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我啦不如

今天香港只有十度。

血氣運行不好,晚上睡不了,穿了厚綿襪腳一樣是冰的。水龍頭扭開,冰水洗臉,洗完手掌沒了知覺。乾到流鼻血,真的流,好彩剛巧手邊有紙巾。太冷,北風颯颯,因為戴了粗身頸巾,把頭髮束起了,all back,粗馬尾。耳朵外露,吹得變了冰一樣的冷。因耳朵變了冰,冷到頭痛,好痛好痛。我擦擦擦暖了我的手,按住我的耳朵,還是一樣的冷。很想念某人和暖的大手掌。

同一狀況 (因太冷而頭痛),只曾發生在那年下雪天的北京,真是痴線。香港的冬天好討厭,又濕又冷,說是十度,可能是人家的零度。

整天坐立不安,好辛苦。

快點熱返,救命。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