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華》


《嘉年華》這電影有個歡樂的名字,但電影的故事卻是一個禍延三代中國式的大悲劇。

故事裡頭差不多所有女性的人生都是個悲劇,她們都住在大陸南方一個海邊小鎮,小米(文淇 飾)15歲,離家出走在海邊旅館當黑工,最大的願望是拿到新的身分證。一次晚上為好旅店的同事莉莉代班,目睹兩個小學女生被男人帶到旅館開房,心知不妙用手機拍下閉路電視片段;12歲的小文 (周美君 飾),與最要好的朋友小新因為唱卡拉OK唱晚了,怕回家被罵,被小新的「乾爹」帶到酒店性侵。

事件被學校老師揭發,小文非但得不到母親的體諒和愛護,更被剪去頭髮,離家出走投靠已跟母親離異的父親;小文雙親一早離異,打扮冶艷的母親夜夜借醉消愁跳舞。那「乾爹」是當地位高權重的大官,小新的父母在威逼利誘下早就放棄起訴。只有小文的父親和專門負責這類性侵案件的律師 (史可 飾) 還希望為小文找回公道。可最後,法律保護的人只有有權有勢的「乾爹」。

《嘉年華》港版預告

小米拿著手機片段想要勒索一筆做假身分證,勒索不成卻反被毆,工作也丟了,旅館被逼關門大吉。莉莉回鄉前留下一盒子禮物,無依無靠的小米,只好投靠莉莉的男友當娼,小米帶上莉莉留下的耳環,在鏡中看到自己。她想逃過當娼的宿命,開著旅館的電單車絕塵而去。

導演文晏透過劇中的幾位女性,表達一個中國式的大悲劇。倔強的小文未來或許就是離家出走的小米 (導演亦頗刻意挑選幾個長相相似的演員飾演小文 / 小米 / 莉莉),電影沒有明確表達小米離家出走的原因,但不難猜是類似的故事,滿嘴謊話的小米曾說「我才不會變成(小文/小新)那樣。」時,或許那正就是她的背景。小米再大一點就是為了愛情奮不顧身的莉莉,而長大了的莉莉,可能就變成年輕產子的小文母親,還未玩夠便急於結婚生子,最後釀成了一代傳一代的慘劇。

這個無論放諸世界都看似荒誕的故事,可我一邊看卻又一邊覺得無比真實,像電影中類似的故事,天天在現在的大陸上演。帶著年幼女童到酒店開房,久不久便會看到類似的新聞,之後這些人會怎麼樣?大概只會像電影裡的「契爺」,不了了之,或者隔幾年又再升官發財。

飾演小米的文淇跟飾演小文的周美君長相相似,兩者年紀也不差多少,同樣的圓臉杏眼,同樣的倔強。文淇的表現仍舊出色,但劇情所限,在《血觀音》(見相關舊文) 裡面的演出較搶戲,不過角色性格亦頗為相似,只希望她以後戲路不會被侷限。

在豆瓣看到大陸的觀眾都拿《嘉年華》跟兩齣講兒童性侵的韓國電影《도가니 (港譯:無聲吶喊 / 中譯:熔爐)》》(見相關舊文)及《소원 (中譯:素媛 / 許願 / 希望:為愛重生)》(見相關舊文)比較,但我深信文晏想表達的,遠不止兒童性侵案的表皮層,真皮層想說的,是中國式的荒謬故事吧!

電影裡面借瑪莉蓮夢露的巨型雕像穿插連貫,懷著美麗夢想的小米來到這城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巨型雕像。最後雕像被拆除抬走,在夢露的腳瓜之間佈滿殘破的招紙,小米亦騎著電單車離開這曾經令她滿懷希望的地方;開首那簇新美麗的雕像就似現在的中國,表面看似風光,裙底下卻實際是滿目瘡痍。

電影的節奏頗慢,先利申,《嘉年華》我個人來說是十分喜歡的,但散場時在女廁則聽到不少的女觀眾喊悶覺得太慢,我想,是妳們都太幸福了,至少是生於現在的香港。

電影公司問我拿感想評語,我說,就只願來生不做中國人。

謝謝優先場戲票,電影將於2018年5月10日上映。

本片榮獲第54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及第74屆「威尼斯影展 - 競賽影片」。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