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故事時間(一) 消毒噴霧

以下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消毒噴霧》


這是慶祝拍拖八週年紀念的晚飯。

阿傑從他的袋裡面拿了一支消毒噴霧出來,「滋滋滋」,噴了幾下。

坐在阿傑對面的 Sally 看在眼裡,問道,「傑,最近你為什麼不停的用消毒噴霧擦手?」

「嗯......嗯......嗯...... 驚.... 驚豬流感呀。」阿傑支吾以對。

「豬流感? !」Sally 激動地說,拍了一下桌面,連帶酒杯內那還未喝完的 Chardonnay 濺在純白的桌布之上。「但你差不多摸過什麼都要噴,吃飯前噴,上完廁所又噴,連摸過我做完愛都要噴呀!」

在這五星級酒店的餐廳裡面,惹來其他客人的側目,竊竊私語。

「唔係呀,我真係驚豬流感,你唔好多心啦。」

阿傑不停用消毒噴霧擦手,其實,是因為他覺得 Sally 很髒,他覺得就連她踫過的所有事物都很髒;自己碰過她的身體,也變的很髒。

說到底,Sally 都是個有教養的女子,加上他們身處這高級餐廳裡面,她緊緊的握住這把 Christofle 的叉子,女性的直覺告訴她,面前這個架著金絲眼鏡的男人在說謊。骨碌一聲,把氣吞下去,靜靜的把這一頓晚飯吃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很靜。

拍拖已經八年的 Sally 和阿傑,真的很靜。

他們倆都是說話不多的文靜型的人,在大學時遇上。同樣是經濟系的要二人,因為阿傑問功課較好的 Sally 借筆記而認識。阿傑覺得斯文長直髮同樣架著金絲眼鏡的 Sally 很合眼緣,儘管當時阿傑已經有個貌似周秀娜的小野貓型女友,但阿傑心底裡其實是喜歡這種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子。還筆記的時候,順道夾著一張當晚八點半的戲票,說要答謝 Sally 借筆記。

其實 Sally 當晚約了工程系的 Kelvin 去看另一部電影,不過比較之下,家住跑馬地家境小康的阿傑,經濟條件上,怎麼都勝過住石硤尾公屋的 Kelvin 吧!雖然,外表黑實壯健的 Kelvin 才是 Sally 喜歡的類型。

那一夜,在暗黑的戲院之中,阿傑拖著 Sally 的手。步出戲院,還是一直拖著。阿傑甚至沒有開口問 Sally 要不要做他的女朋友,Sally 也識趣的沒有問阿傑愛不愛她之類。而之後,Sally 跟阿傑就成了一對,一直這樣,靜靜的過了八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他們決定要結婚了,阿傑向他工作的銀行拿了個優惠利率,買了個同樣在跑馬地的四百呎小單位,作為他們婚後的居所。裝修完工,兩人一箱一箱的物品搬到新居之中。

阿傑發現,作為女人,Sally 的物品真的不多,就那麼兩三箱的衣服雜物。不過當中有個紙皮箱特別陳舊,盡是灰塵,惹來阿傑的好奇。

Sally 說,那個封了塵的舊箱,是放她以前的畢業證書、舊日記、還有一些小時候的雜物和舊玩具。不知怎的,阿傑忽然想要好好了解這個他快要迎娶的女人,於是他把那個封了塵的箱子打開......

那個封了塵的箱子,好比是潘多拉的盒子,秘密揭穿,收不回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 Sally 做過援交。

Sally 不是貪玩,她不貪戀名牌,高中時候勤力讀書,她知自己一定可以升讀大學。可是,她也知道就算有獎學金的補助,大學的學費/雜費/宿費/生活費,對她們一家的負擔還是太吃力。Sally 望著她那個七十多歲的父親,咬一咬牙,在討論區上面 post 了一個援交的帖。

戀棧少女胴體的男人有很多,Sally 不算漂亮,但她青春,而且像這種斯文型的女孩子在援交市場倒算是很罕有。Sally 那個暑假的「暑期工」幹得很落力,一個暑假,就賺夠了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而打後的兩個暑假,Sally 都繼續幹她的暑期工賺錢。

