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 《一》


**特別鳴謝 Spotify 送我的 Premium Account

要多謝麥當勞(?)讓我發現 AGA,這兩個星期因雨傘運動的關係我吃了2046餐的老麥,是破了人生之中最密集吃老麥的紀錄。然後,每一次在麥當勞裡面都會聽到不同的廣東歌做背景音樂,坦白說,很久很久沒有留意香港最近流行一些甚麼歌,但在云云歌曲之中,這首算是較搶耳的,雖然,仍然離不開典型的 K 歌曲式。

(在街上聽到好聽但又不知道是甚麼歌曲的時候,我會用 iPhone App「Shazam」來搜,超方便。)

中文名字叫江海迦的 AGA (Agatha),任職歌手前是空姐。驟耳聽無論聲線跟歌路都似衛蘭,不過較衛蘭優勝的地方是,她會作曲 (從幕後往幕前發展),作為歌手來說當然更全面。在衛蘭未能成功減肥前 (我本人對衛蘭肥瘦無任何意見,但 黎老明 黎老闆似乎好怕肥妹,仍然雪藏中),可以先聽聽 AGA。


《一》的MV其實拍得幾好,盲的都看得出來無 Budget,但有心機寫故事。

有西班牙血統,香港出生長大,不屬美女的 AGA 樣子則有點像馬來西亞的 Gin Lee (李幸倪),有趣的是,她們倆份屬同一家唱片公司,亦有把《一》重新錄音作合唱版《一加一》。

《一》

主唱:AGA
作曲:AGA
填詞:林若寧
編曲:Johnny Jim
監製:舒文

一粒沙滲進浪漫恆河 一支花很希望結果
每個渴望與伴侶一夥
一粒星要撲向浩瀚銀河 一絲煙都奢望愛火
美麗結局卻沒有幾多

最希冀的那一個 心儀這一個

尋尋找找為何都找不到 為何有無盡孤苦的單數
合意的 永遠最難擁抱 未見到答案的傾慕
和伴侶無奈永遠差半步
誠誠懇懇祈求天主知道 期望會成就相戀的雙數
遇見的 往往以為找到 又化作撲朔的煙霧
緣份似 迷了路

一盞燈盼照見寂寞行人 一間屋都思念某君
過客盼望會遇上關心

無助時需要一個 追求者一個

尋尋找找為何都找不到 為何有無盡孤苦的單數
合意的 永遠最難擁抱 未見到答案的傾慕
和伴侶無奈永遠差半步
誠誠懇懇祈求天主知道 期望會成就相戀的雙數
遇見的 往往以為找到 又化作撲朔的煙霧
誰又會榮幸到逃離荒島

那怕愛情這圈套 找一千次早晚會遇到 Oh No…No…
我信我能夠找到 我信我能夠找到 Oh No…No…

恆河沙數誰能廝守終老 還是有長伴一起的雙數
逝去的 錯愛變成鼓舞 就算鑽進了冤枉路
無負你 行錯路

1 則留言:

Yvonne Lai 說...

Hi Patricia,
(希望我沒有打錯你的英文名字吧…我記得你說過好多次常常被叫/打錯名字的。)
看了你的blog很久很久,在那個還沒有其他「分支」的年代。
今天忍不住,不再做CD-ROM(嗯你懂的,絲打),在這裡留下一言半語。
今天是運動的第25天,我和一班守防線的戰友都累了。真的好累,由每天聽到別人用粗口指罵會憤怒到今天耳朵長了繭,我以為自己會習慣-直至發現從中學時期一直看的blogger,這些天也會為我們所有在場的朋友加油,這感受,促使我打下幾個字-謝謝你。
旺角黑社會第一天打人的那一天,我在。我在朗豪酒店的42樓出席韓星press con,完成工作後重回樓下,45分鐘前韓星們的說說笑笑,彷彿已是千百刻前的光陰,我看著兩個男生被打,另一個男生因為戴了黃絲帶,被一大堆人圍著指著叫囂「黃絲帶呀,打死佢啦!抵打啦!」
那一刻我懦弱得連哭也不敢-好想好想走上前,替他摘下那隻黃絲帶。我看著他,在人海中,明明帶著惶恐的眼神,卻挺直腰抬起頭走過人群。我想,他較我那大學未畢業的弟弟更年輕。
另一個幫忙將物資運走的女生,向路人說了句「不好意思」,就被其中一個藍絲帶追罵,「你講咩x野唔好意思?你邊x個?!」我是女生,我明白她的驚惶。圍在一大堆非善類的男人中間,我怕。

我想說,沒有人比在場的我們更明白,「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或許有很多的聲音不同意你的文章、觀點,所以特別的想謝謝你,因為這時候,「要交租要吃飯」的大家,能夠站出來說一句「我支持」,已是最大最大的加油。

剛剛在金鐘過了我的26歲生日,有時候看著學生,總覺得自己需要做些什麼。我做的不多,只能每晚坐坐,週末坐到天亮,幫忙收集場內的創意產物,和戰友們守著一條用作緩衝的防線…

謝謝你,讓我們知道,哪怕再多的反對聲音,也是有人願意挺身。

有些戰友開始小病,我們會盡力,繼續守著微弱的防線,守著場內的學生。

Love,
Yvo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