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櫃

上星期看了達明一派《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

我15歲左右開始喜歡他們,當年有幸看過《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忘了是 1996 還是 1997 年),我一直也以為自己和弟弟是場內最稚齡的觀眾,用的還是自己一蚊一蚊省下來的零用錢請弟弟陪我去看;後來吾友跟我同齡的健吾說他也是那年去看,才知道身邊也有同年紀的長情粉絲。坦白說近年熱情不大,仍然喜歡他們倆,但你看下面那照片就知,我買票也是中價票,只求參與。


演唱會是好看的,看的是第一晚。後面的 video 裝置非常震撼,這應該是我近 10 年看過做得最好的演唱會 video wall,完全做到和歌者與歌曲間應有的 interaction (雖然又有少少覺得喧賓奪主);當那些熟悉的歌詞在明哥和達叔的口中唱出來,我和山頂區的觀眾們同樣是倒背如流,唸唸有詞的跟著細細聲和唱。

明哥在最後一場 (昨夜) 的演唱會舞台上 come out 一事在微博和 Facebook 瘋傳,雖然這差不多是公開的秘密,但我仍然很高興,高興在於他終於不用應付娛樂記者那些為賦新詩強說愁式的白痴問題,作為多年粉絲一直都支持明哥做的所有。


傳媒對待藝人是同性戀的態度一向喜歡煞有介事,藝人也會煞有介事般回應,去 Gay 吧是為了減壓,參加 Gay parade 是為了增廣見聞之類......有時我會想,這是否一般普羅真心喜歡看到的?還是傳媒自己把那舊世界價值觀不斷放大再植入。他們大罵明光社保守同時,又會把藝人是同性戀當作是甚麼驚世新聞看待,真是操他媽的自相矛盾。

我身邊的同性戀朋友相當多,有男的、有女的,有已出櫃的、有未出櫃的,他們都待我很好,他們每一位都是好人。在我眼中,其實性取向是甚麼,就直如呼吸空氣般自然。

我親愛的朋友們,不論你愛的甚麼人,我都愛你。

「愛似濃郁咖啡 圍裙除去 晚妝一卸
擁抱一夜 以後百夜 亦暖些
愛似長征馬車 長年陪我 流浪在野
花開半遮 雖會凋謝 我願答謝 全心傾瀉」

1 則留言:

宇宙人 說...

我都中意開黃耀明, 特別係石頭記.

不過講真, 做左咁耐人, 同 hker 講中意黃耀明好明會俾人當係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