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소원 (中譯:素媛 / 許願 / 希望:為愛重生)》

WARNING:含劇透,不喜勿讀。 

繼續介紹韓國電影。

看完之後覺得非常難過,必須要強調這齣電影真的是超虐心,看之前要有心理準備,我都差不多哭得快要瞎了,眼睛很痛。

首先,我會無源無故找這齣電影來看的原因,是因為這兩天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的「Lee Jung Hee 被父親性暴力十年的母子三人‬」事件 (*註一);有不少的人都覺得這件案件根本就是真實版的《도가니 (中譯:熔爐 / 港譯:無聲吶喊)》和《소원 (中譯:素媛 / 許願 / 希望:為愛重生)》;《無聲吶喊》我早就看了,哭個唏哩嘩啦的,然後在網上找到同樣也是講述兒童性侵案件的《素媛》來看,看完之後同樣也是心情沉重。

《素媛》於2013年底於韓國上映,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篇自2008年韓國一宗轟動全國的兒童性侵案 (*註二)。韓國一個小鎮,某日一個下著大雨的早上,正在前往上學途中的 9 歲女童素媛,遇上一個喝醉酒的變態大叔被帶到地盤嚴重暴力性侵,導致永久傷殘;故事講述素媛一家遭逢這個巨變,受害者、受害者的父母是遇何面對這身心重創,從陰霾走出來。

因為故事講述的是兒童性侵,故導演並未有透過影像把如酷刑一般的過程拍出來。只簡單利用破落的雨傘、如垃圾場一般的廢棄小屋、女童面上的傷痕,與及演員的對白作出過程交代。但單單是那樣的描述亦足以令人感到髮齒!!後段「探監戲」裡的變態大叔,要脅素媛父親和解否則不作賠償,恨不得跳進電視機裡面把那個大叔碎屍萬段。素媛遇上意外後竟然還在掛心父母都很忙碌,自行打電話報警也是讓人非常心疼。


飾演父親的薛景求 설경구 也是實力派演員,在電影中顯露出偉大的父愛,從一個因為工作就連妻子懷孕都不知情的不合格丈夫,到為了替女兒復仇會想把強姦犯手刃的父親,薛景求把這角色演得非常細膩。為了親近在事故後變得害怕成年男人的素媛,偽裝成香腸娃娃「可可夢 코코몽」,也是非常催淚的戲碼。

其中「父親說躲在被單下的女兒一定很熱,倒數十聲後出來唞氣」跟「女兒問躲在娃娃裝裡面的父親是不是很熱」,這兩段戲看似無關,但其實是來了個首尾呼應。因為排便袋一直會發出塑料的聲音,素媛十分在意在同學面前會很尷尬,父親把糖果放在小包包裡讓女兒帶身上,就算有人問起也可以說是糖果包裝紙的聲音,也是細心到令人流眼淚。

飾演母親的嚴智苑 엄지원,去年我有幸在首爾見過真人呢 (*註三,或見相關舊文)!相對於父親事後盡力與女兒溝通,母親一角更多是包含了強烈的罪疚感,而且因為懷孕自己也得同時住院,對於素媛發生了那樣的意外一直自責。母親跟心理醫生說「希望所有的小孩子都遇到那樣的意外,那樣素媛就不會被奇異的目光包圍,但是又知道那樣的想法非常不該。」,我想很多遇上不幸的人應該也會有同樣的想法,母親覺得自己「壞到骨子裡」,其實是內疚與自責的反射。

但是想說電影的結局也實在有點怪怪的,是在鋪陳說是素媛覺得家人都安頓好了,弟弟也順利誕生,所以把要送給弟弟的禮物都做好之後就去自殺嗎?像這樣的 Open Ending 完全跟電影末段那樣的陽光感相違背;而且我會有那樣的假設,是因為在育嬰房內刻意 Close Up 的那句說話,大意是「很傷心的人看起來都很陽光,因為不想身邊人跟他一樣傷心」的話;那麼看起來已經回復開朗的素媛,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因為想父母安心吧!

