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蛋

我覺得男人如果懂入廚的話,是十分十分加分的事。當然不是期望他能泡製出甚麼豪華魔法大餐,但是生病時有一碗親手煲的白粥,又或是累的賊死時有人煮個即食麵作宵夜,我也已經心滿意足了。

好多年前的某名前度,男人年紀比我大許多,也是自己一個人住。有時在他家過夜,晚了,我撒嬌嚷著叫餓,其實也不是真的餓,只是想要撒嬌。男人的家沒什麼零食,甚至連泡麵都沒有,但他會開爐火為我煎一個蛋。

就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煎荷包蛋。


(photo source from here)

那年頭所謂的「健康飲食」還未普及,「有機」是聞所未聞。是他告訴我,原來用橄欖油來煎蛋是比較美味。那時候我哪知道橄欖油的味道是甚麼? 油不就是花生油粟米油嗎? 煎好了,加幾滴醬油。煎的金黃脆口的邊邊,那白白嫩嫩的蛋白,還有大口就啜掉的濃厚雞蛋黃。現在回想,那幾滴的橄欖油和那隻夜半的完美煎蛋,也許是我對食物味道執著的啓蒙。

我懷念那曾經因為一隻煎蛋而感動的日子。







又,千萬不要煎任何心型的東西給我,我是會毫不留情給你一記反白眼的。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