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經很天真很傻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寶箱,裡面放的都是我的寶物:譬如數碼化年代以前的舊照片,男友們送的情書、生日咭、聖誕咭;友人們寫我的信件甚至小便條,哪怕只是片言隻語,我都珍而重之的放在那個寶箱裡面。

因為要找出 passport,翻箱倒籠來。

竟然給我找到一本舊日記,嚴格來說那一本也不是日記,因為我沒有真的把些甚麼生活瑣事都寫進去。那是一本硬皮的,寶藍色的又有點厚度的白紙簿--是我親手做的。讀書時代,曾經有略略的讀到印刷。白紙用老式的切紙機切好,寶藍色的皮套塗上漿糊貼好,待它風乾了以後又要加絲帶甚麼的。

日記是我的失戀心情日記。我一篇一篇的翻,寫的盡是悲斥的文字。因為沒有寫上年份,其實是記著那一個舊男友?我不曉得。最後看到一篇,寫了那個男生的生日。啊!才又有點印像,好像那個他是這個星座的。以前以為一生都會牢牢記著的東西,今天真的一點都忘了。

然後我又再想呀想,看著那些潦草的字跡。我記得那時候還跟我的媽媽弟弟住一起,午夜夢迴還得怕哭聲吵人,把眼淚都化作文字,不停的寫,直至不再想哭才停下來。

有很多事情都不盡如人意,有很多人都不能伴你走下去。但請你好好享受那顆還是單純的心,相信還是有下一個可以和你分享你的理想,你的眼淚,你的快樂的人。


送給我的好友 M 先生。











(後記:我仍然未找到 passport,今次仆街了!)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