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學生活

因為發現了原來七十跟我是同門的學姐妹,說起中學時代的事,也來寫幾句。

我不特別享受做一個透明人,但我可以大膽講句,我在我的中學的時代的確是一個透明人來的。

七十說老師們都有心,老師不會忘記我。嗯,我也確信老師們是很有心的,除了對我之外。將心比心,你要記得那四十個老師很容易,但要老師記著每年的那六百個學生是個天荒夜談嘛。該怎麼說,因為我不是那種壞到要被踢出校的學生,也不是乖巧會替學校辦活動的那種人。基本上那時候的心態跟上班也差不多,返學放學又一DAY,得過且過。成績不特別好,也不特別差,不漂亮不太醜,不肥不瘦不高不矮,也無一技之長,甚麼都是中規中矩,就是那種面目模糊的人。

我沒有宗教信仰,雖然連中學的話一共是讀了十一年的天主教學校,但是不信就是不信,就是這樣。我不抗拒,只是不信。所有的宗教活動對我來說只是,「幾好喎,有得放早」。

而且大部分時間我也是個獨行俠,小息/午飯/放課後都跑到圖書館,當然看的不是課本,而是一本又一本的衛斯理和村上春樹 (雖然我那麼愛泡圖書館,但我也沒有跟管理圖書館的老師熟起來)。有談得來的同學,但沒有交成特別要好的朋友,更莫說是會特別疼我的老師了。課外活動也有參加,嗯,有一陣子是 Art Club 的成員 (都是獨立的活動),中三以前也是合唱團的,不過唱的卻是最不突出的女低音 (Alto),後來想離團,老師也沒怎樣留我。

雖然我是打從心底裡實在喜歡我的母校,主要是那種有亦舒小說中所描寫的那種女校味道,還有那個獨特的地理位置,少不得那個連蛋撻都有得賣的小食部,但是至畢業以來,這十年(!)都沒有再回去過。不是說那時候不快樂,但老實說也沒有特別快樂過,而且回去也沒意義嘛,反正就算還在學的時候都無人記得我。我討厭那種假惺惺的問好,會說出「得閒飲茶」的人,除非他是賣保險的,否則這一生人都不會真的找你去飲茶。

呀,還有一點就是,我現在真心要好的朋友,只有在 L.A. 的 M 小姐一個是中學時代認識的。跟所有人都保持距離,也是自我保護的一種。

如果在《二十世紀少年》裡面,我可能就是因為最不起眼,然後賢知怎樣也想不起來的同學吧!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