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做.一碗白粥

聽電台節目《嘩嘩嘩打到嚟》,主持人們聊到說現在好吃的白粥難尋,聽著聽著,忽然間真的很想吃一碗白粥,也顧不得已是深夜三時,照樣的淘米燒開水這樣煮起來。

(photo source from here)

而關於最深刻的一碗白粥,其實來自經典日劇《Love Generation》中的某集。哲平(木村拓哉)探望生病中的理子(松隆子),發現理子在吃無營養的東西 (好像是啫喱甚麼的)作晚餐,就徑自往廚房給她煮點什麼。不過廚房只有白米和海苔 (理子不做飯的啊),哲平就做了一小鍋的白粥出來,理子就滿心歡喜的吃了。那一幕對我來說印像很深刻,覺得怎麼會有這樣溫柔的一碗粥呢?

如果有哪天我生病了,有男人能為我作一碗那樣簡單的白粥,我想我已經會感動的要暈倒。也不瞞大家說,真的從未有任何一任的男友為我煮過粥,會為我去買外帶的已經是好厲害的了,唉,真的好失敗啊!


煮粥很簡單,白米洗了,用少許鹽和油略醃一會。燒開一鍋水,下米,滾了以後轉中火,鍋蓋不要蓋緊。濃稠隨自己口味,這個煮了好像半小時,當然要小心滾瀉,還有要小心黏鍋底。


我只伴以最簡單的淡鹽海苔,撕碎一片片,海苔在首爾買的。還有下點日本岩鹽,就是這樣了。入口就是吃到最原始的米甜,很窩心簡單的一碗白粥。

18 則留言:

sahdcooks 說...

Funny that you blogged this, because a few days ago I was sick as a dog and my wife (who is German and as a German has no idea how to make Chinese food let alone Chinese comfort food) tried to make congee for me. It didn't taste like the congee I am used to, but still it was a very sweet gesture. So yes, I do agree that when one's sick a warm bowl of home made congee by a loving partner is indeed a bliss. Although a little bit of conpoy doesn't hurt either. Btw,I also thought about that scene with Matsu Takako when I was eating the congee... I think that is the sweetest congee scene in television history.

匿名 說...

大半夜裡煮粥, 吃粥, 貼文, 恍惚整過夜都屬于你的。 我也想可以享受這段時間的全部, 不過做不到呀。

匿名 說...

你好~ 一直也是CD-rom甚少留言
但見是白粥為標題
忍不住留言了^^
(打了才發覺留言頗長
未問過素顏
便"借"了你的地方作出小小感受的分享
先說一句「唔好意思」)

在剛剛的大感冒中
我因為感冒菌入腸而向公司請了一日病假
之前一晚女友已經提及過
如果第二日仍然唔舒服
她會到我的家煮白粥我吃
當時,我還以為她說笑
(我倆剛剛開始在一起,她也從未上過我的家)

第二朝向女友「嗲嗲」(!)訴說身體抱恙
她真的二話不說放低自己的工作
來到我家廚房煮粥給我
而且,還帶同了兩粒乾搖柱給我
(傻瓜她以為我家中沒有這東西)
之後她就忙著把乾搖柱揻好
洗了白米,用少許鹽醃了一會
之後等了一個半小時
(其實有好大部份工作我也有幫手,哈!)
一碗暖暖的白粥就完成了

p.s. 與素顏不同的是她沒有下油
請問下油是必須的嗎?

雖然她下鹽是重手了一點
但那碗白粥的溫暖
與及合上眼想起她在廚房攪拌著粥的背影
感受很深刻,也很窩心
我覺得經過這件事之後
大家的關係又進步了一點點……

CC 說...

哲平理子那一幕我也印象難忘

思緒不靈 說...

油醃米有什麼好處呢?
應該要下多少油去醃呢?
煮出來的粥才不致油光滿面?
煩請指教

Mademoiselle 素顏天使™ 說...

首先, 你地一個二個係唔應該響一個獨居老人的留言版那裡"曬"幸福的, 因為我現在這顆葡萄可是酸得要死了!! 想怎麼樣啊?

還有,不要再用匿名留言了!求其作個名啦!都唔知 reply 緊邊個!

sahdcooks > haha, 就算你太太煮出來的粥是苦的, 我相信吃下去還是甜的, 對不對? :) 哇不過你不是年紀好少就去了德國嗎? 怎麼會有看到《Love Generation》?

匿名(1) > 簡單, 唔訓覺就可以了.

匿名(2) > 下油不是 compulsory 不過下了少少油個粥會滑o的, 民間智慧. p.s. 打留言長無任歡迎,但嚴禁在此處晾曬幸福!!

