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讀者來信:Dear Jane

收到一封署名叫做 Jane 的讀者來信,她對我的上一篇《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一文有點意見,關於這個「雨傘運動」,連日來要說的話都在報紙的專欄、 Facebook 專頁和這個 Blog 裡面說了很多。不過,我覺得還是可以再多說一點,所以決定公開回應她的電郵。


Dear Jane,

妳好,首先謝謝妳的一直支持和欣賞。

我做中學生的時候,正值九七交接期,那時候的我不懂得為這個社會或是自己爭取些甚麼,一來當時還沒有互聯網,作為「中學雞」的我,對這個社會所能理解的,僅來自報章電視,或是師長朋輩:當時人人都以為,香港真能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

妳身在紐約,可能偶爾在唐人街吃兩籠點心,看看過期八卦雜誌,閒時做做指甲,剝開那個寫著「Have A Nice Day」字條的 Fortune Cookies,就自覺跟香港的脈搏仍然很接近。但五十年未過去,香港早已變天。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滿街滿目都是自由行的銅鑼灣、已經聽不到正常廣東話的上水、隨處有強國人便溺的尖沙嘴,高到不合理水平的樓價,地產霸權,強行推廣收窄言論自由的廿三條,洗腦國民教育,政府不斷與民為背施政失當等等等等,全部都是回歸以後的問題。

香港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

對的,九七前英國政府沒有給予香港人普選的權利,但基本法其中的條文,是承諾了給予香港人普選特首的權利,我們上街,只是爭取那些本來就屬於我們的東西。

香港/中國政府現在給我們的,是帶有條件的普選,妳喜歡吃蘋果,但政府只會給你爛橙、爛蕉和爛西瓜,連想吃蘋果的自由都沒有;可能妳甘於吃爛生果,但我和很多有份上街的香港人,都想爭取吃新鮮蘋果、蜜瓜或者葡提子的權利。

無論是初中生、高中生甚至大學生,在我眼中他們都還小,但不代表他們不懂事或是被人利用,至少他們就比很多的大人懂事和有勇氣了。我作為一個三十幾歲的成年人,更不能讓他們代替我們去爭取這些大家應有的權益。

政治這回事,妳如果不懂,可以嘗試去理解它;因為政治與生活環環緊扣,是妳沒法逃避的。身為香港人,我當然愛護香港,而身為中國人,我不愛共產黨,也不愛把它弄得烏煙瘴氣的大陸人。

假若這個中國是光明而美好,我絕對樂意見到真正統一融和的一天,而非與鼠輩之流淪落。

祝 好

Have A Nice Day!

Patricia

p.s. 不知道妳已經結婚了沒有,現在美國的離婚率高達50%,每兩對夫婦就有一對離婚,難道因為別人離婚,妳就不結婚?

p.p.s. 我跟茶餐廳老闆娘說謝謝,其實只是很基本的禮貌。而妳給我寫的電郵連上下款也欠奉,是不是就代表妳是個沒有禮貌的人呢?相信不是吧,對嘛? :)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