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我現在把我的 iPhone 放在米缸裡面,因為昨天晚上,我喝到很醉很醉,一個人喝掉一瓶香檳和一瓶紅酒,一邊跟我的好朋友司徒太太聊電話一邊抽煙一邊大哭,然後「噗通」,電話就掉在馬桶裡面。現在我希望米缸可以吸濕,希望有奇蹟會發生在我的 iPhone 身上。(註:三日已過去,奇蹟沒有發生。)

我很少在這裡談我的私人感情事,這亦應該是最後一次,我決定爽快點。

長期讀友 R 小姐在我的 Facebook 發現了不對勁,除了開解我,還語重心祥的對我說:不要再在 Blog 裡面公開妳的感情生活,不安好心的人太多。我說,但這就是一部分的我。

因為我發現,現在的我其實已不太在意其他人怎麼想我的,這是我想發洩感情的地方。你要看人家出糗嗎?恭喜你,你來對了地方了。

跟那位台灣的先生分手了。無論如何,我還是感謝這位先生讓我有過三秒鐘的希冀和盼望,人充滿了正能量的感覺原來是很美好的。

我不快樂,但不快樂的重點其實也不完全是因為跟這個一個月的男朋友分手。

這數年來我一直提到的某人,其實是我的前度男友,前前後後拖拖拉拉了八年。

八年的光陰,很長。

然後這位某人,在剛過去的聖誕節,也成為了別人的某人了,我看到了他 Facebook 的照片,拖著新女朋友的手。我從來沒有恨他,真的,由此至終到現在這一秒為止也是一點也沒有;假如我們真的不能在一起,又假如有其他的人可以讓他快樂,那麼 let go 也是唯一的出路。我只希望他快樂,衷心的。請你一定一定要快樂,不要浪費了我的八年青春。

我喝醉酒,是因為真的很傷心,但主要是在感慨自己總是遇上不對的人或者不對的時間。

或者有一些人的命總是這樣的吧!

重看了一次《Sex and the City》的 Season 6 大結局,Carrie 的法國假期,她離開 New York 時也是對俄國情人這段新戀情充滿了希冀和盼望,當然我們也理解她更想斬斷過去跟 Mr. Big 的一切,然後,她在巴黎生活時才發現巴黎和俄國情人也不是她想像中的美好。但 Carrie 有那個千山萬水、浪子回頭的 Mr. Big,在她最彷惶時,帶她離開。我沒有那個在巴黎街頭告訴我「我才是唯一」的 Mr. Big,我比 Carrie 在 Dior 裡面跌倒了更糗,但然後,只能自己再爬起來。

Bye Bye my Mr.Big,如果真的有平行時空,那時候,我一定不會放手。

假如你問我會否把有關的微博或者是 Blog Post 刪掉?答案是不會的。我只是覺得沒必要,因為那是我生命中的其中一部分,縱然佔的部分,不多。

在上海假期之前,我把 iPhone 用電腦 backup 了一次,回來之後,忘了;所以所有在上海的記憶、照片甚麼通通都沒有了。就當,做了一場夢。

Maybe it's a sign.

就這樣。

p.s.  千萬不要問我怎麼了?我不好,也不懂跟你說我很好,因為撒謊不是我所擅長。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