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讀者來信:Dear Jane

收到一封署名叫做 Jane 的讀者來信,她對我的上一篇《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一文有點意見,關於這個「雨傘運動」,連日來要說的話都在報紙的專欄、 Facebook 專頁和這個 Blog 裡面說了很多。不過,我覺得還是可以再多說一點,所以決定公開回應她的電郵。


Dear Jane,

妳好,首先謝謝妳的一直支持和欣賞。

我做中學生的時候,正值九七交接期,那時候的我不懂得為這個社會或是自己爭取些甚麼,一來當時還沒有互聯網,作為「中學雞」的我,對這個社會所能理解的,僅來自報章電視,或是師長朋輩:當時人人都以為,香港真能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

妳身在紐約,可能偶爾在唐人街吃兩籠點心,看看過期八卦雜誌,閒時做做指甲,剝開那個寫著「Have A Nice Day」字條的 Fortune Cookies,就自覺跟香港的脈搏仍然很接近。但五十年未過去,香港早已變天。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滿街滿目都是自由行的銅鑼灣、已經聽不到正常廣東話的上水、隨處有強國人便溺的尖沙嘴,高到不合理水平的樓價,地產霸權,強行推廣收窄言論自由的廿三條,洗腦國民教育,政府不斷與民為背施政失當等等等等,全部都是回歸以後的問題。

香港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

對的,九七前英國政府沒有給予香港人普選的權利,但基本法其中的條文,是承諾了給予香港人普選特首的權利,我們上街,只是爭取那些本來就屬於我們的東西。

香港/中國政府現在給我們的,是帶有條件的普選,妳喜歡吃蘋果,但政府只會給你爛橙、爛蕉和爛西瓜,連想吃蘋果的自由都沒有;可能妳甘於吃爛生果,但我和很多有份上街的香港人,都想爭取吃新鮮蘋果、蜜瓜或者葡提子的權利。

無論是初中生、高中生甚至大學生,在我眼中他們都還小,但不代表他們不懂事或是被人利用,至少他們就比很多的大人懂事和有勇氣了。我作為一個三十幾歲的成年人,更不能讓他們代替我們去爭取這些大家應有的權益。

政治這回事,妳如果不懂,可以嘗試去理解它;因為政治與生活環環緊扣,是妳沒法逃避的。身為香港人,我當然愛護香港,而身為中國人,我不愛共產黨,也不愛把它弄得烏煙瘴氣的大陸人。

假若這個中國是光明而美好,我絕對樂意見到真正統一融和的一天,而非與鼠輩之流淪落。

祝 好

Have A Nice Day!

Patricia

p.s. 不知道妳已經結婚了沒有,現在美國的離婚率高達50%,每兩對夫婦就有一對離婚,難道因為別人離婚,妳就不結婚?

p.p.s. 我跟茶餐廳老闆娘說謝謝,其實只是很基本的禮貌。而妳給我寫的電郵連上下款也欠奉,是不是就代表妳是個沒有禮貌的人呢?相信不是吧,對嘛? :)

7 則留言:

Grace 說...

您好, 支持你!覺得你真係好勇敢!

我覺得呢個Jane寫的嘢真係犯駁處處, 寫的嘢都係似是而非。而家香港人咁想爭取普選係因為香港政府同大陸政府一樣咁腐敗,好難令香港人接受繼續被佢地管治。一個貪曾唔夠,而家又黎一個狼英。

最後想講,最討厭啲人自已係美國享受緊自由的空氣,就係到大放厥詞,有本事返黎香港一同感受現在的烏煙瘴氣囉。

Moe 說...

你回應得好大方!

平日只做CD-Rom 既我都忍唔住留個言。真係好憎D 去左外國攞住外國獲照自已好似置身事外,唔知而家香港個情況有幾嚴峻而又0向度指三道四既人。

frankie 說...

Patricia, 其實果條友都幾攪笑.
1)佢咁愛國, 點解佢又去美國? 佢應該永遠留係中國嘛.
2)佢話我地點解咁中意做英國人奴才. 其實做英國人奴才真係OK WOR, 起碼食咩都有得揀, 有言論自由. 佢有無睇過一本書叫"來生不做中國人"架話時話?
3)回歸之後的香港真的讓你這麼沒安全感嗎?
佢唔應該淨係問你一個人, 叫佢試下問下全香港700萬人, 睇下D人點答佢?
我好欣賞妳對佢既回應, 大方得體.
俾著我真係會同佢開波乜乜乜.
我撐妳架!!! SUPPORT~

d 說...

無人話有民主有真普選就一天光晒香港變天堂,那位Jane把我們香港人看得太白痴太簡單了。Patricia想像她在唐人街的一舉一動我想很接近現實。生活在自由有真普選n年的美國,也可說出這樣的話來,在美國真的是白過。

Lee 說...

你好Patricia,

我也為學生的堅持而感動,但純粹理性討論,你說「基本法其中的條文,是承諾了給予香港人普選特首的權利,我們上街,只是爭取那些本來就屬於我們的東西」。

基本法於1990年頒布,當中第四十五條訂明,特首由「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我同意現在的人大訂下的提名委員會組成方案不夠民主,但爭取公民提名的學生們,你認為他們的訴求是合理合法嗎?公民提名是「本來屬於我們的東西」嗎?

提名委員會,早在1990年已訂下,不是今時今日才出現的產物,不論你同意與否,都應該尊重,那才是尊重法律。學生們可以抗爭說現在的提名委員會組成框架太多限制不民主,要求一個更民主的提委會,但爭取公民提名,你認為是合理嗎?

希望你不會因為我的意見不同而不核准我的留言,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多些不同角度思考,理性討論。

謝謝。

Lee

A. Cam 說...

回答得很得體~! LIKE!!
JANE 應該是沒能接觸到發生在香港事實真相吧.
我們走出來, 只是希望能見到光明. CY LEUNG 政府在短短兩年帶給我們的, 是當我們700萬香港人是白痴的極無恥及極高壓的管治手段. 現在大大聲覺得沒問題的, 要不是一直沒看真實的新聞報導, 就是貪求短暫安逸而不肯看清現實的小市民吧! 真心覺得現在走出來的, 是真心很愛自己城市的人!

A. Cam 說...

回答得很得體~! LIKE!!
JANE 應該是沒能接觸到發生在香港事實真相吧.
我們走出來, 只是希望能見到光明. CY LEUNG 政府在短短兩年帶給我們的, 是當我們700萬香港人是白痴的極無恥及極高壓的管治手段. 現在大大聲覺得沒問題的, 要不是一直沒看真實的新聞報導, 就是貪求短暫安逸而不肯看清現實的小市民吧! 真心覺得現在走出來的, 是真心很愛自己城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