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劇場

週六夜,蘭桂坊,Billion 內。Another farewell gathering,girls night out。

久久沒有踏足蒲場,覺得自己好老。我靠著沙發旁在跳跳跳,穿著黑色的 Deep V 上衣,試圖從舞池中的嬌嫩美少女叢中,撈點收視。

旁邊一個三十餘歲,還試圖作青春打扮的男人,跟我搭訕。

「Hi。」他拿著飲料,白色一層泡的,是純情的 Pina Colada? 要跟我碰杯。

我喝著冰水,抽著煙,之前喝了三杯白酒,想休息一下。就禮貌地跟他碰杯。「Hi。」

「你叫咩名呀?」

「阿Pat。」微笑。

「我叫『er-撚』呀。」(Alan?)

「......哦。」「Hi,Alan。」

「你做咩o架?」

「Designer。」

「係呀?」 (作 O 嘴驚奇狀)「『de-嘥』o的咩呀?」

「Graphic。」「你呢?」

「嘩~」「我返『Shit-符』o架。」(返Shift?)

「......哦~」(連問他「shit」甚麼「符」的興趣都沒有。)

「我o的 friend 呢,溝緊o個便o個幾條女呀。」指著 bar 檯位置。

「......哦~」(心諗,關我叉事? 我又不認識那幾個女孩。)

「都唔知點解囉,幾廿條仔圍住果幾條女。」

「咁靚女多人圍,好正常o者。」「咁你唔去排隊?」

「我又唔覺佢o地靚囉。」「我唔係囉,我都唔鐘意溝女。」

「......哦。」(心諗,即是甚麼意思? 那我是男人嗎?)

「係呀,我鐘意傾偈囉。」

「......哦。」

我背向他,繼續和我的友跳跳跳。

這時他試圖搭他的手到我的肩膊,作休息熟絡狀。

「......喂,我唔係死物o黎o架喎!」

男人唯有無癮地放手。

他拿著他的手提電話,說「不如我地影張相丫。」

o卡o察。

照片拍了,卻沒有開閃光燈,黑的一片。

「我 send 返張相比你丫。」

「......好。」

男人埋頭苦幹按按按他的手提電話,send 來 send 去,都 send 不到。我已和我的友團團的走到另外一旁。






蒲場的男人?

難怪我那麼清醒,零晨四時,回家還吃了一個杯麵。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