幗幗兒

故事分享時間。


記得很久以前讀過鍾偉民給他的貓大白燦 (一頭不純種白色的長毛安哥拉貓,聾的) 寫的一個故事。

大白燦耳朵裡住了一位蝨子,很聰明,大白燦喚他作蝨大師,常常跟他對話。某天大白燦走到某戶人家窗前的一棵樹上去,看屋主養的一頭貓。屋主是個美麗的女人,可能是某個男人的情婦,男人有時候來找她,有時候不。不找她的時候,女人會虐待她的貓,是一頭灰色的名種貓,把牠吊在窗前,拿打火機燒牠的尾巴。

大白燦覺得灰色貓可憐,問牠,為甚麼你不襯主人不在的時候逃走?

灰色貓說,因為只有我能分享她的心情她的眼淚,如果我走了,她會很慘。

大白燦不解,問蝨大師。蝨大師說,因為牠是別人的寵物,這就是作為寵物的命運。如果牠要找人傾訴,可以養一頭幗幗兒,那麼牠就有自己的寵物。寵物的寵物的寵物。

****************

明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