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父

二舅父,即是我媽媽的二哥。媽媽排行第二小,她跟幾個哥哥家姐感情都很好。記得小時候二舅父來港,因為他只有一個跟我同齡的女兒,恨要兒子的他所以特別寵我的弟弟 (弟弟小時候長很可愛),買玩具買給我弟的也特別好玩和大份。後來二舅父有了小兒子,就特別溺愛這個小孩,表弟今年也有十七八歲,要上大學了。

身體很健康壯健的二舅父,身材也很高大。記得他會駕車載我和媽媽弟弟出入,車上放的音樂準是些中樂之類,二胡呀洋琴呀,《二泉映月》。前年媽媽告知有多年抽煙習慣的二舅父得了鼻咽癌,要做電療的治療,我去過廣州一次探望他 (相關舊文)。見到原本高大的他瘦了兩個圈,肩膊和頸項附近燒的都黑了。後來聽媽媽說,舅父病情一直反反覆覆,有時好了可以出院,他就會駕車四處去。

上年年中時,來了香港某名牌醫院治療,說是打甚麼「救命針」/「吊命針」,一支要三萬多塊。我想我跟二舅父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大家都愛吃,二舅母做的酸梅鴨,也是我的至愛。二舅父在香港留醫看電視,見到蘇絲黃介紹九龍城的食肆,二話不說從跑馬地乘計程車到九龍城大快朵頤。二舅母邊罵他亂花錢,又邊說想吃就讓他吃。不過來香港診治費用太高昂,最後還是得轉回廣州的醫院。說到這裡,兩年醫藥費加起來已經花了百多二百萬,積蓄早用光了。

上星期,媽媽說廣州的醫生叫舅父回家休息,說該是命不久矣,醫不了。媽媽叫我這星期好上去看一下,不要等到週末,「該擺不過星期六。」可惜我這星期事忙 (而且也是好麻煩的大事),上不了。

我想,舅父看到最放心不下的兒子也說會用功讀書,大女兒也嫁了,連孫子都有了,這些他最重要的人都在他身邊,大概走的時候,也會安心一點。

今早 (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舅父終於走了,希望你在天國安息,不用再受病魔的煎熬,Rest in peace。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