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Jasmine (港譯:情迷藍茉莉)》/《Dallas Buyers Club (港譯:續命梟雄)》

常常飛來飛去,很多電影都在飛機上看,但不是很多電影是適合在飛機上看的。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為何會有人選擇在飛機上的小屏幕看《Gravity (港譯:引力邊緣)》(見相關舊文)。

這次去澳洲,坐 Qantas,來回兩程看了兩齣:《Blue Jasmine (港譯:情迷藍茉莉)》和《Dallas Buyers Club (港譯:續命梟雄)》,幸運地我的選擇是對的。看了之後,就完全明白為何 Matthew McConaughey 及 Cate Blanchett 能分別憑這兩齣電影贏得今屆奧斯卡的影帝和影后。

從來不是 Woody Allen 電影粉絲,只覺話太多 bi li ba la 嘈吵非常,人人讚好的《Midnight in Paris (港譯:情迷午夜巴黎)》我也覺得悶 (呀!也是在飛機上看的)。但這一齣真的好,我是因為 Cate Blanchett 才有興趣按下那個「PLAY 」鍵。

Cate Blanchett 是我很喜愛的女演員,但當我見到男主角是 Alec Baldwin 更覺驚喜萬分,你知我有多掛念《30 Rock》(見相關舊文)!有些人就是天生貴氣,賤格但舉止優雅的有錢佬捨他其誰;Cate Blanchett 演神驚質落難貴婦人絲絲入扣,也很喜歡她跟市井細妹既互相鄙視又難割捨的姊妹情,難怪憑此摘下影后。市井細妹是英國人,但一口美國口音完美無瑕。忘記是邁克還是鄧小宇哪位前輩曾經在其專欄提到,特別喜歡 Cate Blanchett 在最尾結局那個落寞但不忘穿上 CHANEL 小外套的畫面,服裝加強劇情,此為最佳範例。

女人曾經人在高處,花不完的錢,貌美又有品味,有個疼愛自己的老公還有孩子,以為得到全世界;老公生意失敗,突然掉落凡間,投靠窮細妹。迷失的她再次遇上完美追求者,以為時來運到,誰知仍然落得孓然一身。千帆過盡,再沒有誰可依靠。


* * * * * * * * * * * * * * * * * * * *

《Dallas Buyers Club (港譯:續命梟雄)》對我來說更是驚喜,之前沒有入場意欲,戲名加劇照以為是西部牛仔「麻甩」電影,怪就怪香港電影發行改壞名。Matthew McConaughey 在《The Wolf of Wall Street (港譯:華爾街狼人)》中的表現,那場經典餐廳對話戲短短數分鐘已把吃盡奶力演出的 Leonardo DiCaprio 風頭搶去,徹底 KO。

如果你以為 Matthew McConaughey 單是因為減肥演這愛滋病牛仔角色就拿得影帝,那就大錯特錯;有些演員,無論演任何角色都還是他自己,譬如 Leonardo DiCaprio,譬如劉德華。但有些演員,演甚麼就是甚麼,入骨入血,譬如 Matthew McConaughey,譬如崔岷植。

故事發生在八、九十年代,Matthew McConaughey 是個典型爛撻撻的牛仔 Ron,賺到錢都花在毒品和妓女身上;而且非常「恐同」,那是很多人都以為愛滋病只會出現在同性戀者身上的年代。一次發現原來患上愛滋病,更是末期,醫生斷定他只剩下三十天的壽命。為了生存,不惜從醫院盜取大藥廠出品的實驗藥物 AZT,但病無起色。自殺不遂走到墨西哥,試用另類療法奇蹟地有好轉,途中遇上變裝癖的同性戀者 Rayon。Ron 跟 Rayon 合組「Dallas Buyers Club」,把所需藥物從世界各地運到藥會,售予其他的愛滋病患者。Ron 從歧視到把 Rayon 視為摯友,藥會亦越做越成功。亦惹起大藥廠關注,大藥廠為斷其米路,利用各種途徑打擊這個藥會。絕症患者尋找生存機會,對抗大藥廠,電影的調子遠比其想探討的背後意念輕鬆,不是催淚作品。

Jared Leto 演這個變裝癖的同性戀者 Rayon 非常出色,亦為其贏得今屆奧斯卡的最街男配角獎項。翻查 IMDB,才知道原來他主演過另一齣我超級喜歡的電影《Mr. Nobody》(香港沒上畫,見 IMDB),看《Dallas Buyers Club》,完全認不出來 (奧斯卡頒獎禮上以「耶穌的造型」出現也以為是另一個人)。其中在超級市場那場戲,還有他穿西裝的那場戲,也是這電影中我很深刻很感動的場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