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 曾凡 (1968-2017)

是臨離開香港到日本出差的前一個晚上,接到消息知道吾友 曾凡 (曾宇繁 先生,1968-2017) 離開人世。當下還不太懂反應,畢竟事出突然,我記得收到攝影師朋友 Martin 電話之後,就給我的好友 Sini 打電話 (凡爺待我和 Sini 有如妹妹一樣,近年經常是我們三人的飯局組合),那一刻還不敢哭,第一仍然不相信,暗暗希望是誤傳;第二 Sini 比我更 emotional,兩個人之間總得有個人要理性一點。是直到掛了電話,手都在抖,再給當時身處外地出差的男友打電話,才敢大哭。

攝於2013年5月

其實我都直接叫他做曾凡或者「凡爺」。我跟他最初是在微博上認識的,後來一次要聊到公事合作,凡爺說不如出來晚飯見個面,還讓我挑晚餐的地點。我心血來潮有點想試當時被捧為隱世美食的大坑民聲冰室「肉餅山」,飯還未吃完已被凡爺「鬧爆」,甚麼肉餅山在他眼中完全不入流。後來,他帶過我去很多很好吃的餐廳食店,吃更好的手剁蒸肉餅,「扒」很多的飯,喝大口啤酒。

究竟是怎麼混熟的其實我都記不起來,很多很多不同的飯局酒局,很多很多的朋友。有時在他「深山」家裡搞燒烤大會,一班朋友喝酒喝到清晨的日子印象中也不少,口說麻煩,但他還是會車大家幾個落山。是近年他家養了條大狗,我怕大狗,死活也不肯去。

他曾經是《號外》的總編輯,但這個人一點也不《號外》,用現在的話語,他好「地」(貼地),麻甩直接,喜惡分明;他亦是我認識最肯提攜後輩的前輩,從不擺架子。要寫曾凡,離不開「食」。凡爺會吃又會煮,我倆聊天的話題像師奶,包括在哪裡買到靚食材,最近買了個甚麼好用的鍋,舊區的隱世美味食店,好看的電視劇推薦,「阿信屋」這個星期有甚麼特價之類。他煮的清湯腩,是我人生中吃過最好的,比很多的甚麼記甚麼姐清湯腩食店,做得更好。我愛喝的「泰國威溝椰青」(泰國的廉價威士忌),也是他教我的;其實他整個人就似這個泰國 Cocktail,如何在有限之中,找到無限。

最近一次的住家飯局,移師到我家,我和 Sini 負責買餸,然後我親自煮一頓晚飯為他慶生。知他挑剔,老實講那餐飯我煮得很有壓力,比我煮給任何一任男友吃壓力更大,最終還是有點失準,不過他還是吃得開懷。現在回想起來,雖然我煮得不夠好,但我還是很慶幸有過這樣的一頓晚餐。(片尾那開香檳的片段,就是當晚在我家拍的)

這個人影響我最深的,大抵是他如何過生活,我一直當 Freelancer 不再上班,都是他害的 (笑)。有些話常掛在他嘴邊:做幾個月工,賺夠了,就休息,花光了,就再工作。當然後來我才知道我被騙 (笑),每次見面我都問怎麼你又換車。

48歲,是太早。我記得年廿八那個飯局上,他還侃侃說著來年大計,新居的裝修,周末跟女友去行山蹓狗,正在追看的美劇。滿腦子的計劃,未及實行,就先走一步。他愛冒險嚐新,先離場,也許是要為大家探個路,天國再聚。

凡爺,Bye Bye!

You will always be missed.


延伸連結(1) -- 曾凡「一個人的江湖」x Plantation 茶.莊
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hk/2013/05/x-plantation.html

延伸連結(2) -- 秋燒.私房宴——孖人廚房 X 曾凡

延伸連結(3) -- 曾凡自家製手工辣麵豉醬

延伸連結(4) -- 某年西營盤的火鍋飯局

延伸連結(5) -- 某年在他家的燒烤聚會小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