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沒有煙

今天要討論的是事後態度的問題。

三十幾歲,一個 (Suppose) 甚麼男歡女愛都經歷過的年紀,假若雙方你情我願,我認為,閂埋房門是沒有事情是不能做的。歡愉過後,根據男人天生的生理狀況,倒頭大睡實屬正常,如果還會相擁入睡,或是加上耳語情話綿綿,那應當感恩了。有抽煙習慣的或者會抽根事後煙,不過,在床上抽煙比不用安全套還要危險,要抽還是落床抽比較好。

最差是甚麼呢?根據我和女生朋友們的研究,事後立即跑到浴室大清洗,還可勉強當你有潔癖;但事後立即拿起手機玩電話,或是立即轉身射個三分波就穿衣服要離開,看電視,玩電腦,諸如此類,都讓人感覺非常差劣,讓(女)人惱火的。

Screen Shot 2015-10-05 at 5.55.46 am
(圖片來源:曹思銘)

OK,有種情況底下這些劣行還是可以免罪的,那就是雙方皆認為對方是「波友」的關係。(再重申,我是認為,若果雙方都是單身,又是合法年紀,身心健康,加上雙方均屬自願的話,你們倆個打算如何處理這段關係是沒有人能夠說三道四的。) 話明「波友」,打完波就走,好正常。難不成還得浪費時間閒話家常喔?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呢!

但如何確立對方是否「波友」,這個應該就要從雙方第一次上床前說起。有好些男人是這樣覺得的,如果說謊能夠令事情簡單一點 -- 以上床作為目標,不如就說謊,譬如,刻意隱瞞自己是有女友或者已婚的事實,女人追問時就用咿咿哦哦來帶過。但男人不知道的是,其實被騙比起被人單純當作性伴侶來說,前者是更令人難受的。

女友說,她曾經遇上一個男人,男的外表是女生的菜 (咳唔咳唔,我也認識那個男的,作為「外貌協會會長」 ,我覺得那男的長得不怎麼樣),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來跟她談天說地,差不多個多月的時間,對話內容還丁點跟性沒關係,兩次約會,發乎情止乎禮,身體接觸也僅限於依依不捨的離別擁抱和親吻,男人 (又不是 Uber 司機) 還會為她開車門呢!「牌面」好像很正面,打一副「我就是正人君子」的牌 -- 我是對妳有興趣、是來追求妳的。

第三次約會,稍微喝醺了的二人還是睡了。男人在事後就來玩「變臉」,一完事就玩電話,還連奔帶跑的要趕著離開案發現場。然後那個用來確立二人關係的「第二天早晨短訊」-- 想當然也沒有收到,應該說是,從那晚上後男人就消失了。女友跟很多女人一樣,在男人進入了 Never-Never-Land 後就不停的懷疑自己,是否自己做錯了甚麼,是否自己不夠好。其實案情很簡單,不就是另一個裝王子的仆街嘛!

我跟女友都覺得,不就是睡一覺,幹嘛那麼花時間打那些讓女人滿懷希望的牌,其實女人有時也會只想睡一睡。不過說實話,要是那男的不打那樣的牌,要隨便睡還真是滿有難度的。

註:我最近過得很好,我朋友真的是我朋友,不是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