每年她都會向阿傑撒謊,訛稱暑假要回 L.A. 探望家人。而她的家人,其實全部住在東莞一個小農村,她自己,從小就寄住在香港一個親戚的家。

而那些日記,其實是一本本的帳簿,記下日期/時間/客人的名字/價錢,甚至詳細如體位招式花款都一一記載。Sally 是個對經濟有天份的女孩,她認為自己的肉體有如一盤生意,做援交也得做得專業一點。

阿傑是個思想傳統的男人,他好奇翻開 Sally 的秘密日記,卻受不了眼前這位他認為是玉潔冰清的女孩子,原來做盡他認為是最不道德最污穢的事。但是八年時間,真的不短,阿傑也知道他投資了這麼多的金錢心機時間,一下子要退回來也退不了。加上派給賓客的喜帖早就全部派完,要面子又大男人的阿傑,唯有死忍。

不能分手的矛盾衝擊,加上日復日的忍耐,把阿傑推至崩潰的邊緣。

直至最近豬流感肆瘧,人們又開始多注重衛生。不是有很多的青少年有「High 天拿水」來忘憂的習慣嗎?消毒噴霧那微微的酒精氣味,令阿傑覺得有點舒暢釋懷,仿彿一下子所有煩惱的人事物都清洗貽盡了。

阿傑本來就有點潔癖,這次之後更是變本加厲。除了用來擦手,阿傑開始病態地使用那清潔噴霧。起床時噴一點在牙擦,因為他臨睡前吻過 Sally;吃早餐時噴一點在那火腿通粉之中,因為通粉是 Sally 買的。電視的搖控器也要噴,因為在播 Sally 愛看的電視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個星期四的早上,在阿傑用完了那第一百二十八支的噴霧之後,忽然全身冒出紅點,呼吸困難。

Sally 見狀急忙把阿傑送院,可惜經過搶救之後, 阿傑還是返魂乏術,離 Sally 而去。

醫生說,阿傑是日積月累的酒精慢性中毒,引致突發性皮膚敏感。血管閉塞,血液不能運送往肺部,呼吸困難致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傑死後,Sally 獨自面對他們的愛巢,夜夜凄然落淚。

掛住兩行淚眼,Sally 執拾阿傑的遺物時,發現阿傑碰過她的箱子......

她登時全身冒出冷汗,因為她終於明白,阿傑為什麼要不停使用消毒噴霧了。

Sally 把那幾本的日記拋進化寶爐去燒毀,火光紅紅之中,她想,她以後都不要寫日記了。

以後也不要再寫了。







林二汶《星星 月亮 太陽》

後記:其實各位不需要為這個故事猜測人物真偽,這只是我一時太太太無聊寫下來的小故事,純粹為了 kill time。之前也有在其他地方發表過另一些小故事,不過用的不是「素顏天使」這個藝名(?),有機會再貼在這邊供大家消遣一下。

11 則留言:

didi 說...

好悲哀的故事!!
我一直都覺得人無論咩時候做既事, 都會跟足你一世...
同樣既道理, 無論做左8年既情侶都會因為之前做錯事又起變化...
可怕...

suddenly, this summer 說...

頗有近年李碧華小故事的影子。

素顏天使™ 說...

didi > that's why I believe in karma.

suddenly, this summer > 真係"紅都面曬" ='_'= 李碧華小姐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呀!

WENDY 說...

好好睇.. 會令人追落去睇啊 !
你有朝一日真係出書的話.. 記住通知我啊~
我係你粉絲啊 !! 記得嗎.. 用唔到我fb個名leave msg啊 !

JOYCE 桐 說...

你個故事寫得好吸引啊。
看完忽然好想去把以前寫下的日記燒掉,雖然我的日記與Sally的那種日記不同。
再需要kill time時不如寫多幾個故事我地睇丫。:D

didi 說...

I believe in karma too!!
下次寫d 開心既~ 我都好鍾意你寫既故事~

Nana 說...

真的寫得不錯啊素顏~
情節描寫很細緻

匿名 說...

good work bor

Frankiewoo2001 說...

故事好看。

雖然說做過的事情會跟足妳一生,但可能自己天真,好難理解點解唔可以接受佢之前做過既事呢!

繼續努力!

素顏天使™ 說...

Frankiewoo2001 > 因為知易行難.

Mo 說...

very good story!
first time leave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