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請先讀這篇文,轉貼自細仔的 Blog

***************

沒鋼筋的學校

買了壹週刊去海灘,這應該是我最後一個待在石澳的weekday下午。Book A及Book B之間夾著地震特刊,霎眼見封面是瓦礫中一堆小朋友的屍體。我很怕看見這樣的場景。是一堆小朋友,頸上領著紅巾的,好與灰白臉色做個對比。我決定避開。直至回程也不敢拿出來。

下了公車,轉的士,播著是港台,說著地震,問了好多問題。其中一個是,為什麼學校塌下來,醫院塌下來,政府機關的辦公大樓卻沒塌下來。主持說官員們結結巴巴講了十分鐘,然後硬說有塌,那裡那裡有一棟政府大樓塌了下來。一棟。如果有人知道塌了幾多塌了學校,請告訴我。

另一個問題,是轉述自罹難學生的母親。為什麼學校的瓦礫堆中,只有泥磚,沒有鋼筋。主持說有得解,但我已經要下車。寫這個的時候還未有節目重溫,今晚再聽。不過,什麼原因都好,都不會是原因吧。

踏入家門後,忍不住拿出特刊。真的,三層的教學樓變成只有泥和屍體的廢墟,就是不見鋼筋。再看多一秒,眼淚就要跌下來。

人命如此下賤時,國家強極有個普。

Posted using ShareThis

***************


這一期《壹周刊》,我也有買。但我沒有一秒敢正視那個特刊封面,我怕看到這些前一秒還在有說有笑的小朋友,現在變成七歪八倒的一堆屍體。

6pm,我媽打給我,問我原本說這星期說要一起去挑的打印機買了沒有 (母親節禮物),我說,還未。

我媽說:「那不要買了,把那些錢捐出去吧!捐 HKD$XXX 好了,我會再捐一點。你也要捐呀。」

我說:「我會呀,那捐給紅十字會好嗎?」

我媽說:「好。」「喂你知道哪裡有捐血站嘛?」

我說:「唔,中環啦銅鑼灣啦 ...... 我很少過海 (九龍) 呀。」

我媽說:「那你和 OO (男友) 這幾天會搞甚麼?我想你陪我去捐血。我沒有捐過呀,有點怕。」


我媽 51 歲,從來沒有捐血。我差點想要哭出來。

媽是傳統保守那種「身體髮膚受諸父母」思想的人,我以前去捐血,每次都被她罵,怕我的血不再長出來云云;16/17歲時,銀包放的死後器冠捐贈卡,被她搜出來撕掉兩張。

今天她卻告訴我,要捐血救人。

我不怠慢。

晚上和男友吃完飯回家,在紅十字會那個捐款的網站那裡,click click click,捐了 HKD$XXXX。錢不多,都是心意,集腋成裘。

不過 load 到一半,網站不是很穩定,好像卡住了,再按「發送」的按鈕,又是沒有 load 到那個 完成的 page 出來。明天會在銀行戶頭那裡 double confirm 一次,如果沒有捐到,會去 ATM 直接過戶好了。這些時侯,傳統有傳統的好。

其他的捐款方法。

***************

再晚一點的時候,看到有這樣的一段新聞,很生氣。

(text source from 《新華網》)



「... 據瞭解,指揮部先期派出了4個小分隊前往,但由於天氣因素、餘震不斷,走到山口又退了回來,一直進不去。而前期對這三個鄉鎮空投的食品和藥品達到地面後損壞嚴重,災民無法使用,當地抗震救災形勢非常嚴峻。

救災捐錢,捐的都是大家的血汗錢,一分一毫,都不想被亂花。以前常讀到國內每有這些事故,一定會發生那種甚麼地方官員侵吞的新聞,每想到那些滿嘴肥膩的國內貪官,就想吐。老實說,國內的災,我也真的很少那麼熱血沸騰的去呼籲甚麼救災的。

我以為,這一次公佈事故那麼快又有效率,要捐的,都能直達災民手上。然後看到這樣的畫面,我無語了。在沒有加上任何軟墊 / 保護物料 或 繫上降落傘之下,十幾層樓掉些甚麼到地面,會碎掉,是常識,對吧?




我只是,久久不能言語。

*************

為了知道何以直升機上的物資不被包裹 / 物資沒有繫上降落傘而被直接於高空投下,我詢問了曾經出版過有關空中航運資料書和軍事資料書的一位友人 F 先生的一些意見。

答案:

因為跟本就係無!

o意!咁我又即刻明晒!

一字咁淺。

國內物資向來短缺,莫說是包果裹的物料或者降落傘,就連直升機的數量也不足夠,就算有直升機,直升機的機師也都不夠,就算有直升機的機師,機師的訓練都不足夠。就算平日的訓練足夠,但山區的飛行訓練都不足夠。因山區的氣流跟平地練習的氣流不盡相同,現場環境也較險峭。因此,山區飛行練習不足,故機師都只敢於非平常的低飛高度而選擇於高空投下物資。

不過其實大家都是猜測,對吧!

至於那些來混水摸魚無端端屈我唔愛國,無端端屈我唔尊重救災人員,又留粗言穢語兼且情緒過於激動的人 ─── 可以冷靜下來了吧!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