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讀.睡前聽

PY 借了錢瑪莉 (即鄧小宇) 的《穿 Kenzo 的女人》,睡前讀,基本上是完全不捨得放下。我「做囡」(?) 時從不讀《號外》(覺得好大本,和好「扮o野」;當然後者現在不是這樣想,不過書度太大這一方面是仍然是覺得不便),我的少女讀物是從《Amoeba》起跳,但《Amoeba》只供養了我的時裝知識,沒有提供這樣精彩好讀、又少少 bitchy 的城市小說。

聽說《穿 Kenzo 的女人》是八十年代的《Sex and the City》,我只能說男女關係這回事是幾廿年甚至這幾千年都沒有變過。八十年代,Mary 一樣會害怕男友搭上十八廿二青春妹妹仔,一樣擔心三十歲前嫁唔去,擔心男友遲遲不求婚,拖著一個又想另一個,怕身邊人不夠好怕自己會變老。女人與女人之間會暗自較兢身材 / 樣貌 / 身家 / 職業 / 打扮 / 行頭 / 男友 / 老公,幾千年以來都沒有改變。書裡寫的那一九七七到一九八四的十年,除了那些不再時興的牌子和 clubbing 蒲點,五十元兩個人吃不到一頓韓國料理,兩個人加起來兩萬元的收入不再供得起一層半山住宅之外,香港這個地方,還有甚麼是真的改變了?

素顏天使誠意推薦此書。

以下為本人喜歡的佳句 / 段落擇錄。(轉貼的麻煩 quote 一 quote 這個 blog link 吧!畢竟我還真的是逐粒字辛辛苦苦打出來的。)

「我們怎可能長期互相遷就、容忍來過一世?如果折衷又折衷、就不能再算是折衷了,應該算是無條件投降。」

「Mimi 苦戀 Simon,個個都知道冇結果,除了她自己」

「也許經過多年的 frustration,我們面對接二連三的不幸,索性當做一個又一個的笑話,唯有這樣我們才有興趣繼續生存、繼續尋找。」

「究竟我有哪一點值得她去同情和憐憫?我目前尚欠缺的只是一個老公,而那些結了婚的女人往往就喜歡拿著她們唯一的武器——老公——出來盡量炫耀,甚至打擊他人。不過最慘的是,我完全沒有反擊的餘地。」

「有些人是很賤的,」Jan 告訴我她的一些見解:「事無大小,他們都愛故作神秘,不肯拿出來開心見誠地講,其實他們的所謂秘密,說穿了就很簡單。」

「我對那些『expatriate』一向都沒有好感,懂得中文的尤其可怕,你們不是未見過出入中大、熱愛中國文化的鬼佬,他們都是戴金絲眼鏡,穿棉襖、牛仔褲,背個綠色書包,拿住把油紙傘,單是看外形已經看得人噁心;自己明明是白種人,卻無端這般熱愛中國文化,是不是心理有點不正常?試想,一個中國女孩子,熱愛印度文化、苦學梵文,然後穿著印度『紗朗』,在孟買、加爾各答通街逛。我們會不會覺得她『癡線』?」

「我覺得已婚和未婚的女人永遠有一道難以彌補的鴻溝,只要我們一日未嫁,一日就比指為心理不平衡,好像只有結了婚的人是『正常』的,而我們就脾氣古怪。」

「...全身衣著、手袋、皮鞋、飾物,甚至我敢包香水,無一不是 Chanel,然而 Chanel 這牌子的氣焰,似乎又真的攻無不克,這個女人裡面可能完全冇料到,但她有了 Chanel 這整套盔甲,我面對她時亦不禁怯了三分。」

「是不是年紀大了,感情就會越來越少,既不付出,又不期待他人給予,一個人自給自足,像行屍走肉,無無謂謂地過日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livia Ong 王儷婷《You & Me》

一邊讀一邊聽我近日很喜歡的這位來自新加坡的 Olivia Ong,她的同名專輯《Olivia》,是喜歡到把這一首《You & Me》的 chorus 做了手機鈴聲。加上點了一室 White Musk 的香薰味道 (White Musk 其實都相當 90's,LOL),relax relax relax!
發佈留言
Designed by OddThemes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