的計劃,目的是為了接近金正日並設法脫逃。當然這是一個非常廉價的藉口,誰都猜得到他會這麼說,但是你也可以相信他確實被洗腦了。所以我們很難判定除了想在那裡拍電影之外,申相玉留在朝鮮到底有多少自願成分。

在影片中他看上去很不情願?

羅斯阿當:這幾位角色是否可信是值得討論。崔銀姬本身是個女演員,我們能相信她嗎?我們看到的會不會是她的表演?金正日本身是個獨裁者,朝鮮的頭號男主角,而這個人是完全不可信的。申相玉是一位講故事的大師,他的畢生事業都是在講故事。在聽這些錄音的過程中,我們的立場確實出現了改變。我們盡量客觀地呈現這些素材,觀眾必須自己決定孰真孰假。但是金正日確實在錄音中承認,或者至少暗示自己,他把他們帶來朝鮮的真正目的是拍電影,囚禁他們的事情顯然也是真的。

Ross Adam (羅斯阿當)

你希望觀眾能從本片中得到什麼?

羅斯阿當:為什麼金正日在一開始會想到綁架一個導演?也許他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但是這個故事也讓你看到電影是如何改變人心的,這也正是朝鮮和金正日想要做事情。在影片結尾,你可以看到朝鮮人民在痛哭,這個氣氛非常奇怪。他們為什麼要哭?部分原因在於他們悲傷;部分原因在於他們是被逼的。這些影像當中的一些內容有時會被西方媒體所剝奪,西方媒體習慣性地展現朝鮮政治滑稽的一面,但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即便他們都是在表演。

羅拔簡拿:對於我們來說,把這些影像放在片尾有著重要意義。你看到的最後一幕是金正恩。我們想讓觀眾意識到,他們欣賞了一個發生在過去的離奇故事,但是朝鮮的故事遠沒有結束。 就在此時此刻,那裡的人民還在忍受著同樣的恐怖,這和這個故事發生時的情況沒什麼區別,觀眾理解到這麼多年來,朝鮮一直能夠如此成功地控制它的人民,歷經三代世襲王朝依舊江山不改。影片中有很多東西都值得你去思考,它和現代社會依然息息相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