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刪除朋友》

a really good piece to share,我跟她在這一篇的想法很接近。


插 圖 : 劉 志 誠

(「往事如真」@ 壹周刊,978 期)

林燕妮《刪除朋友》

大 感 冒 , 只 因 愛 美 , 穿 了 Punk Queen Vivienne Westwood 的 新 衣 去 跟 她 見 面 , 天 氣 涼 都 沒 穿 外 衣 , 把 新 衣 遮 掩 了 便 不 漂 亮 了 。

當 晚 馬 上 勁 感 冒 , 翌 日 更 是 服 藥 都 無 效 , 又 讓 老 友 死 活 地 逼 我 去 一 個 生 日 晚 宴 。 再 翌 日 , 不 用 說 了 , 簡 直 整 個 人 散 了 架 。

收到 的 關 心 短 訊 都 是 新 朋 友 發 來 的 ; 有 個 半 新 舊 的 朋 友 得 悉 我 生 病 不 能 跟 她 吃 晚 飯 ,打 來 的 短 訊 竟 是 「 OK 」 , 那 麼 簡 潔 啊 ? 本 來 最 知 心 的 朋 友 則 送 來 一 堆 展 銷 藥 丸 和一 張 近 三 千 元 的 帳 單 。

是 時 候 來 個 朋 友 大 洗 牌 了 , 每 個 人 的 生 命 都 有 不 同 的 階 段 , 朋 友 不 是 一 生 一 世 的 。 過 了 保 鮮 期 的 便 要 棄 掉 , 省 得 看 不 開 心 。 變 了 臉 的 和 反 噬 的 , 刪 除 。

對朋 友 , 我 是 天 下 第 一 痴 人 , 所 以 才 會 跟 納 蘭 性 德 那 麼 談 得 來 。 跟 他 一 樣 , 對 朋 友 忠心 耿 耿 , 人 家 卻 不 是 的 , 難 怪 他 是 天 下 第 一 傷 心 人 。 他 還 是 相 國 公 子 呢 , 清 初 丞 相不 止 一 個 , 有 六 個 的 , 他 的 父 親 納 蘭 明 珠 當 時 最 得 寵 。 納 蘭 公 子 以 那 麼 高 的 身 份 地位 , 折 節 下 交 名 士 , 在 納 蘭 眼 中 , 朋 友 是 平 等 的 , 但 那 班 傢 伙 看 他 純 善 , 便 鬆 毛 鬆 翼 了 , 真 正 對 他 好 嗎 ? 納 蘭 你 真 傻 。

醒悟 得 晚 , 但 還 不 遲 。 曾 經 熱 情 如 火 近 身 來 做 我 的 知 心 朋 友 的 , 一 個 變 節 罵 我 , 每 次來 港 都 不 找 我 了 , 因 為 報 刊 的 做 法 跟 以 前 不 同 , 我 沒 法 再 替 她 找 專 欄 地 盤 了 , 來 港只 跟 別 的 女 人 八 卦 。 香 港 那 麼 小 , 話 自 會 傳 回 我 的 耳 朵 。 這 種 人 可 以 刪 除 , 莫 記 當年 肝 膽 相 照 的 時 光 。

亦有 似 乎 變 了 女 同 志 的 , 我 無 法 單 獨 見 她 了 , 一 來 就 是 兩 個 , 另 一 個 女 的 我 不 熟 。 又是 別 捨 不 得 多 年 相 知 , 取 向 那 回 事 , 她 是 身 不 由 己 的 , 那 就 由 得 她 吧 , 我 不 想 打 電話 去 說 了 十 來 句 話 , 然 後 說 : 「 講 完 啦 。 」 她 說 : 「 多 謝 。 」 多 謝 我 收 線 。 她 終 於找 到 真 愛 了 , 洗 一 下 牌 , 把 這 個 調 到 中 層 位 置 便 不 會 難 受 了 。

有 一 個 我 相 當 疼 惜 的 舊 部 , 哭 告 訴 我 我 的 男 朋 友 別 戀 的 是 她 , 我 那 舊 男 朋 友 死 掉 了 , 在 週 刊 上 大 寫 其 悼 文 以 示 日 月 精 忠 的 又 是 她 。 這 種 雙 臉 人 , 刪 除 。