電影名字《素媛》就是劇中受害者的角色名字,漢字可寫作「許願」,素媛弟弟的名字則可寫作「許望」,加起來就是願望 / 希望的意思,本片的英文名字也是叫做《Hope》(所以中文譯名也有很多不同譯法!)。相信導演李濬益是希望同類案件的受害人,不要氣餒,希望在人間。

電影拍很好,但不知道應不應該推薦讓大家看,因為看了之後心情真的蠻低落。

哭哭。


《素媛》中文預告片 (香港沒有上映,這個是台灣的)

本片亦獲得《2013年第34屆 青龍電影獎》「最優秀作品獎」及「最佳劇本獎」;《2013年第33屆韓國電影評論家協會獎》「女主角獎」 (嚴智苑);《2014年第50屆百想藝術大獎》「電影部門 男子最優秀演技獎」(薛景求) 及「電影部門 劇本獎」等各個電影大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註二:【經再三的資料搜集後再更正】在網上找到的資料,《素媛》電影故事的真實受害者遭遇更悲慘 (按:應是結合了兩宗二童性侵案改編),其中一宗案件名為「趙斗淳」案,轟動全國。

(以下為有關「趙斗淳」案的綜合新聞翻譯更新,較為完整) 2008年12月,8歲女童娜英 나영 (音譯) 在安山獨自上學途中,被一57歲男子趙斗淳擄走帶到學校附近教堂的公共廁所內(蹲式),當時滿身酒氣的趙斗淳對女童作出強姦和嚴重暴力。女童因反抗被趙斗淳毆打臉部及腹部,並捏頸企圖令女童昏倒,惜未成功,續把女童按進廁所內令其昏迷。在女童昏迷期間,趙斗淳在廁格內對女童進行強姦及雞姦,甚至對其右耳亦曾經進行性行為。女童頭部因多次撞向水箱重擊嚴重受傷,右邊胳膊亦因此移位。

事後,男子為了毀滅證據,先把昏迷期間的女童右耳及臉部泡在廁所。再利用廁泵企圖把肛門內的精液吸出,因用力過猛,期間甚至把女童的腸臟吸了出來,但趙斗淳只是利用廁泵的棍 (手柄) 把腸臟捅回去,令女童的腸道、子宮、陰道及肛門全遭破壞。男子再對女童身上血跡及流出的內臟殘餘物加以沖洗,沖洗後再一次對女童強姦,並把女童棄置在廁所內即離去。

女童被附近的居民發現,當時已陷入重度昏迷,大小便失禁,血肉模糊。送醫搶救後倖存,診斷證實腸道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手術幾乎把腸子全部切除,陰道和腸道中間的部分全部破壞,陰道在外傷的情況下又被糞便感染,子宮受損,也就是說,子宮,陰道,腸道都受到重創,安裝了人造肛門之後,終身都要帶著排便袋生活,有可能無月經無生育能力。

趙斗淳被抓到後拒不認罪,不賠償,女童的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支付醫藥費都很困難,一直申訴,一方面是為女兒討公道,一方面是想得到賠償給孩子更好的治療。最後,趙斗淳只被判監12年 (與電影一樣),並對傳媒表示覺得12年的時間太長,會在監獄內好好運動,聘請律師再打官司,很快會再出來見面 (復仇)。

事件披露後引起韓國全國民的嘩然,尤其是有女兒的家庭,多次集會遊行,迫使時任韓國總統的李明博出面向全國民道歉,並很快修改了和強姦尤其是強姦幼女的法律法案,2012年韓國推出化學閹割 (*註四),就是因為該案件的推動。

娜英母親曾經在調查及審判過程中向韓國政府提出損害賠償訴訟,金額約為韓圜三千萬 (即約港幣二十萬左右)。理由是調查及審判過程中因多次的人為失誤,令娜英多次受到不必要的「二次傷害」。期間因警方的相關負責人員「不懂操作錄音機」、「錄不到聲音」、「錄下來的聲音太小」及「女童太疲憊」等理由下,令女童作出四次重覆口供錄製;後來,又因為警方未有按時呈上女童的錄音證供,令女童要再出庭作證。

部分資料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young_Case

除了《素媛》之外,R&B 女歌手 Ali 알리 於2011年曾推出講述此案件的歌曲《나영이 (中譯:娜英)》(見 Youtube 連結),遭到外界猛烈評擊對受害者的傷口灑鹽,雖然 Ali 曾澄清此曲只是講述同為強姦受害者的個人感受,但最終亦將此曲從她的首張專輯《SOUL-RI》中下架,並作出道歉聲明平息風波。後來有報導指娜英父親在歌曲下架後曾經與 Ali 在位於江南的經理人事務所內見面,Ali 對娜英父親作出多次道歉,得到娜英父親諒解,娜英父親表示「不知道 Ali 也承受過那樣的痛楚(強姦),希望網民能盡快平伏」,事件算是告一段落。

註三:
首爾篇 2014 (十三) 【Restylane 別注篇】Restylane 全球超過 2,000 萬人次體驗慶祝派對
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4/07/2014-restylane-restylane-2000.html

註四:「化學閹割」,又稱化學去勢,是一種藥物控制法,注射藥物,以減少男性荷爾蒙,抑制性衝動。與移除切除睾丸或卵巢的手術閹割不同,化學閹割不會真正閹割該人,也不會使其絕育。(資料來源:Wikipedia)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