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師之奏鳴曲》

(WARNING : 以下內文含電影內容,不喜勿讀。)

看了《禮儀師之奏鳴曲》,該是中段開始便哭到散場,可又不是嚎哭的那種,是時而感動時而哀愁,淡淡的任由眼淚爬滿臉。



當某位客人答謝本木雅弘兩師徒讓他太太變漂亮,他倆吃像謝禮柿乾時,我哭了;澡堂大嬸過世,熟客伯伯說著那個讓他點火的小故事,我哭了;澡堂大嬸的兒子目送棺木化成灰燼,我哭了;本木雅弘的父親手裡緊握住石頭信,我哭了;倒帶原來那是本木雅弘小時候給他父親的石頭,我哭得更厲害了。

本木雅弘真的帥到不行!! 以他的這個年紀還能保持這樣的狀態,超厲害。跟廣末涼子搭配作小夫妻也不覺突兀,有沒有差箇二十年?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以不沉重的調子來探討沉重的生死/生命延續的問題,你看就算是那些在靈堂的場面,也不像是中國人的一般陰暗。日本的死人化妝真的是化成這樣嗎?? 那很好啊。我其實也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中國式的就是硬要塗的臉一塊紅一塊白。

又,完場時整家電影院都是哆嗦的聲音,我就急急忙忙拿個鏡子出來看一下睫毛液有沒有化掉變熊貓 (怕見光死),竟然沒有!!! 我用的也不是 waterproof 的 mascara 喔! 是這支 Chanel 的 Exceptionnel (相關舊文)。

強烈推薦,有笑有淚,好看。奧斯卡摘下最佳外語片的銜頭,是實至名歸。

《禮儀師之奏鳴曲》電影預告

10 則留言:

Lomiko 說...

好好睇啊~~~好感動..
如果未睇既人,一定要去睇啊~~
睇完之後,一定會有所得著~~

Lam 說...

我見到唔少男男女女都眼腫腫咁離場...
好敬佩日本人對過身者既尊重,至少個粧都化得又靚又自然,再諗返傳統中國....唉,化到好似紙紮公仔咁

natchan 說...

我都喊濕左好多張紙巾。

K先生 說...

我也看至淚滴連連.拖緊旁邊的手!

BusyBee 說...

好睇!
我同你流淚o既位一樣...
而家回憶返D 畫面都眼濕濕...

匿名 說...

I cried too but found it a bit awkward that the father has become a fisherman...maybe I don't know any fisherman who is into classicals!

湯記 說...

反思生命,近年難得一見的日本好片:好故事加好製作加好演員.
難怪可以奪得奧斯卡殊榮!

匿名 說...

It's a pretty good movie but not good enough for an Oscar. Well, I guess it all depends on who are the judges & what genres of movie they prefer this year.

匿名 說...

請你在張貼文章內容之前先查證真實性!中國式的亡者化妝並無你所說的一樣"硬要塗的臉一塊紅一塊白"!
我是在台灣的中國人,我父親月前過世,他的妝容是平實而安詳的,沒有絲毫胭脂跟紅粉的矯飾!看起來就跟他生前一樣!只是雙眼緊閉,已無生息!
請不要以您印象中古老殭屍片中的紅白化妝而誤解並誤導其他人對於近來中國對往者的化妝方式!事實上,該片要探討的也不是膚淺的化妝方式,而是生者與死者之間認知的差距所衍生的相關問題!
你的blog專題似乎是探討beauty!希望你在探討初淺表象妝容的同時,也能追求社會現狀的真相及文化素質的真諦!!

素顏天使™ 說...

匿名 3:13 下午> 首先, 我不理你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還是在台灣的大陸人或者是地道的台灣人, 在香港的死人化妝, 的確仍然是一塊紅一塊白, 口腔塞棉花的, 因為傳統的出殯形式, 仍然是距離死者離世的時間有好幾天的距離, 屍體腫漲加上腐化的程度, 並不可能像是電影中的日本殮葬禮儀一樣, 化個淡妝在家裡近距離給親人觀看的.

中國地大脈博, 光是方言就有好幾萬種, 殮葬型式化妝不同有啥值得去大驚小怪? 難不成普通話才叫中國話, 廣東話客家話潮州話就不叫中國話嗎?

化妝是否膚淺這問題也很值得討論, 因為在我眼中, 化妝本身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 如果你想要看人寫甚麼靈性修為往生輪迴的"高等層次"文章你是否跑錯地方了? 你要追求甚麼社會現狀的真相的話, 請你買一份"蘋果日報"吧!

by the way, 你的這句 "生者與死者之間認知的差距所衍生的相關問題" 完全是狗屁不通, 你想表達的是甚麼? 相關的是甚麼問題? 標點符號跑哪裡去? 認知的是甚麼差距? 想清楚再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