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



我從來不喜歡酒井法子,從不。

她的五官無疑是精細漂亮,身材嬌小,性格乖巧,說話時嬌滴滴,像隻要人好好呵護的小白兔,還要是受了傷那一種。但我從不喜歡小白兔,小白兔代表悶蛋,「蘇波榮」。對我來說,她太無味無塵了,代表了那一個年代的完美標準,是男人心目中的天使。又或者是下意識覺得男人都只喜歡純情小白兔 (嗯,我這一世都不可能是小白兔),就越是不喜歡酒井法子。


酒井法子《碧綠色的小兔 (碧いうさぎ)》

日劇火紅的年代,《同一屋簷下》大紅,兩季加起來我都只看了三幾集; 儘管那時候很喜歡竹野內豐,也看不完一集的《星之金貨》; 或者不是因為酒井法子,是因為壓根兒就討厭賣弄悲情的劇種。不過我可是懂得唱《碧綠色的小兔 (碧いうさぎ)》,當年亞視日播夜播。就算是近期她要演真人版小丸子的媽媽,也只覺得對她來說角色太老了,她是個永恆少女。

但當我知道酒井法子吸毒的時候,我是立時有這個想法 -- 「她終於像一個真人了!」(先不要歪曲我想說的,吸毒,當然是不該做的事,還有這是犯法的。) 一直以來,她在大眾心目中的形像都是個完美的人,好媽媽好太太,太完美,就不完美。有點陰暗位,才像個正常人。有句諺語是「imperfect makes perfect」,我覺得很適合這時的酒井法子。

不知道她吸毒的原因是甚麼,但我仍然是相信她本質上是個好媽媽,尤其是她在逃亡的時候,還記得撥個電話,聽聽兒子的聲音。只是我不明白,她的腦袋在想甚麼,幾十萬日圓能逃到哪裡去?

其實我較有興趣知道的是,她逃亡時還死命要買下的是哪個牌子的化妝水囉。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