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星 / Doraya / 大紫禁城

我也不想這麼樣。

這裡快要變了半週記,但我真的忙。就算不忙的時候,我也情願躺在沙發看最無聊的電視節目也不想去幹些甚麼事。

本來寫了一篇關於買面盤買到上港聞頭條的小姐,然後我又不想放出來了。有兩句想要說,就算那位趙小姐如何可怕如何壞犯了些甚麼彌天大過,網上群起攻之的聲音還有反應動作更讓我覺得可怕,當連看過的演唱會、男友的資料、家住地址、填土廳的買賣資料等等等等個人私隱都比細細地放上網供任何人覽閱,究竟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無容置疑,趙小姐是作了一件很錯的事情 (以拍片上 Youtube 來威脅店長減價)。但任何事都有正有反面,「起底」的、用最髒的話去嘲弄的有否想過,假若這個其實是個普通人的趙小姐受不了這種龐大壓力,會否幹出甚麼傷害自己或是其他人的事?要懲罰(?)這個人或者是讓這個人知道自己犯了錯又有否其他的方法?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

我想起伊藤潤二的《地獄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像是上週二? 和友去了 Doraya 吃晚飯,友人點的吉列炸豬扒定食讓我有驚艷感!

可惜我點的炸雞定食就水準甚差,乾如柴皮。這個曾經是很好吃的啊!: {

定食 Doraya
地址:銅鑼灣駱克道451地下
電話:2834 8851
菜式:日本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看了明哥的《大紫禁城》。看這個劇可以看出劇團的領導層對劇目的影響有多深,榮念曾的年代用了很多人的 element (幾個人在舞台上跳呀叫呀坐呀之類);林奕華的年代著重劇情對白文字;現在的胡恩威,建築出身,著重的是舞台的整體效果。所以你會見到好靚好靚的燈光裝置,好靚好靚的 video installation (特別是最尾紅色有如火燒焚城的一段),全是點 / 線 / 簡約圖案和文字等等好簡單的 form 所組成。

全劇功勞最高自是于逸堯,編曲流麗,電影感強,要不我可不只睡了半套劇。Sorry 石小梅老師的崑曲雖是國寶級數但真的不是我杯茶,崑曲時間一到就昏迷了。


明哥的一白一黑燕子服好 Thomas Chan,不知何故也讓我想到 LavinBalmain。(Hey!你都無解o既!) 很喜歡劇中的這首歌《飛飛飛》,作曲于逸堯 / 黃耀明,填詞何秀萍,編曲何山,主唱黃耀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看完了和友人往九龍公園散步去,容我有兩秒幻想自己身處紐約的中央公園。邊呼吸著鬧市中僅餘那較為清新的空氣,邊吃著麥當勞的草莓 Kit-Kat 麥旋風 (HKD$10),這個是我最近的至愛。

and I smell Autumn。:)


10 則留言:

K先生 說...

我也是黃耀明的歌迷呀!
崑曲嘛....um..um...

聶秀康 說...

素顏,
最近大家也忙呢!保重啊!
最尾的照片真好NY feel....

KKdance 說...

咁趙小姐都將人地將咭片登出黎啦, 都係50步同100步既分別

paradarz 說...

雖然她做錯了
但這種網上批鬥未免太可怕
正如你所說"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匿名 說...

To KKdance: 人地整得張咭片出黎都預左派俾d三唔識七既人, 這些人肉搜尋同文革既批鬥有咩分別? 唔通佢地真係想迫死果位趙女至安樂?
這令我聯想起當年我的祖父母為逃避文革而走到香港, 但下一代竟然想將這塊安樂地變番做一個我地上上一代千辛萬苦才逃難出來的災難地. 究竟我地正活在一個怎麼樣的社會? 真係為香港的前途感到可悲.唉, 究竟我們又可以逃去邊呢?

hoyoyi 說...

趙XX 真是好有问题

匿名 說...

佢的声好"unn"耳。 聴下去凶ba ba 的、不像会受不了龐大壓力,幹出傷害自己的人。 他造得出such 行為、就要頂得住its consequences. Hope she 上一課lor.

Susanna

Ingrid 說...

公園幅相好靚吖,好寧靜既感覺~

匿名 說...

聽聲音就可以知道 "不像会受不了龐大壓力,幹出傷害自己的"??
造得出such 行為(=潑婦罵街)、就要頂得住its consequences (=被人批鬥,起底,辱罵,問候全家)?
這個唔只一課咁簡單.網絡欺凌真係好可怕 T_T

taktak309309 說...

我們不知道事件既內情,實在不能說誰是誰錯,我們最多只可見趙小姐EQ低,潑辣..但用不着抄人全家下嘛?

同意天使所言,"究竟誰對誰錯?"

港男對「港女」一詞既反應已經過火,對不起


(以下是宣傳,不喜勿讀)
在我與友人眼中,港男港女未必是這種,所以,我們花了數個月時間錄製了一套廣播劇,參與人士包括無記、有記配音員、演藝戲劇學生,劇名「緣來沒約定」,十一月出街,希望第一個製作,會得到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