CC > 那是我最喜歡的一幕之一

思緒不靈 > 好處在樓上答了, 下多少油, 嗯, "的咁多"就夠了, 我不知道怎樣才是算是準確份量啊~

sahdcooks 說...

I only came to Germany a few years ago. I grew up in Toronto where there is no lack of Asian culture.

聶秀康 說...

我都咳到跳舞...sick leave half day. But still work at home.得閒死吾得閒咳!今晚食米粉

joop 說...

The best kind of congee is the simpliest kind~ I've been spoiled lately by the rice cooker which can cook congee tho.

just made some for my sick dad-in-law and he was like jaw-dropping touched...now he could go back to vancouver knowing that his son is in good hand (but god knows I can only make very few dishes...) haha

paradarz 說...

哈 我唔係晒幸福 放心~~
見到有關粥 我都諗起以前
以前為左男朋友, 真係仆心仆命
知佢病, 特登一早起身買料煲粥拎去佢屋企比佢食
嗯, 有啲唏噓既係, 見到'粥'呢個字, 我會諗起我煲粥比佢, 但佢唔會記得有個人煲粥比自己, 唉!

assenav 說...

i always boil an egg with the congee, and then mix the congee with the yolk and soya sauce. my favourite stuff to eat when i am sick.

㊣傻佬㊣ 說...


曾經也為過好幾個女生煮過,尤其是她們病倒時,只不過她們都不是我的女友,都是我在英國的室友們。
更在煮粥的當時想過,如果女友能在身邊讓我為她煮粥,那該多好。
奈何。。。

此時,張艾嘉的《愛的代價》里 口白撰文《一碗粥》又在腦海里浮現

1.一碗粥
作曲:口白撰文:張艾嘉

從前有一個小男孩跟一個小女孩說
如果我只有一碗粥一半我會給我的
媽媽,另一半我就會給你從此....
小女孩就愛上了小男孩可是....大
人們都說:小孩子嘛,哪裡懂得什麼是愛

後來....小女孩長大了,嫁給了別人
可是每次她想起了那晚粥,她還是覺得
那才是她一生中最真的愛

卡臣 說...



妳食過夜粥
咁打得
色狼唔敢向妳落手囉

潛水大寶寶 說...

常看你的blog!經常看見你自己煮的食物樣子也很討好的哩!我只會挑剔又不會煮, 記得有次媽媽病了, 我竟然下廚煮白粥給她, 結果卻搞了一鍋飯出來...=.="

肥貓 說...

要煲個靚白粥真不是件易事, 我照黃(又又) 如的方法去煲, 都煲唔到佢既效果, 好難!

iris* 說...

素顏小姐你好:)首次留言,因為我近來也醉心於研究如何煮一鍋好美的粥!

我學阿蘇落果皮,好次真係杰D(我喜歡勁杰的質感:P)

之前聽說放匙於粥底不會焦,實驗証明是無效的!!

你的粥的顏色很白很白,好像一般白米都冇咁白,哈哈,好靚呀.

Mademoiselle 素顏天使™ 說...

sahdcooks > 多倫多好o的o的, 溫哥華....嘩~ o的人同留響香港係無分別.

聶秀康 > 我咳左成個禮拜, 都唔斷尾, 好想食炸雞呀~~~~

joop > 孝順老爺奶奶係好事來的, 我都想搵個/對o黎比我孝下, 可惜無咯......

paradarz > 因為食果個係唔會 feel 到煮果個有幾仆心仆命的.

assenav > 雞蛋粥我鐘意食熟的, 打隻蛋落去, 唔好打到勁勻果隻蛋花, 我仲鐘意加的菜心莖, 切小圓片小圓片咁樣, 好味~~~~

㊣傻佬㊣ > 你要煮將來一定有機會煮的 :)

卡臣 > 嘩!

好爛!

不過我笑左, 哈哈哈哈!

潛水大寶寶 > 煮粥呢水多o的都唔緊要架~ :)

肥貓 > 黃又又如煮親都好大"烹"o野, 一條冷好難跟份量.

iris* > 其實是普通白米, 無咩特別 :) 但落匙羹係一樣會痴底的, 其實阿蘇話用高身煲 keep 住開行火個 method 先係 work, 但我無試過跟佢落果皮.

㊣傻佬㊣ 說...

已經沒機會了,因為剛剛把5年的遠距離戀情給結束了。。。

我媽咪的咳嗽偏方 :

偏方1:
鮮橙一顆,在頂端開個口,稍微將中心掏空,再塞入適量的南杏,北杏和冰糖,然后把洞口用之前剝開的皮蓋上,再拿去燉。

偏方2:
喝新鮮的椰青不加冰
(真的新鮮到剛從樹上摘下來的那種,不過相信在香港很難找到吧,千萬不能以泰國香椰代替,會反其道,變本加厲)

good luck and get well.