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報》專欄更新:《筲箕灣的夜與霧》/《香港大農場》/《小心撞車黨》/《攝影特務》/《反擊戰》


反擊戰 (02-08-2013)

日前屯門一輛巴士內發生的十一傷血案引來社會各界震驚,所幸大部分傷者均為輕傷,未有造成更大傷亡。

群眾欺凌無論現實還是網絡都屢見不鮮,同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美國,應該又是另一宗槍擊血洗辦公室/學校案,還好香港一般平民都不容持槍。

說到反擊,近日警民關係因為旺角女教師講粗口一事進一步緊張,網絡甚至有傳言會有政治團體「反擊」警察的無稽之談,譬如把警察買外賣、不帶帽之類的瑣事把其上綱上線,甚至作進一步挑釁;見不少的警員都對此深信不疑,筆者倒覺得前線警員其實應該抱持「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的態度去閱讀這類離間警民關係的流言,無謂把仇恨怨念加諸市民身上。

申延連結:《太陽報:管工血洗廠巴11傷》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801/00407_010.html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連結: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801/00410_027.html

攝影特務 (01-08-2013)

梁國雄議員在其facebook戶口撰寫更新,指昨領匯股東大會有不明男子在場拍攝,又聲稱自己是電視台記者,被在場人士及一眾記者質疑其身份,引來記者們的追訪,另有在場攝影記者表示該弱勢電視台只有幾名攝影師,從未見過此不明男子。

看了網上的現場片段,該白衣男子手持攝錄機仔,為標準強國旅客裝備,在智能手機以及高解像度的數碼相機發達的今天,要拍片人人都是攝影師,但好像強國旅客特別偏愛這類型的攝錄機,會否是阿爺派遣的攝影特務?亦有在場人士懷疑其身份為警察,近年警方在各大小型的遊行活動中,都有動用攝錄器材紀錄參與活動的社運人士資料,此想法亦非無道理。不過男子身份始終未明,以上亦純粹猜測。

男子衝口而出假冒自己為電視台攝記,在場行家多碰口碰面都是熟悉面孔,最重要是弱勢電視台員工特別少,要認人毫無難度,男子毫不了解傳媒運作愚笨之極,任務又怎會無失敗之理。

(後按:領匯發言人向傳媒證實,該白衣男子是其員工,他因為情急之下(!!)衝口而出才說是記者,指職員經驗不足或處事不當,稱已致電亞視道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連結: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731/00410_055.html

小心撞車黨 (31-07-2013)

有時真的怪不得別人歧視,在開放個人遊之前香港何曾那麼烏煙瘴氣過?

有傳媒報道,在內地尤其是廣東一帶肆虐的「撞車黨」轉陣到香港搵食。撞車黨中的「傷者」多數為中年婦女,先突然撲出以人撞車;這時六、七名同黨於四方八面湧出包圍事主,並要事主作賠償。如事主不肯或嫌貴並希望報警,就會軟硬兼施表示自己持雙程證,到醫院要大額治療費,希望博得心軟同情。

車主或職業司機都要格外留神,遇上此等狀況還是報警找協助為上上之策,賠償可找保險公司商討。

雖然香港警察近年來多次被質疑執法偏頗,但在非政治層面上,筆者覺得香港警察還是相當值得信賴、執法嚴厲的。想到這裏,也理解何以撞車黨轉移陣地;在大陸,車主可是會為了逃避賠償直接把「傷者」撞斃的啊!

申延連結:《新報:製造意外索錢 內地撞車黨殺到》
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292285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連結: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730/00410_056.html

香港大農場 (30-07-2013)

筆者雖非球迷,但亦有留意到在港舉行的國際足球賽事成為國際間的矚目焦點──焦點不是落在賽果或是賽事本身,而是落在大球場處。大雨過後,原本已經缺乏打理的草地更變成一片沼澤泥濘,被網民戲謔為「香港大農場」、「薯仔田」,更有網民把照片改為春耕圖,讓人噴飯。康文署事後更只用混有碎石和玻璃碎的泥沙作簡單填補,球星們身嬌肉貴,連練習賽都一併取消,甚至有傳球會在考慮是否以場地質素欠佳為由取消賽事。

專門事後孔明、抽水的體育之星表示香港長遠需要起個室內足球場,但其實去水欠佳及缺乏專業知識人員管理才是主因。要學養塊靚草地,名師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同為露天的快活谷和沙田馬場的草地不就又靚又綠了嗎?講開又講,萬人齊插的康文署署長,事有湊巧正在放長假,風頭火勢毋須為此國際笑柄作回應,打政府工可真爽啊!

申延連結:《太陽報:曼聯幾乎罷踢 大球場爛溶溶》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728/00407_011.html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連結: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729/00410_055.html

筲箕灣的夜與霧 (29-07-2013)

筲箕灣愛東邨三死一重傷的倫常慘案,不禁讓我想起早幾年改篇自真人真事慘案的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同樣都是牽涉中港婚姻的不幸案件。不過就今次的案件,我看到網民的反應跟當年大有不同,甚麼「狗咬狗骨」呀、「蝗蟲反轉蝗肚就是屎」之類的評論充斥,跟當年相比少了憐憫多了怨恨和嘲諷。

涉嫌殺死一對親生骨肉的內地男人固然兇殘冷血,起因竟是為了一張香港身份證,無論如何稚子何辜,看報道兩小姐弟頭骨更被硬物扑至變形,實在喪心病狂。跟筆者年紀相若的女死者從窮鄉嫁來香港,計一計當年只二十六歲的她,枕邊人是個八十歲的老伯,就為了那百呎斗室和一張單程證,卻同時間鄉間又有個男友藕斷絲連,關係複雜。不能說老夫少妻或者中港婚姻一定以金錢掛帥,究竟當中有多少的真愛存在?在香港長大的我們是幸福的一群,一個女人為了生存能作出甚麼決定,實在不能理解。

申延連結:《太陽報:做唔成港人 全家做港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