有一 個 更 加 離 譜 , 初 回 港 當 時 裝 設 計 師 時 , 我 有 筆 在 手 , 自 然 可 以 捧 起 他 , 何 況 他 當時 的 設 計 的 確 好 。 那 便 成 為 莫 逆 之 交 , 他 認 識 我 的 舊 男 朋 友 當 然 是 我 介 紹 的 了 。 男朋 友 死 了 , 他 又 嗚 呼 哀 哉 的 寫 其 斷 腸 祭 文 , 忘 掉 舊 男 友 對 我 的 巨 大 傷 害 。 這 個 , 刪除 , 我 需 要 討 好 他 嗎 ? 原 來 他 只 喜 歡 借 名 人 明 星 出 風 頭 , 我 不 會 介 紹 另 一 個 給 他 去自 動 黏 貼 。

至 於 不 知 為 何 本 是 熟 朋 友 , 忽 地 成 群 結 隊 不 理 睬 我 、 諷 刺 我 的 人 , 不 必 研 究 因 由 了 , 全 部 刪 除 便 是 。

世 事 是 莫 名 其 妙 的 , 有 個 女 人 這 幾 年 不 知 為 何 對 我 視 而 不 見 、 聽 而 不 聞 , 完 全 不 曉 得 為 什 麼 。 刪 除 算 了 , 為 什 麼 要 傷 神 研 究 為 什 麼 ?

我 的 男 朋 友 當 然 不 , 是 死 了 那 個 是 最 後 的 一 個 , 跟 的 一 個 我 在 這 兒 沒 提 過 的 , 拍 了 四 年 拖 , 分 手 後 斤 斤 計 較 , 幾 乎 一 塊 錢 也 要 我 還 給他 , 他 說 他 有 詳 細 記 錄 的 。 太 恐 怖 了 , 我 沒 記 那 種 帳 , 怎 會 記 呢 ? 他 叫 我 合 伙 投 資蝕 光 了 的 錢 怎 麼 算 法 ? 拖 了 很 多 年 才 分 期 還 款 的 , 難 道 我 收 他 利 息 嗎 ? 他 , 失 禮 死人 了 。 如 今 我 收 到 他 的 信 不 會 打 開 的 , 一 把 扔 掉 。

刪 除 了 一 堆 本 來 很 親 近 的 人 如 釋 重 負 , 不 明 白 的 亦 不 用 想 了 , 白 費 時 間 。
舊 時 飯 局 常 聚 的 朋 友 , 如 今 不 聚 便 不 聚 好 了 , 無 謂 勉 強 。

曾 經 幫 助 過 我 提 拔 過 我 的 人 我 會 銘 記 於 心 , 那 跟 見 面 不 見 面 沒 大 關 係 。
仇 人 ? 我 沒 有 的 啊 , 如 果 別 人 當 我 是 仇 人 , 那 亦 悉 隨 尊 便 。 其 中 當 然 有 誤 會 , 有 挑 撥 離 間 , 但 也 不 要 浪 費 光 陰 去 解 拆 了 。

新 朋 友 怎 會 沒 有 ? 冷 臉 對 我 的 舊 日 朋 友 , 失 去 了 你 我 便 會 沒 有 朋 友 嗎 ? 想 孤 立 我 , 沒 那 麼 容 易 , 亦 無 可 能 , 真 是 多 此 一 舉 。

不 錯 , 我 是 個 真 心 對 人 的 罕 有 品 種 , 但 既 然 對 方 變 了 , 我 都 要 好 好 地 保 護 我 的 心 的 。

我 寫 得 很 放 韁 , 只 因 想 通 了 , 不 再 心 煩 了 。 這 個 世 界 , 我 可 以 開 罪 你 , 你 可 以 開 罪 我 , 大 家 都 大 量 點 多 麼 好 , 那 又 是 我 不 腳 踏 實 地 的 夢 想 了 。

林燕妮
nextb@nextmedia.com

6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說想法很接近也包括穿了新衣,天氣涼了都不會穿外衣,把新衣遮掩了便不漂亮了嗎?
:)

Mademoiselle 素顏天使™ 說...

匿名 > 不會了, 健康比較重要.

聶秀康 說...

感受至深.朋友我當你/妳一世朋友...!

肥仔 說...

想起有人曾說:『朋友沒有好與不好,你行運時所有朋友都是好,反之亦然。』

sin man 說...

i really like this entry that u posted ar... sometimes its just really sad on what happened on the friends around you... luckily that didn't happen on me too much... Also i truly wish you good... only the good fortunes come to u

p.s. i am going to visit hk this winter... may i meet u in person? ;-P

little man

匿名 說...

我都有看開林小姐的專欄
~k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